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爭議之我見,與彭淮南總裁教我的事:沒辦法用台灣之名,我們就該放棄走出去嗎?

WHA爭議之我見,與彭淮南總裁教我的事:沒辦法用台灣之名,我們就該放棄走出去嗎?

母親的名叫台灣......嗎?

這次,民進黨立委似乎都安靜了。

早在 520 總統就職前,許多媒體與觀察家都認為新任衛福部林奏延部長是否能順利參加世界衛生大會(WHA),將是觀察民進黨執政後兩岸關係的第一步。在中國大陸的影響下,世界衛生組織秘書處(WHO Secretariat)發給我國的邀請信,刻意以聯合國 2758 決議文內容,企圖以一個中國原則框架限縮未來台灣參與國際組織的意圖明顯。

在即將卸任之際,國民黨政府一公布此信件內容時,國內政壇譁然。當時將執政的民進黨透過新任行政院發言人否認此為一中原則;另一方面,時代力量要求朝野政黨應該共表聲明反對 WHA 所提的一中原則,並要求立法院做成決議,但由於朝野黨團並未有共識而作罷。社會也跟著群起激亢,如果民進黨政府接受了,許多人批評這是喪權辱國。可是,我們有多少選擇?不去,台灣失去一次在國際舞台發聲的機會。去了,台灣是否就自行矮化,是否就變成中國的一部分?

參與是為了讓世人了解台灣的存在與貢獻

2012 年時我於財政部服務。當年五月我有幸隨中央銀行彭淮南總裁與財政部徐仁輝次長前往菲律賓參加亞洲開發銀行(ADB)年會,這也是我生平第一次參與台灣為正式會員國的國際組織。我國雖為亞銀的創始會員國,在其組織章程中迄今仍記載著「中華民國」(Republic of China)的名稱(詳情請參考亞洲開發銀行章程, Annex A)。但是,自 1986 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加入後,我國在亞銀的名稱即被亞銀片面更改為「Taipei, China」(中國台北)。歷任率團團長都會口頭抗議並遞交抗議信給亞銀秘書處。12 年時,我親自見證了中華民國代表團團長彭總裁於大會發言並表達口頭抗議,但隨即也遭會議主席口頭警告並表示台灣正式名稱為「中國台北」。跨越藍綠政黨執政,彭總裁已經連續抗議十多年了。

當然抗議應該繼續,但務實地持續參與也很重要

很多人都說,出去參與國際活動,沒用「台灣」之名就是喪權辱國;也有不少人說政府必須爭取國際社會支持我國以「台灣」的名義走出去;也有不少人說,台灣唯有獨立才能擺脫中國的糾纏。

「中國台北」之名是我們最無法接受的一個國際名稱。然而,在現實的國際政治環境中,台灣能以政府之名參與的國際組織已經不多。因此「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雖無法滿足國人的要求,但卻已是全世界各國默認台灣參與國際社會的最大公約數,所以我們得以用這個名號參與國際政府組織包括「世界衛生大會」(WHA)、「國際奧運委員會」(IOC)、「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等。另一個非常特別的例子是我國參與世界貿易組織(WTO)是以「臺澎金馬個別關稅領域」(The Separate Customs Territory of Taiwan, Penghu, Kinmenand Matsu, 簡稱 TPKM)成為會員。

我們當然都希望以台灣之名走出去,但是如果我們執意不用台灣之名就不願意走出去,時間久了還有誰會記得台灣,因為現實環境就是如此。

擁抱全世界是保護台灣最好的方法

前不久媒體有一份調查顯示,多數的台灣年輕人「不願意」為台灣獨立上戰場,而且有不少的比例認為台獨的代價是「陸客不來台灣」,同時美國一定會出兵協防台灣。但是,當中國影響力舉日增加的情況下,台獨逐漸成為一個 Mission Impossible,除非我們願意像巴勒斯坦或東帝汶一樣走上戰爭,或許還有可能爭取國際支持。否則「維持現狀」的台灣只是美中兩大強權角力賽中的一個棋子而以,至於現狀何時會改變?沒人知道。

自懂事以來,我從來沒有一天覺得自己是中國人,但是我亦認為台灣應該以擁有並保存最豐富中華文化為榮,而無須將這份珍貴的資產拋棄。依個人多年來的觀察與理解,台灣唯有開放、開放再開放,讓自己成為一個重要的國際自由經貿中心,當全世界都在台灣有著重要利益時,無論是人才與資金都能匯集在此,我們才有機會在國際社會的保護下面對惡鄰居越來越旺盛的併吞企圖。然而,一個對外開放的台灣需要凝聚相當多的社會共識,我個人淺見以為,這才是新政府接下來最應該做的。

《關聯閱讀》
「其實,這裡沒有人關心你來自何方」──我在聯合國工作的日子
「了解自己,站穩國際,願我們能大聲說:我的國家是台灣。」──一個德國留學生的「台灣意識」

《作品推薦》
三十歲後的我們,歐亞都一樣:不確定的未來、沉重的生活與我們追求的「小確幸」
誰來晚餐:梅克爾接納難民,是否激化來自歐洲的另一種聲音?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劉國泰 攝影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