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來晚餐:梅克爾接納難民,是否激化來自歐洲的另一種聲音?

誰來晚餐:梅克爾接納難民,是否激化來自歐洲的另一種聲音?

"Die Deutschen gehen zum Lachen in den Keller, wenn sie einen guten Witz hören."的翻譯是:「當德國人聽到笑話時,他們會忍著跑到地下室後才笑出來」。這句德文的意思其實是指德國人嚴謹與自持的精神,這也是多數人對德國人的刻板印象。

但是,你一定會和我有同樣的問號:「不可能八千萬的德國人都是嚴肅、不苟言笑的,總是會有例外吧?」我的德國好友 Daniel 就是我認識的德國人中,少數偏離常態分佈(Normal Distribution)的特例份子──他樂於表達意見、隨興愛玩、不按部就班等個性都顛覆多數人對德國人的認知。正因如此,Daniel 在很多嚴肅議題上的討論,更願意說出心裡頭的話。

例如,在去年下半年當敘利亞難民大批冒險渡過地中海湧入歐洲,梅克爾吉在 9 月宣示德國願意接納高達 80 萬的難民時,Daniel 就直言:「這一定行不通!」。

當時,國際媒體和與論紛紛讚揚梅克爾展現出來的雍容大度,與德國作為一個善盡其作為一個大國風範。相識十多年的我們,在去年 10 月間相約到泰國清邁旅行,在幾天的旅途中,從早上喝咖啡到傍晚喝啤酒,一直討論著這個議題:

一開始,許多國際媒體都認為這對面臨急速老化與超低生育率的德國社會而言是一個很好的政策,包括國際貨幣基金(IMF)等國際組織都是如此嘉許。因為來自敘利亞的難民普遍都是年輕、受過高等教育的技術勞工,正好可以彌補德國維持競爭力所需要的高階勞動力。

但是,Daniel 則認為:「這樣的觀點僅單純從經濟角度切入,但是他們並沒有看到社會與文化整合的問題。」德國首都柏林(Berlin)素有「小伊斯坦堡」(Little Istanbul)的稱號,擁有近 20 萬土耳其移民,為土耳其境外最大的土耳其人集居地。

然而,在柏林有為數不少的土耳其移民或其下一代因為文化、語文、宗教與經濟等因素無法融入當地社區的情況下,紛紛加入以土耳其裔為首的組織犯罪與幫派,從事勒索、走私武器與毒品等活動,長期來是柏林市政府頭痛的問題。德國大港漢堡(Hamburg)則是阿富汗移民集居的地方,而當地阿富汗移民則是以從事大麻與海洛走私與交易為名。其他如法蘭克福(Frankfurt)、不萊梅(Bremen)等擁有許多中東移民的德國大城市,也都是組織犯罪猖行的地方。

然而,接連在去年 11 月 13 日在法國巴黎造成 129 人死亡的恐怖攻擊;12 月 31 日跨年夜,在德國西部大城柯隆(Cologne)駭人聽聞地一天內發生超過一千起的性暴力犯罪案件;甚至在今年 3 月 23 日發生在比利時布魯塞爾造成 34 死與超過 200 人受傷的自殺爆炸事件,德國人對於接納更多難民,產生了很多的問號。

所以,當我在去年底與今年初造訪歐洲,並有機會與另一位「非常德國」的德國好友 Nico 會面並談論到梅克爾的難民政策時,他非常含蓄的說:「我認為梅克爾會為這個政策付出很大的代價。」

如同 Nico 所言,果不出其然,在今年 3 月 13 日舉行的德國地方選舉,執政的「基督教民主黨」(CDU)慘敗,在 3 個邦的選舉中輸掉了兩席。一般都認為這是德國社會對梅克爾的難民政策的否決公投,而在這次選舉中取得勝利的卻是新興的極右派反移民政黨「德國另類黨」(AfD)。這樣的結果,無疑為由梅克爾撐起以德國馬首是瞻的歐盟敲了警鐘。

在德國為敘利亞難民打開大門時,不少台灣媒體評論認為這是因為德國人抱持著救贖的心理,是要為他們在二次世界大戰所犯下的罪刑贖罪。但從我個人的觀察來看,這樣言論的背後其實是一種偏狹與帶有偏見的歷史觀點。在二戰後,許多歐洲人都深深感受到戰爭的無情與殘忍,因此在歐洲各國的中小學教育中都不斷地強調和平的寶貴。Daniel 和我認識的許多德國朋友的祖父輩都曾經在二戰其間為納粹德國上戰場,但是當今的德國年輕人會很客氣的告訴你:「戰爭是上一代的事情,我們都很珍惜現在的生活環境。」

2008 年全球金融海嘯後,歐洲陸續出現國家破產或面臨破產危機,以梅克爾政府為首的德國扮演起安定歐盟政治與經濟秩序的角色,梅克爾個人更是經常被拿來與英國前首相柴契爾夫人做比較,並她稱為新時代的「鐵娘子」,有人甚至稱她是歐洲的女皇。

然而,梅克爾大膽的難民政策,卻衝擊了歐洲社會最核心的文化與宗教價值。「許多的德國人都非常擔心,面臨少子化的傳統基督教德國社會可能被多子多孫的伊斯蘭移民取代。未來的德國將不再是德國!」Daniel 激動地說著。雖然在德國,許多人對於外來移民都抱持相對開放的心態,但是在許多人內心深處都深怕這波大量的移民將會改變德國社會。

去年 9 月到 10 月間,當許多媒體搶拍敘利亞難民搭火車到德國時,德國民眾在火車站熱情接車,政府刻意安排難民暫時住宿德國家庭以協助其融入當地社會、德國居民與敘利亞難民一起共進晚餐的種種畫面,從後見之明的角度來看,其實就是再回到文章開頭引用的那句德文:「當德國人聽到笑話時,他們會忍著跑到地下室後才笑出來」,有很多的德國人在帶著微笑與攤開雙手擁抱難民來臨的同時,其實內心是帶著相當大的忐忑與不安。

《關聯閱讀》
當地青年關於難民的一段話,讓我看見德國70年來的蛻變
「難民來了,然後呢?」──芬蘭人的當前課題

《作品推薦》
三十歲後的我們,歐亞都一樣:不確定的未來、沉重的生活與我們追求的「小確幸」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Jazzmany / Shutterstock.com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