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斯洛維尼亞的華麗冒險,整座雪山只有我們7個「阿兜仔」

在斯洛維尼亞的華麗冒險,整座雪山只有我們7個「阿兜仔」

對於生長在(副)熱帶地方的我們來說,雪,是個近乎遙不可及的詞兒。很幸運地,在匈牙利擔任交換學生時,在班上斯洛維尼亞同學的介紹之下,得知了一個能夠滿足來自東(南)亞交換生渴望的最佳地點──斯洛維尼亞的 Vogel 滑雪俱樂部。這是當地人的滑雪勝地,並不算是著名的旅遊景點,也是因為如此,價錢相較於其他的地點如法國、義大利或瑞士,便宜了許多。二話不說,馬上訂了房間與車票,和來自新加坡的友人們一同前往。

從布達佩斯出發,搭了 9 個小時的巴士,我們終於到達目的地。過程並不算疲憊,因為沿途可以欣賞遠處山頭的雪景、可人的小城鎮與湖面上的倒影,讓這趟車程增添了不少驚呼。搭上了纜車,到達山腰的我們,看著這片無盡的白芒,我們也跟著茫了。這不只是個俱樂部,而是一整座完整的雪山呀!時間已經是 3 月底,卻仍滿被白雪覆蓋,所見之處皆可滿足我們對於滑雪的想像,頓時手心冒汗、興奮不已。抵達時已近黃昏,我們只得搓搓雪、丟丟雪球,為明天做足準備。

起個大清早,只為了把握每分每秒,我們很快地租借了滑雪用具;不得不說,「全副武裝」時,只能非常笨拙地在雪地「拖行」,又像鴨子走路,似乎離我們對在雪地上衝鋒的幻想有一小段落差。除了同行的兩位友人外,其餘的人都是初學者,我們先到為初學者設置的斜坡練習,迎接我們的是一連串的慘劇,各種角度華麗地、尷尬地摔倒,成就了我們一整個上午。

除了成功的煞車之外,我們並不了解如何控制方向與轉彎,所以每次嘗試,都得重回大地的懷抱。這一切一直到教練出現後才見好轉,我們學著如何控制方向、控制身體的重心以加速、平衡與轉彎,一個小時的課程,我們終於對這個運動有了掌握,也慢慢有了自信轉戰更具挑戰性的坡度。人生第一次的滑雪體驗,從開始的無力到最後的漸入佳境,我們對於明天正式挑戰山頭的行程,充滿了信心。

一切雪地活動在黃昏之後停止。拖著痠痛不已的身體,我們前往餐廳用餐,品嘗道地的斯洛維尼亞食物,其實和匈牙利的菜色差不多,稍微過鹹的醬燒豬肉配上球型的麵,讓我們胃口大開;服務生也問了我們好多的問題,因為亞洲是他們很陌生的地方,例如在亞洲一輛車要賣多少錢、一台 iPhone 要多少錢等等,我想在他的眼中,我們足以代表整個亞洲了。之後到雪地中散步,和當地可愛的小朋友打打雪仗,做個國民外交(當然也少不了對於亞洲的種種提問),他們不只是滑雪高手,英文溜得不得了,第二個晚上就在和小朋友們的嬉鬧聲中度過。

隔天當然也是一早起來先飽餐一頓,穿上裝備,不再是鴨子走路,而是像剛學會騎腳踏車的孩子,往雪地興奮地「跑」去。今天打算從入口的陡坡,滑至谷地,一路搭著纜車到山頂,再享受這刺激地狂飆,讓這座完美的滑雪勝地,不對自己有任何的保留。直到搭上了纜車,才知道這完美的滑雪勝地,有它自己的拗脾氣。

說是纜車,不如說是在空中移動的板凳,隨著離地高度越來越高,懸在空中的雙腳也開始紮實地感覺到滑雪板被重力拉扯。突然之間,原本晴空萬里的好天氣突然轉陰,並開始起風了,纜車開始劇烈搖晃,對於它的信任終究不敵狂風的侵擾,我們開始無意義的呼叫。雖然事後證明這一切都是虛驚一場。

真正的恐慌現在才要開始。從山頂往下望去,是無止盡的下坡與彎路,與前一天的坡度不同,這個坡度之陡,讓眾人都開始發抖;不只場地本身的難度,狂風似乎沒有停止的意圖。大夥從山頂向下望了望,打了幾個冷顫,也分不清是因為恐懼還是寒風了,「出發吧!」我們就這麼衝刺,小心翼翼地控制重心,不讓設定好的路線因為坡度的牽引而改變,同時身體極度前傾,讓風的影響降到最低;比想像中順利許多,我們就這樣征服了一個個下坡、甩過了一個個彎,開始感到自滿之際,高估了自己的肌力,大腿跟腰部的肌肉不聽話地鬆懈了。一陣狂風襲來,一個雪地上的高度落差,我們就這麼起飛,然後華麗地墜落。

滑雪板與杆子噴到兩旁,有人在雪地中打滾了幾圈,才得以停止;也有整個人就這麼「鑽」盡了厚厚的雪堆之中;而我,則是吃了好大一口雪花冰。所幸這個地方雪特別鬆軟,這樣的墜落沒有造成任何傷害,我們呆坐在雪地上,看了看彼此,然後放聲大笑,畢竟還是初學者啊!止住了笑,稍作休息後,更謹慎地滑完剩下的路程。抵達谷底的纜車搭乘處,回頭望著方才征服的那座山頭,帶有驚魂未定的興奮感,我們都滿足地笑了。

夜晚的時間我們參加了 Moon walk,這個決定有些滑稽,因為我們忘記了,整座山只有我們七個「阿兜仔」。不過路途中的樂趣可沒少過,憑著僅能拿來說嘴的天文知識,我開始跟身邊的朋友介紹天上的星象,從獵戶座、仙后座、北斗七星、冬季大三角等,新加坡友人們驚呼連連,這是他們從來沒學過、想過的知識(說來有趣,這些知識都編列在我們的義務教育內)。這樣的虛榮感,一直到一位朋友拿出了星象 App,才終於停止。無關乎虛榮、無關乎導覽的語言不通,頂上的這片星空,實在美得太純粹了。畢竟是夜晚的雪山,室外還是不宜久留,走進室內喝點溫酒、看著現場的樂團表演、與酒吧中的人們同樂共舞,酒的熱度及當地的熱情,讓寒意頓失。真是個溫暖又豐富的夜晚,我們都帶著滿足與喜樂入睡。

隔天搭上早班的巴士離開 Vogel,接著有幾個小時的時間停留在斯洛維尼亞的首都──Ljubljana,發音相當特別,其中"j"要發"i"的音。低矮的房舍、繽紛具設計感的外觀,留給這座城市隨易遊覽的我們十分鮮明的印象。走過主要的廣場、從遠處觀看城堡、並買了當地著名的蜂蜜,稍嫌匆忙地,和斯洛維尼亞道別。但我們早已在心中確定,一定會再回到這裡,回到這個擁有鮮明的城市、友善風趣的人們以及毫無保留的自然美景、令我們回味無窮的國度。

《關於作者》
C.H.,生平無大志,總是在走走停停想事情,偶爾寫寫歌彈彈琴。 在2014年的春天,到歐洲打滾了一圈,把布達佩斯當作地球上的第二故鄉。在那段最自由也最瘋狂的歲月做盡了所有荒唐的事情,希望不僅是讓自己在平淡的現實生活中拿來回味,也能夠分享給對異國生活有嚮往的朋友們笑一笑。

《關聯閱讀》
還好有開口搭訕當地人,讓我開啟維也納雪橇歷險記
可以純粹享受攀登的國度,日本──赤岳攻頂之旅

《作品推薦》
台灣人,你會怎麼向外國人介紹自己的國家?
趁25歲以前,我到德國當Au Pair學會了怎麼去愛

 

執行、核稿編輯:郭姿辰

Photo Credit:TourMatchi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