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當選全球新局,台灣該何去何從?──從一個我們塵封二十年的發展規劃談起

川普當選全球新局,台灣該何去何從?──從一個我們塵封二十年的發展規劃談起

當川普(Donald Trump)在 11 月 9 日跌破世人眼鏡,當選美國第 45 任總統後,全世界(當然包括台灣)才驚覺,在過去我們竟從未認真嚴肅地討論川普當選的可能性,與他當選總統後可能的外交與經濟政策。

從後見之明的角度來看,有別於華盛頓政治人物,川普的政見特點是簡單到一般市井小民都可以琅琅上口:包括在美墨邊境建一道牆(然後要墨西哥付這筆錢)、趕走非法移民(並加強移民管制)、美國企業將海外生產線移回國內(否則要處罰)、廢除貿易協定(後期改說要重新談判)、讓中國付高額的進口關稅等等。

這些可能對國際造成實際影響的川普政見,國內外正有許多專家學者如火如荼地討論與分析全球可能走向保護主義、貿易壁壘之時,此時我們也應該嚴肅地思考,在未來不確定性激增的大國政治下,台灣應當何去何從。而這也是本篇文章希望探討的重點。

為了期待能夠激發理性的辯論,我把這篇文章的結論先出說來:台灣應加快腳步成為一個完全開放的、國際化的與自由化的貿易島。

因為,只有一個開放的台灣,讓世界各國都有利益聚集在此,無論是資金、技術和人才(還有他們的家人),才能夠對台灣形成一個正面刺激的循環(以突破當下停滯不前的困境),同時也能形成一道無形但強而有力的天然國防屏障(降低對岸粗魯地對台灣上下其手的可能性)。

生存之戰進入倒數計時,如果我們不能夠快速地「Do Something」,以川普總統生意人的個性,台灣不無可能在未來,成為大國政治交換條件下的犧牲品。

從塵封整整二十年的計畫說起

其實,在 1993 年時國際上享譽盛名的日本趨勢專家大前研一先生,即為台灣提出「亞太營運中心」的國家發展策略。

這樣的一個想法,獲得當時擔任經濟部長的前副總統蕭萬長先生接受,之後政府即推出「推動台灣成為亞太營運中心」的政策,做為李登輝總統時期的經濟政策主軸。

這個計畫的藍圖包括兩大部分,一是進行台灣總體經濟結構的調整,另一方面是發展專業營運中心,並規劃分三階段進行(1995-1997、1997-2000、2000 之後)。

當時中國國力還未成氣候,台灣確實有那麼一些機會發展成為區域中心,然而可惜的是後來這個計畫即因 2000 年政黨輪替而停擺。在二十多年後的今天,我們回頭再看這個塵封已久的計畫,當時規劃調整與排除的國內法令障礙,居然都還存在──無論是貿易與投資障礙、國際人才流通、資本流動限制等等──這些限制,也持續地阻礙台灣與國際接軌和發展的機會與可能性。

川普對移民、移工、外籍人才不友善,台灣呢?

近期投書媒體反映台灣法令將國際人才排除在外的軟體研發工程師雷傑森(Ralph Jensen)的故事,即是一個鮮明的事證。

在亞太營運中心藍圖中,規劃「減少人員進出障礙」的目標,即是放寬外國專業技術人員短期停留及來台工作的限制,希望以此刺激國際人才交流,與本國人才的提升。

但是,多年來許多靠著喊「愛台」和「賣台」獲取自身利益的政治人物,一句簡單的「開放外籍白領人士來台工作就是賣台」,不斷地使讓台灣失去國際化的契機。

社會大眾也在媒體聳動的標題下,難以全方面的了解,其實許多來台工作的白領人士,都是從事知識與技術成分含量高的工作,他們來台工作,不但不會搶走多數本地人的工作,更會為我們帶來許多可以學習的經驗。

就因為政客與名嘴的過度膨脹與吹噓,彷彿「台灣樣樣都是南波萬(Number One),也一定得樣樣都是南波萬」的後果,我們都忘記了 1980 到 1990 年代的台灣經濟起飛,原因之一正是來自於外資的資本投入,與外國人才的技術轉移。而我們現在卻反其道而行,持續把一個國家進步最需要的資源:人才,往外推。

從仍然存在的「亞太營運中心」網頁查詢,我們可以得知這個國家大戰略計畫是「要吸引本國及外國企業以台灣作為據點,從事投資並開發經營亞太地區市場,包括東南亞及大陸市場」;同時由政府將「推動我國自由化的環境,吸引世界各國的廠商以台灣作為根據地,發展與亞太各成員國間全方位的經貿關係,俾使台灣能成為若干區域性經濟活動中心」。

沒想到 2016 年的今天,這些 20 多年前制定的目標與策略,仍然可以做為台灣當前運用的國家發展策略。(換言之,這 20 年我們錯過了多少先機?)

台灣目前面臨更加艱困的國際環境

國家發展委員會資料顯示(2014 年),我國出口佔國民生產毛額高達六成。做為一個海島國家,對外貿易可說是台灣賴以生存的命脈。

近年來國際區域整合風起雲湧,根據世界貿易組織統計資料,自 2000 年以來,全球雙邊與多邊自由貿易協定呈現爆發性的成長(如圖所示)。因此從馬英九總統至蔡英文總統,都一再強調發展台灣對外經貿的重要性,並希望透過爭取加入區域經貿協定,包括由美國主導的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與由中國主導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與重要貿易夥伴簽訂自由貿易協定(FTA)以加強台灣出口的國際競爭力。

全球區域貿易協定 1948-2016。圖/世界貿易組織秘書處


但是,事與願違,當前兩岸關係停滯不前,台灣加入 RCEP 短時間內並無可能;另一方面,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的政見,可能導致美國退出 TPP 或要求會員重新談判。

蔡英文總統在 520 就職時說,她將「帶領台灣加入 TPP 與 RCEP」,但是蔡總統並未告訴大家的是,如果兩岸間的服務貿易與貨品貿易協定若無法上路,台灣更無可能取得 RCEP 入場券;台美之間的貿易暨投資架構協定(TIFA),已因美豬開放與否卡關多年,未來台灣非常有可能面對來自川普政府更大的壓力(甚至被迫要求更大的開放、或買更多不一定符合台灣需要的軍備),否則即便未來 TPP 仍能運作,台灣也無法取得門票。

簡而言之,沒有服貨貿就沒有 RCEP、沒有 TIFA 也不會有 TPP。這對於仰賴對外貿易至深,並且在區域整合浪潮中面臨邊緣化的台灣而言,無異是致命傷。

台灣成為一個完全國際化與自由化貿易島的條件

其實多年來國際上有許多關心台灣的學者不斷地大聲疾呼,與其等待看人臉色、別人點頭(簽訂雙邊或多邊自由貿易協定),台灣應該採取單邊自由化(Unilateral Liberalization)的經濟政策以為未來與貿易夥伴簽署雙邊或多邊自由貿易協定做準備。這是什麼意思?

簡而言之,對台灣來說就是,我先把自己家裡整理好(讓法規與環境符合主流國際規範),再把家門打開歡迎所有人來作客(不設限單邊開放市場),然後大家看你都這麼有誠意了,也才會願意把自己家門打開歡迎你。

在亞太地區,台灣位居東北亞與東南亞的樞紐,擁有非常好的戰略地緣位置,更應該在此時善加利用美中日韓大國間彼此需要合作,但卻又互相猜忌的心理,努力擔任居間斡旋的中間人角色。

透過單邊自由化,無論是邊陲或是列強環視的小國,不但可以獲得生存空間,甚至有機會扮演區域間的重要角色,愛爾蘭、荷蘭與新加坡都是成功的例子。

而讓全球投資、貿易與人才得以在本國自由進出,不但能夠匯聚資本、獲取技術、更重要的還能加強本國人才庫的培育。

當然,開放的結果一定會對本國市場帶來一段時間的衝擊。做好準備,無論是溝通、輔導或是補助,政府扮演著相當重要的角色。面對敏感型產業,如國家策略性產業、國防軍事產業等,許多政府為了維護本國核心利益,可以選擇不開放或是有條件性的開放;面對脆弱產業,如農業、中小企業或服務業,政府則是可以協助輔導轉型或升級,讓本國產業走向更精緻與高附加價值的區塊發展。面對開放,台灣還有著中國惡性併吞的潛在威脅,所以加強國安與金融監理機制,則是另一個不能忽視的重要防護網。

面對不確定的國際因素,開放是台灣生存的唯一機會

但正如本文一開始所提,面對兩岸關係的冰凍期、川普孤立主義的崛起與世界進入一個更不確定的年代,台灣唯一的生存機會只有開放。

因為只有開放,讓全世界各國都有重要利益在台灣,不但能夠刺激台灣經濟成長,更能形成一道無形但強而有力的天然國防屏障。最重要的是,如今全球均面臨政經變局,幾乎已是一場國與國間生存遊戲,我們真的不能再原地踏步,必須一起做好準備。

《關聯閱讀》
在台外國人都是「魯蛇」?還是我們留不住「溫拿」?──歐洲朋友來台求職真實故事
【夏唯盛@新加坡】致經濟部長李世光:開放+配套,讓台灣年輕人出得去、回得來

《作品推薦》
當台灣還在拼硬體亞洲矽谷時,「數位泰國」已在FinTech的革命路上
閉門「拚經濟」?──消失在國際投資人雷達上的台灣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