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車、紅燈區、安妮的日記──我在阿姆斯特丹反思到的自由

單車、紅燈區、安妮的日記──我在阿姆斯特丹反思到的自由

早已耳聞在歐洲,越往西北走,走訪的國家就越是「先進」。「先進」這個詞彙聽起來或許不是那麼客觀,甚至帶點歧視的意味;但對於外來客而言,它指的是物價水準高、旅遊資訊清晰、英文普遍流利、交通運輸方便等指標。來到荷蘭的首都阿姆斯特丹,位於歐陸的西北角,在這裡可以感受到十分極端的「自由」,只要待上幾天,就可以驗證「先進」一說。 

稍微翻閱地圖,便會發現這座城市小得可愛,看似陸路與運河交錯的複雜路線,其實是呈現環狀的分佈,移動的距離都不會太長,更不需要太在意方向,反正怎麼走都會回到原處。這也是為什麼,這裡的住民以腳踏車為主要的交通工具,在大街小巷穿梭。有趣的是,在這裡騎騎腳踏車,並不如想像中的容易,儘管幾乎每條道路上都有專用道,還是得習慣始終搞不清楚該進該退的交通號誌、其他腳踏車的響鈴逼近,使我們人心惶惶。待上了幾天才發現,在這裡,腳踏車不再是速度慢、載運量低的工具,而是能在任何地方橫行無阻的神駒;不用感到拘束,只管自由自在地騎著車。

先進的荷蘭,當然擁有幾個知名的大品牌,而離我們的生活最接近的,就屬海尼根了!在阿姆斯特丹,我們得以探探這瓶啤酒的底細。在海尼根博物館(也稱作體驗館),可以見到海尼根洗腦式行銷手法的總和,從歷史海尼根的歷史、秘密配方──酵母 A、一直到品嚐初熟成的、甘甜的生啤酒;再透過專業人員的訓練,拿到了「Pour Beer」認證;再送上滿滿的紀念品以及免費的遊船券,讓參觀博物館不再只是單向的接收侷限的資訊。這真是相當成功的行銷手法,海尼根把所有要置入、要傳遞的資訊與價值,全都實體化為體驗,體驗的過程中,即使你的理性上不願意接受,感官上也已經全部買單了。走過這一趟,才知道這風靡全球的啤酒品牌,實在有兩把刷子。

阿姆斯特丹發達的運河也支撐起水上交通,可以暫時放下騎乘腳踏車的快感,在船上悠哉地欣賞沿岸而建的房舍,顏色鮮豔、門面較窄,非常鮮明可愛。這樣的特色,讓這裡的街景不像其他大城市般高樓林立,雖說如此,阿姆斯特丹的燈紅酒綠仍不會輸給任何一個大都會,這得歸功於兩個要件──大麻合法化與設立紅燈區。

一到夜晚,所有的觀光客便湧入紅燈區,觀賞這個一格格櫥窗中環肥燕瘦的光景;除了視覺上的刺激外,嗅覺上的干擾也沒有停過,大麻的氣味在這裡是無孔不入的。對於比較保守的人而言,這兩個感官上的衝擊交錯,很難不讓人認為這是一座「罪惡之都」;但完全相反的是,正因為將這樣「口嫌體正直」的需求,透過系統化與法治化的管理,讓供需雙方達到完美的平衡,這樣的平衡對於社會文化,有什麼樣的影響,值得我們好好思考。待的時間稍長,不再覺得視覺受到侵略,嗅覺似乎也習慣大麻的來訪了。對於身在「道德感」較強的台灣的我們而言,只會把這樣的「適應」當成暫時性的麻痺,也許永遠也不會有誠實面對「口是心非」的一天。

紅燈區,不能拍照,僅能側拍。


然而,這座城市裡的自由,並不那麼理所當然。在過去,這裡也真實存在著和離自由、平衡離得很遠的地方──Anne Frank House 安妮之家。這是《安妮的日記》發生的真實場景,於二戰期間庇護著猶太兒童安妮一家與友人共八人的屋子。安妮的日記,真實地記錄這兩年零一個月,躲避納粹壓迫的生活,透國屋內的導覽和牆上貼著日記內的字句,不禁為此感到沉痛。

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年代,讓本應奔放的、充滿活力與希望的靈魂,被迫禁錮在這樣不見天日的狹小空間;更殘忍的是,這八人終究被帶至集中營,並在那裡結束了他們的生命,只留下安妮的爸爸一人活著回來。閣樓上擺放著安妮的爸爸 Otto 獨自一人回到屋內,倚靠著牆沉思的模樣,這巨大的悲傷並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我們也因此留下了眼淚。「無論如何,我仍相信世界是充滿希望的」,安妮在日記裡這麼寫道。如果身處在那樣絕望的年代,她仍是這樣相信著,我們又憑什麼充滿疑惑呢?

安妮之家外面永遠排滿想要參觀的遊客。


所謂的自由,是建立在妥協與共識之上的。生活在阿姆斯特丹的人們,在水上公路欣賞風光、避開車流人潮;在街上馳騁,恣意踩著腳特車;也能夠就這麼順從自己的渴望,在夜裡讓需求流蕩。這樣的自由,是多麼地自然啊!是多麼地井然有序啊!

離開之前,在水壩廣場參加當地紀念已逝軍人的典禮,這是國王親自出席的重要活動,前人的努力堆砌,為阿姆斯特丹帶來了現在的富庶、恣意和自由至上的意志,這是當地人最珍視、也將全力貫徹的精神。所謂的自由,就是不管如何社會如何變動,所有人都還是能感受到,並且為此感到滿足。這就是阿姆斯特丹的生活節奏,這就是屬於它的自由。

《關於作者》
C.H.,生平無大志,總是在走走停停想事情,偶爾寫寫歌彈彈琴。 在2014年的春天,到歐洲打滾了一圈,把布達佩斯當作地球上的第二故鄉。在那段最自由也最瘋狂的歲月做盡了所有荒唐的事情,希望不僅是讓自己在平淡的現實生活中拿來回味,也能夠分享給對異國生活有嚮往的朋友們笑一笑。

《關聯閱讀》
【圖文】在秘密基地自由地舞──我親愛的馬德里,請繼續做你自己
在荷蘭,森林就是最好的親子教室

《作品推薦》
圍牆倒下之後,充滿故事的柏林活出了獨特慢靈魂
在斯洛維尼亞的華麗冒險,整座雪山只有我們7個「阿兜仔」

 

執行、核稿編輯:郭姿辰

Photo Credit:TourMatchi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