台灣人,你怎麼不生氣 ? 當最基本的用路安全都無法保障時,我們如何成為觀光大國?
圖片

台灣媒體很喜歡說:「OO(國家名稱)能,台灣為什麼不能?」,但是如果最基本的道路安全保障都無法提供時,台灣又將如何成為自我期許的觀光大國?

過去多年來,台灣持續不斷地發生許多重大交通事故,並造成許多人員傷亡、家庭破碎。即便政府已經修改法令,酒駕事件仍然層出不窮;即便政府已經採取較嚴格的遊覽車規範,但是遊覽車肇事仍經常躍上媒體版面。

過去十年來,發生的酒駕事件在政府宣稱「修改法令、嚴格執行」之後雖有下降,但酒駕造成的傷亡數仍高達數千件,這是一個自稱進步的國家。過去一年來更發生多起重大遊覽車事故:去年七月大陸旅遊團 26 死、今年一月本土企業員工交通用車 5 傷、二月初大陸旅遊團 21 傷,昨晚(2/13)更是釀成 33 死。別說外國人卻步,我們自己人都不敢搭遊覽車了吧!

這篇文章,我想特別談談我親身體驗多次的歐盟高標準客運道路安全準則,提供政府交通主管機關與立法委員修法規定更加嚴格的遊覽車/巴士公司、司機的法令規範,並且提供消費者/乘客更多、更安全的保障。

道路交通安全是最基本的人權保障

十多年前在歐洲讀書時,為了省錢,但是又希望能夠到歐洲各國旅行,在那個廉價航空尚未盛行的年代,我經常搭乘便宜的巴士往來歐洲城市間。

我第一次搭乘巴士的經驗是從荷蘭阿姆斯特丹前往法蘭克福,這一段路如果自己開車大約需要 5 小時車程,但是搭乘跨國夜間巴士的時間稍微長一點,大約 6 小時左右。

那一次我在近午夜時出發,大約隔天上午 6 點抵達法蘭克福市中心。同時,因為當時(2002)是學生,又買了早鳥票,來回兩地的票價只要約 900 元台幣(30 歐元),對學生或背包客而言,真的是非常划算的選擇。

但是便宜就等於沒好貨嗎?在歐盟嚴格的規範下,各種大眾交通工具都維持著一定的安全標準與品質,而且是同樣標準在歐盟各國境內都適用。所以雖然我搭乘的 Eurolines 巴士沒有像台灣客運的「豪華座椅」,但是整體而言舒適度不差,而且更因為荷蘭與德國間的高速公路道路狀況良好,整路沒有顛簸的感覺,在睡睡醒醒中,6 個小時的時間一下子就過去了。

這趟旅程中,巴士行駛約兩個半小時後在高速公路休息站短暫休息了半小時,在乘客下車前,司機用英文、荷語和德語宣布:「我們將在此休息半小時,請各位乘客準時回到車上,逾時不候。」就在發車前,我注意到司機換了一個人!原來在這個休息站,上來了一個接手的司機,原本的司機則坐到了駕駛座旁的小坐位(就是那個一般導遊坐的位置)。雖然 Euroline 巴士的椅子比較小又比較硬(相對於台灣的遊覽車而言),但是這個換駕駛的動作,讓我在接下來約 4 個小時的路程上睡得很安心,一覺醒來就已經在法蘭克福了。

高標準的歐盟道路安全準則

簡單地說明歐盟法令制定程序。歐盟的法令規範是由歐盟理事會(EU Council)或歐洲議會(EU Parliament)提出,再經由各會員國選舉出來歐洲議會議員(Members of EU Parliament)表決投票通過。在法令通過後,各會員國都需在一定時間內將歐盟通過的法令套用到本國法律中。無論是修改本國法令、制定新法或是直接套用歐盟法規,歐盟在各層級的法令都有一定標準規範會員國如何套用,各國可以做得比歐盟更加完整或嚴格,但是不能低於歐盟規範

接下來我希望談談已經在歐盟施行多年的客貨運安全標準準則(Regulation(EC)No 561/2006 of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and of the Council of 15 March 2006 on the harmonisation of certain social legislation relating to road transport and amending Council Regulations(EEC)No 3821/85 and(EC)No 2135/98 and repealing Council Regulation(EEC)No 3820/85,法規原文請參考:EUR-Lex 

在這個已經適用多年的法規中,我們會發現歐盟對於客貨運駕駛員的工作時數有著相當嚴格的規定,以下條例幾則重要規範:

〈第六條〉
客貨運駕駛每日駕駛不應超過 9 小時;
若每日駕駛須超過 9 小時者,以 10 小時為上限,然每週不得超過兩次。
每週工作時數不得超過 56 小時。
有連續兩週工作者,駕駛總時數不得超過 90 小時。
駕駛若有其他工作,應詳實紀律,各種工作之總時數不得超過上列規定。

〈第七條〉
駕駛時間達 4.5 小時,司機必須有不短於 45 分鐘,且不受干擾的休息時間;但亦可於時間內(4.5 小時),分開休息時間,但最少應有一次 15 分鐘與一次 30 分鐘休息。

〈第十條〉
貨客運公司不得以駕駛距離或載運數量提供獎金或紅利。

從上面的幾條規定來看,歐盟嚴格規定駕駛人員不能超時工作、不能疲勞駕駛,同時強調駕駛人員休息的重要性,並且針對客貨運公司制定嚴格的監督與懲罰條款。歐盟成員國政府的交通部門或相關政府與民間機構也透過各種管道,向客貨運公司與駕駛人員溝通遵守道路安全規定的重要性(可參考愛爾蘭道路安全主管機關的道安宣傳資料

「累到像喝醉一樣嗎?」,愛爾蘭政府宣傳「休息才能走更長遠的路」之重要性。圖片來源/Road Safety Authority


同時,歐盟更要求各成員國應該完整規範與保護乘客權利,包括因事故受傷甚至身故的賠償,與非乘客造成的行李遺失或損壞賠償。必要時,遊覽車/巴士公司更必須提供乘客即時資源,包括醫療、食物、衣物、接駁與住宿等。(連結:〈Bus and coach passenger rights〉 )

歐盟從交通業者、駕駛人員到乘客權益都有嚴格的規範,並且也要求各會員國政府得以施行比歐盟規範更加嚴格與嚴謹的法令及監理制度。

台灣能不能?台灣當然能,但我們是不是要先把基本功夫做好?

這麼多年來,無論是在台北的市區公車、走遍全台的遊覽車,還是在各縣市間往來的民營巴士,大家是不是都常有類似的經驗:公車/巴士/遊覽車任意變換車道、違規超速、超車、違規行駛內車道、急煞車等。我常常想,這些司機是參加東京甩尾比賽嗎?

在台北市區,我個人即有無數次搭乘公車遇到司機緊急煞車、一次跨越三車道的經驗。站立的乘客若未抓好把手可能就會摔個鼻青臉腫。在往返台中高鐵和日月潭老家的客運上,我也曾遇過駕駛開車速度快到讓我立即繫上安全帶的恐怖經歷。(大家都知道,一般而言,國人搭乘遊覽車是不會繫安全帶的)

台灣的公車、巴士與遊覽車普遍都存在著駕駛工作超時、超速、危險駕駛等嚴重的道路安全問題,而且影響所及就是人命。但是,無論政府官員、政治人物從未能認真審視這個問題、修訂嚴格法令,並且認真嚴格地執行。在台灣,通常新法上路總是會熱三個月,之後又變成初一十五形式上的執行而已。而且若沒意外發生,台灣法令常常都有"Happy Hour"的空窗期。否則哪來這麼多酒駕肇事、哪來這麼多公車與其他用路人擦撞意外、哪裡來這麼多遊覽車事故?

回頭看看過去,2006 年 12 月梅嶺遊覽車事故造成 22 人喪命、2010 年 10 月蘇花公路遊覽車事故造成 26 人罹難、2012 年 12 月新竹尖石遊覽車事故造成 13 人死亡。從去年到今年,短短一年間又發生這麼多起的遊覽車意外事故。這些意外的主因都和遊覽車司機的超時、超速與危險駕駛有關。而上述這些統計數據,還未包括其他公車、巴士或遊覽車因危險駕駛造成其他用路人受傷或死亡的事件統計。這些都是人命,背後都是無數個傷心且破碎的家庭!

看了這些一而再、再而三恐怖又讓人心痛難過的交通事故之後,我們是不是應該捫心自問,「台灣要成為觀光大國」應該是在開玩笑吧?如果,台灣真要成為觀光大國,我們是不是應該先把基本功夫做好?打造友善的旅遊環境,從最基本的交通安全做起。

《關聯閱讀》
雪梨與台北:兩個停車告示牌,兩種對待勞工的態度
自行車城市台北不可行?為什麼歐洲各大都市卻可以?──觀念,才是改變的關鍵

《作品推薦》
台灣人,你怎麼不生氣?──無人聞問的機場接駁系統,與浮濫卻未配套的高鐵站
在南向之前,先倒掉我們心中那杯已經滿出來的水杯──馬來西亞外派人生(一)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895_The_Studio@Shutterstock

作者大頭照

黃嘉偉/沉默大眾

黃嘉偉,日月潭人,在台北咬緊牙關、努力生活的打工仔。雖然買房不易、成家困難,但總能懷抱著一絲絲的樂觀以面對我們所身處的時代。因為曾在政府機構奉獻理想與熱情,所以了解今日公部門運作的困難;也因為曾在本土與外商金融業賣肝,所以更能理解沒有富爸爸的辛苦。目前是個即將邁入中壯年階段,在生活與工作之餘,喜歡旅行、喜歡寫作,並且設法讓自己過得精彩的大叔。
臉書專頁:奮起的大叔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