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台灣=IT」──機會一直在,為何台灣仍然「難」進?

「印度+台灣=IT」──機會一直在,為何台灣仍然「難」進?

印度是台灣拓展南亞的重要合作機會

2011 年 2 月一場在印度首都新德里的台印雙邊部長級的會談中,時任印度人力資源發展部兼通訊與資訊科技部長 Kapil Sibal 打趣地說:「"I"Stands for India and"T"stands for Taiwan. Together with India's software and Taiwan's hardware, we can be the number one in the world.」(IT 的 I 代表著印度、T 代表著台灣,印度和台灣聯手,我們可以主導未來科技產業發展)。

2011 年 2 月,時任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現為國家發展委員會)主任委員劉憶如教授率領近百人的高層級政府與民間企業代表參訪團赴及印度首都新德里(New Delhi)、商業大城孟買(Mumbai)與近年經濟表現亮眼的工商大省古吉拉特(Gujarat)首府艾哈邁達巴德(Ahmedabad)等地進行投資與招商訪問。Kabil Sibal 部長這番印度與台灣應該聯手的建議就是與劉主委會談時所提出來的想法。

時任經建會主委劉憶如(右)與印度科技部長 Kapil Sabil 會談


此行不但是台灣近一甲子來第一次有部長以上層級的政府官員踏上印度的土地,更是第一次罕見的有印度政府部會首長公開與台灣官員會面。除了 Kapil Sibal,參訪團也拜會了再生能源部長 Farooq Adbullah、通訊與科技部次長 Sachin Pilot(其中 Pilot 更被譽為印度政壇的明日之星),因此也吸引了印度多家全國性媒體如 Hindustan Times、Mail Today、The Statesman、Jagran Post 等大篇幅報導。而且,當參訪團抵達古省時更獲得當時的省長,今日的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的熱情接待。

與時任古吉拉特省長,現印度總理Modi會談。


當時在中國大陸強大的壓力之下,印度外交部主動釋出善意,甚至強調:「目前不是印度與中國洽談自由貿易協定(FTA)的時機,但印度與台灣的 FTA 是有可能的。」在經建會台印投資與招商團之後,台印關係逐漸加溫,時任教育部吳清基部長與經濟部施顏祥部長先後赴印度進行正式官方訪問,馬英九前總統於 2012 年前往非洲訪問友邦時更獲印度禮遇於孟買過境。上述種種跡象都再再顯示印度對台灣釋放的善意。

水土不服是台灣前進印度的最大障礙

2010 年至 12 年間,我在經建會服務並且負責規劃與辦理「投資台灣」(Invest in Taiwan)的跨部會全球招商計畫。在規畫印度招商計畫時,當時任職於我國駐新德里使館的經濟組徐大衛組長(現任經濟部國貿局副局長)在一次越洋電話中告訴我可以把全新德里的台商都找來與參訪團餐敘!正當我感到既驚又喜時要感謝徐組長的努力安排時,他以開玩笑的口吻告訴我:「全新德里的台商和台幹湊起來剛好一桌。」

「印度各省的文化、語言和法規的差異很大,而且各地衛生條件都不好,台灣人還是比較喜歡到文化和語言相同的中國大陸發展」,這是和我同一梯次考進中國信託商業銀行擔任儲備幹部(Management Associate,簡稱 MA)後來外派印度新德里分行的好友林東伯在見面時告訴我的話,而他也是徐組長口中在新德里的「一桌台灣人」的成員之一。

東伯見我難得到印度一趟,所以趁著我短暫的工作空檔開車到飯店接我,並帶我到新、舊德里市區到處走馬看花。一開始我還羨慕他有私人司機,但是當車子離開飯店大門並駛入擁擠的街道後,我才開始明白除了人工便宜之外,在當地開車真的必須要有「過人的技術」才能在印度的馬路上生存──因為我們在台灣所認知的所有交通規則,在這裡根本都不適用。

在德里新舊城區的重要景點觀光時,一直以來都喜歡在各地品嘗在地小吃的我持續被東伯制止,他說:「兄弟,你最好不要嘗試。你和我不一樣,我已經有抗體了。」在前去中信印度新德里分行長駐之前,東伯到台北醫院接種疫苗時,醫生卻建議他不要打預防針才能讓身體「適應」當地的狀況(和挑戰)。結果,他到印度的前幾個禮拜都躺在醫院裡,直到身體產生抗體,適應當地環境。在印度出差的一個禮拜期間,參訪團的成員都被再三地耳提面命一定要用瓶裝礦泉水刷牙,不要吃來路不明的水果、沒有煮熟的食物和非飯店提供的瓶裝水等等。

相較於台灣,日本與南韓早就已經大舉進軍印度

目前在印度,僅有少數幾家台灣知名科技公司進駐如宏碁、華碩、台達電等,再來就是投資與參與當地公共建設的大陸工程與中鼎工程。在當地除了非常少數幹部為台灣人外,多數還是以聘用當地的印度員工為主。

根據我與幾位台籍主管訪談的結果得知,除了印度艱困的生活環境使台灣人不願意前來之外,更重要的是因為印度各省市文化差異相當大,若是由未對當地人文有充分了解的台灣人擔任主管,印度員工故意「擺爛」的情況時常發生。所以多年來我們常聽到很多台灣廠商說著想要打進印度市場,但總只聞樓梯聲,卻未能見到台印間的投資與貿易實質成長。

相較於台灣,日本和韓國企業幾乎把印度當成是國內市場,尤其各種電子與電機產品所向披靡。日本鈴木(Suzuki)、本田(Honda)和韓國現代(Hyundai)稱霸印度汽車市場,根據統計資料顯示,2015 年印度最暢銷的汽車就由這三家車廠瓜分,尤其鈴木汽車幾乎成為印度國民車,到處可見,而豐田汽車(Toyota)和日產汽車(Nissan)也急起直追,緊跟在後。

同時,我們常見的日韓電子品牌如新力(Sony)、國際牌(Panasonic)、三星(Samsung)、樂金(LG)等更是在印度各地的大街小巷隨處可見。

2014 年農曆新年前,我到印度南部大城邦加羅爾(Bangalore)參加同學婚禮,一台全新的鈴木汽車擺在婚宴入口非常明顯的地方供賓客拍照,即可得知這些品牌在印度是一種社會地位的象徵。

此外,在新德里近郊分別設有不對外開放、居民限定的日本城與韓國城,城區內住有數以千計的日僑與韓僑。這些由政府或由企業出資成立的海外僑居區域內,更有完全仿照國內標準設立的醫院、餐廳、商場和學校等。提供在當地工作的日韓僑生活上完全的支持,應該是日本與韓國企業得以在當地創造如此耀眼成績的主要因素之一。反觀台灣,台商與台幹在印度卻完全是單打獨鬥。

政府應扮演更主動與積極的角色,才能幫助台灣企業在這個新興市場立足

從 1993 年李登輝前總統公佈「南進政策說帖」、2002 年陳水扁前總統重啟「南向政策」、2008 年馬英九前總統高喊「東協 10+3+1 政策」,再到今日(2016年)蔡英文總統宣布再推「新南向政策」,可以顯見,其實每任總統都希望透過與東南亞和南亞的結合分散台灣對單一市場過度的依賴和傾斜。但是從官方數據可以發現,台灣與整個東南亞和南亞貿易總合仍然不及於兩岸間的往來熱絡。

中國與印度之間有著超過一個世紀的領土糾紛與軍備競賽。此時站在十字路口的台灣更應該善加利用中印兩大強權間矛盾,並且結合台印雙邊各自擁有的強項與優勢以為台灣下一個十年、二十年的產業發展與全球布局創造競爭優勢。

政府真的不能再喊話而已,而是必須起身帶頭領軍,台灣的企業與人才方能馳騁在這個舉世關注的廣大市場。

話外話:兩次前往印度,一次公務出差(2011 年 2 月)、一次參加婚禮(2014 年 2 月),即便我事前都有打預防針、吃奎寧(預防孽疾),回來後都住院打點滴最少兩天。雖然如此,我還是非常喜歡和嚮往印度的自然與人文風景。

《關聯閱讀》
【札克利@雅加達】致行政院長林全:過去太依賴中國,台灣南進已經沒有本錢再拖
【何則文@胡志明市】致小英總統與教育部長潘文忠:尊重鄰居,應該成為台灣人的必修課

《作品推薦》
WHA爭議之我見,與彭淮南總裁教我的事:沒辦法用台灣之名,我們就該放棄走出去嗎?
誰來晚餐:梅克爾接納難民,是否激化來自歐洲的另一種聲音?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邱劍英 攝影、附圖/黃嘉偉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