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護屬於大家的台灣:讓我們談談「境外勢力代理人登記法」的重要性

保護屬於大家的台灣:讓我們談談「境外勢力代理人登記法」的重要性

我們要保護的,不是你的台灣、或是我的台灣,而是屬於大家的台灣。讓我們談談「境外勢力代理人登記法」立法的重要性。

寫這篇文章的目的,並非為了幫政府宣傳政策和法令。然而,在當前,我們如何能夠有效地保護中華民國(或台灣,或中華民國在台灣,或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或中華台北,或台澎金馬個別關稅領域,名字要怎麼叫,只要大家開心就好,但就是這片我們熱愛的土地),是一個刻不容緩的公共課題。

政府目前正積極動俗稱「中共代理人法」的「境外勢力代理人登記法」的立法,但是受到在野黨強力抨擊這是綠色恐怖、大開民主倒車,甚至說這是「綠色麥卡錫主義」等等非議。

這篇文章,我嘗試以比較研究(comparative study)的方式,並希望用深入淺出的方法與讀者討論,在大家「芒果乾」(近期網路流行語,音同「亡國感」)壓力倍增的今日,我們是否應該支持政府訂定政策與法令,以抑制外部潛在威脅勢力的節節逼近?或者是,我們要更加堅持民主自由,並敞開大門,歡迎各種聲音、各種力量在台灣碰撞與產生火花,以展示我們與威權政府的不同? 

首先,什麼是「麥卡錫主義」? 

政治人物口中有時候冒出的專有名詞,尤其來自外國的,如果沒有透過宣傳、一再解釋,誰聽得懂啊!

「麥卡錫主義」(McCarthyism)源自 1950 年,美國參議員麥卡錫(Joseph R. McCarthy)「聲稱」(這個括號很重要喔!)自己手上握有一份兩百人左右的共諜名單,並且說這些人是會違背美國國家利益的叛國賊,他們的目標是要讓共產勢力在美國生根發芽。

在美國和蘇聯敵對的冷戰時期,全世界民主集團聞共色變的年代,麥卡錫利用國會調查權恣意地指控「主觀認定」的可疑親共分子,美國政界、學界和藝文界人士高達 205 人就在「國家安全疑慮」(national security concern)的罪名下,被控企圖顛覆政府或叛國等罪名,遭到污名、解僱,嚴重者甚至受到政府監控或成為階下囚。

雖然麥卡錫議員提不出明確的證據來指控,但是在當時的時空背景,包括政壇保守派和輿論媒體的推波助瀾下,不少人平白無故受到迫害。所以,後來凡是公開指控他人親共而有不忠於國家的行為,但卻無充分證據者,即通稱為「麥卡錫主義」。

1950 年 3 月 20 日刊登於華盛頓郵報的一幅插圖,是其中一個最早使用「麥卡錫主義」一詞的例子,原作者為 Herblock。插畫中標示的 Gabrielson、Wherry、Taft 與 Bridges 等卡通人物為當時支持麥卡錫的共和黨參議員,而大象則代表被指控疑似親共的社會大眾,害怕地表示:「你說,我要站在那上面?」(You mean I’m supposed to stand on that?),搖晃不穩的桶子則表示沒有根據(ground)的指控。

換言之,「麥卡錫主義」和我們熟知的「白色恐怖」,在名詞定義上是類似的。

被「無聲入侵」的澳洲?

2018 年 3 月初,在澳洲出版了一本名為《無聲的入侵:中國因素在澳洲》(Silent Invasion: China's Influence in Australia)的新書,震撼澳洲社會,也在歐美國家引起廣泛的注意和討論。作者是澳洲查爾斯史都華大學(Charles Sturt University)大學教授克萊夫.漢密爾頓(Clive Hamilton),他認為,北京在澳洲的影響力已經擴展到澳洲社會的各個角落,從政治、經濟、教育到宗教團體等。

此書一出版,毫無疑問地,立即引起當地部分華人的反彈,他們指控這本書根本是在製造恐慌與刺激種族對立。當然,也因此引發了中國政府關切。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指這本書根本就是「惡意炒作」和「抹黑攻擊」,中國駐澳洲大使館發言人向中國政府對外發聲的媒體《環球時報》表示:「此人一段時間以來一直大肆散布所謂『中國威脅論』,對中國極盡抹黑污衊之能事。其論調充斥著造謠和種族主義偏執,充分暴露了其反華的醜惡面目。」

《無聲的入侵》是不是無的放矢?

全球各地都有接受中國政府挹注資金成立的「孔子學院」(Confucius Institute),但因刻意美化(或避免批評)中國共產黨而受社會大眾非議。近來更有媒體揭露,全澳洲共有 13 所大學都與中國政府簽署協議,同意讓北京審查與控制孔子學院的教學內容,其中昆士蘭大學(UQ)、格里菲斯大學(GU)、拉籌伯大學(LTU)和查爾斯達爾文大學(CDU)的讓步程度最大,這 4 所大學簽訂的協議條款中明確規定,他們「必須接受(孔子學院)總部(漢辦)對教學質量的審查」(must accept the assessment of the [Confucius Institute] Headquarters on the teaching quality)。 

圖/Shutterstock

此外,著名大學澳洲國立大學(Australia National University,簡稱 ANU)更在近日傳出受到來自中國駭客攻擊,累績達 19 年多達 20 萬筆的學生、教職員資料遭到竊取。ANU 以國防戰略、科學技術和商業應用方面的研究聞名,該校的國家安全學院更負責培訓澳洲國防和情報官員,也經常主辦高級別的國家安全會議。 

為此,澳洲教育部長特漢(Dan Tehan)在今年(2019 年)8 月 27 日宣布將採取行動對抗外國勢力干預澳洲大學事務,並與政府情報系統共同成立專案小組,協助保護敏感內容研究、網路安全防禦和言論自由。為此,他宣示:「具敏感性的學術研究應受保護,並免於外國政府干涉」(universities must protect sensitive research from foreign governments)。

澳洲國立大學。圖/Shutterstock

澳洲通過反外國政府干預法

有別於自己所屬政黨的政策,曾一度被視為在野黨明日之星的工黨前參議員鄧森(Sam Dastyari),因長期協助推動對中國有利的外交政策而受到各界質疑。紙終究包不住火,鄧森被媒體披露曾收取一家具有中資背景的公司支付法律費用,後於 2017 年 12 月辭去國會參議員的職務。當時的工黨領袖肖恩(Bill Shorten)曾公開責難鄧森「做了錯誤判斷」,但是自己卻也被媒體披露,在收取高達 5 萬 5 千澳幣(約 121 萬台幣)的費用後,接受與上述華人企業主共進午餐。

此外,澳洲媒體 Business Insider Australia 於 2018 年時獨家報導披露政府在進行長達一年的秘密調查後發現,近 10 年來,中國一直試圖透過各種方式影響澳洲政府政策與各級政府官員。報告也將中國列為最應該令澳洲擔憂的國家。

各種的擔心最終促成澳洲國會於今年(2019年)6 月 28 日通過 2 項反外國干預的法案,分別為「國家安全立法修正案(間諜活動及外國干預法)」(National Security Legislation Amendment (Espionage and Foreign Interference) Act 2018)與「外國影響力透明化法」(Foreign Influence Transparency Scheme Act 2018)。此二法的主要目的,是要求遊說人士申報其是否為其他國家服務,並大幅加重從事間諜活動的刑責。此外,對於洩露國家機密資訊的聯邦政府官員更處以重罪,而盜取澳洲企業商業機密的外國人則要面對最高 15 年監禁。

類似的情況也發生在紐西蘭,所以紐西蘭政府也正準備立法

台灣需不需要這樣的法令?  

今年(2019 年)7 月 27 日的聯合報社論宣稱:「依照我國現行的《遊說法》,兩岸、外交事務都在禁止遊說之列;同時也明文規定,大陸、港澳不得委託遊說。此外,根據《政治獻金法》,外國和大陸的團體及個人均不得捐款。換言之,既有法令原已嚴格限制包括中共在內的「境外勢力」干預本國政治。在這種情況下,還要比照其他國家標準制定《境外勢力代理人登記法》,根本是多此一舉。」

只是,全台一年平均只有 30 件遊說案。你,相信嗎?

是上述的法令有漏洞?或是執行成效不彰?到「遊說法」主管機關內政部網頁查詢會發現,自遊說法於 2007 年施行以來,至今年 (2019 年) 7 月 31 日為止,在 12 年的時間裡,全國各級機關登記遊說核准案件共 395 件。這是 12 年的統計,不是一年喔!這表示全台灣,一年平均只有 30 件遊說案。

在 2018 年,全年有登記的政策遊說活動只有 2 案,而且都是同一個遊說人去拜訪同一個被遊說人:「中華民國消防設備師公會全國聯合會」赴內政部遊說「消防設備人員法完成立法」。從 2009 年至 2019 年的 10 年間,登記在案的只有 9 案 (資料來源:內政部遊說法資訊專區)。

我不禁好奇:核准 395 件,揭露遊說事由的只有 9 案,中間的 386  案呢?那麼沒有登記的有多少?遊說者是誰?被遊說者是誰?遊說的政策是什麼?

如果台灣也被「無聲的入侵」⋯⋯

《無聲的入侵》作者漢密爾頓,於今年(2019 年)4 月 6 日透過書面方式回覆中央社訪問時說:「台灣愈是在經濟上依賴中國,北京就擁有愈多政治槓桿。」他更進一步指出:「北京擅長『以商逼政』,中共動員在中國有商業利益的生意人對台灣政府施壓,要求台灣政府必須把態度放軟,是已經在發生的事。」

香港反送中事件延燒多月後,在我們常見的社群媒體中,包括臉書、YouTube 與在美日較為流行的推特,也出現了一股反對香港民眾抗議的聲浪。為此,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對媒體表示:「我們對中國透過散布有關香港局勢的虛假訊息以企圖操縱輿論深感憂心。」緊接著,YouTube、臉書和推特等美國社群媒體巨擘,紛紛將這些疑似受到操控的帳號停權。

近日(8月29日),Google 繼將疑似受中國政府影響的 YouTube 頻道停權之後,再次採取了重要的措施!對於一些「尚未達到停權標準但可疑」的頻道,Google 都在其影片簡介中主動加入警語。所以現在打開 YouTube,在這些頻道的影片中可以看到「 ……is funded in whole or in part by the Chinese government」(⋯⋯完全或部分受中國政府資助)。

如果資訊傳播管道無法具有道德良知,並且自主管理其深具力量的資訊,又深深影響民眾認知,之後再影響甚至決定政府政策,那麼我們如何保護民主與自由──那令我們的家園之所以為美麗寶島的核心價值?

圖/Shutterstock

是麥卡錫主義復辟,或是保護備受威脅的自由民主?

因為民主、因為自由,因為社會的多元化與兼容並蓄,在台灣各種媒體與團體都能夠擁有充分發聲與宣揚理念的管道。所以,儘管既有的「遊說法」、「政治獻金法」都嚴格限制來自中國大陸的資金干涉我國政治活動與發展,但是我們都知道,有許多的媒體與團體透過各種管道影響著我們的兩岸、國防、外交,甚至內政與教育政策,而且近幾年來有越來越明顯的趨勢。

主要目的與澳洲「外國影響力透明化法」一樣,政府推動「境外勢力代理人登記法」,即是為了採取主動預防、公開透明的方式,揭露個人或團體對政府進行遊說時,背後所代表的境外勢力,以及──尤其重要的──其背後的資金來源。

制定《境外勢力代理人登記法》與否,是一個急迫需要社會討論與共識的議題。

多一層保護,多一份安心。至於部分民眾擔心是否會變成另一種形式的白色恐怖,就有賴全民共識並加強對政府監督,使政府不得濫權。

如果有一天我們失去了珍貴的自由與民主,真正的「麥卡錫主義」就會降臨。

為了保護這美麗的島嶼,我支持立法。你呢?

執行編輯:邱佑寧
核稿編輯:何承祐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