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你會怎麼向外國人介紹自己的國家?

台灣人,你會怎麼向外國人介紹自己的國家?

如果今天要向外國人介紹台灣,你會拿什麼出來「說嘴」?台北 101?珍珠奶茶?還是士林夜市?這個問題在今日看來被人討論地火熱,但說實話我在前往捷克加入海外志工計畫之前,從來沒有認真思考過。

捷克會從願望清單裏頭脫穎而出,除了他提供的志工項目是跟文化交流有關的之外,還有我對這個東歐(註:後來發現捷克人不太喜歡人家說他們是東歐國家,而比較希望被稱作中歐)國家的印象:曾經晦暗的共產鐵幕歷史和保存良好的彩色傳統建築產生濃烈對比,還有因位處內陸所以飄雪的冬季......為了更瞭解這個遙遠的國家甚至跑去旁聽學校開的捷克文課,不過還沒做足相關的功課就得準備起程了。跟同是從台灣出發的夥伴 S 匆促地討論了一下,合力帶了一大袋珍珠、奶茶粉、毛筆、墨汁、原住民服飾和一些台灣零食就踏上我們的旅途。

晃晃蕩蕩搭著火車,從首都布拉格到東部接近鄰國斯洛伐克的小鎮 Karviná 將近要 6 個鐘頭,抵達時火車站已經沒什麼乘客,站長也準備關燈回家。那年又正好遇上歐洲最冷的冬季,兩個人就抱著大行李縮在外頭的長椅上,悽苦地等候當地的接應人員,也開始埋怨起這個國家,並懊惱自己為什麼要來這麼遙遠的地方受罪,待在相較溫暖的台灣不是很好嗎?結果終於等到人把我們接到寄宿家庭,室內的暖氣和明亮的燈光總算化解了一路上的愁苦和不安。寄宿家庭主人是個不到 30 歲的捷克男生,當天正好跟他的親戚聚餐。一群捷克人英文或許不是很好,卻很熱心地招待我們進房子和吃點東西,同時對我們來自的地方感到好奇,頻頻問我們台灣的事情。

這時候才想到那天正好是農曆新年,而新年的意義不就是團聚在一起嗎?

跟 S 對看了一眼,馬上把在台灣買的零食拿出來分送給大家,同時講解了這個對台灣人來說非常重要的節日。看著這群外國人對手中的王子麵和鳳梨酥感到十分驚奇,也很熱情地跟我們交談,突然覺得非常溫暖,也漸漸拋除了之前覺得東歐人都很冷漠的偏見。正式的志工活動還沒開始,卻已經先在這裡開啟了一場文化交流,這樣另類的團聚,也彌補了我沒辦法在台灣過年的失落。

養精蓄銳了幾天終於見到所有參加志工計劃的夥伴,分別來自土耳其、巴西、中國和烏克蘭。每個禮拜我們都會去不同的學校,從幼稚園到高中都有,針對不同年齡層的學生準備教材,進行文化交流課程。年紀小的班級最容易「打發」:我們教唱中文的生日快樂歌,用毛筆學寫中文字,在教室裡頭用中文玩 123 木頭人,展開世界地圖讓他們猜猜「台灣在哪裡」的遊戲,每個小朋友都能簡單地樂在其中。

但是中學生就沒那麼好應付,我常常在上台交流的前一天準備簡報直到三更半夜,因為光憑我們從台灣帶來的道具沒辦法撐完整場,需要查找更多的圖片或影音作為輔助。尤其是一所當地的藝術高中,儘管年紀都比我小,但每個學生都看起來比我成熟、有個性。第一天我準備的是台灣概略的介紹,講台灣北中南東各自的主要景點,台北 101、西門町、墾丁等觀光勝地,也提到我們跟中國之間的關係。似乎講解得太乏味,最後一部分簡單的中文會話教學剛結束,本來沒什麼反應的大家突然就像活過來一樣大聲吆喝著要到外頭抽煙,令我非常挫折。

第二天我分享了幾個華人世界重要的節日,以及每個節日會特別做的事、特別吃的東西。這個班級的學生突然特別專心,中間會問問題,甚至有學生在結束之後跟我說他喜歡今天的課程,讓我受寵若驚,之後也決心要更努力地把「介紹台灣的美好給外國人」的這個任務做好。

在備課的過程中最困擾的部分就是我到底要介紹什麼。一邊 Google 資料的同時我一邊不斷問自己,台灣有什麼值得在世界上發光發亮的?自己覺得很特別的東西外國人同樣會感到驚奇嗎?後來才體悟到你不可能只推薦那些媒體上的台灣之光,或為了迎合他人的眼光只揀選外國人可能會喜歡的東西。我當時認為我能做的就是忠實呈現出最真誠、最多元的台灣面貌,讓不同的人能在不同的段落裡找到打動自己的那一塊。

我們教當地小朋友做珍珠奶茶。

像有人就覺得餐桌上為了夾菜方便而設計的圓形轉盤超級神奇,另外一個女生很好奇月老幫她牽的紅線被剪斷了之後會發生什麼事,或是有個女學生對於過年初二回娘家的這個習俗特別有興趣,也有人在看到早餐店的菜單跟開到凌晨兩點的夜市之後,覺得下次會為了這個來台灣。

除此之外,整場文化交流的系列活動中讓我們不自在的其中一個原因來自對岸。有次 S 看到中國夥伴在介紹自己的國家時大為光火,因為他所選用的地圖把台灣也一起劃進了中國的版圖裡。雖然事後中國人解釋從他們的網路裡只能找到這個版本的地圖,但之後有幾次聊天他還是透露出台灣並沒有本事脫離中國的訊息,讓彼此糾結了一陣子。

除了幾次差點要爆發的正面衝突,兩岸關係的尷尬也反映到了我們想要介紹給外國人的內容:輪到台灣時要介紹書法嗎?還是農曆新年?一方面抱持著不想跟中國夥伴介紹很像的東西,怕突顯不出台灣自己的文化特色,但是一方面又不能否認台灣的文字、食物、節慶、習俗等有部分確實源自於中國,且至今仍深受其影響。一味地想拔除與中國有關的元素只怕會讓台灣部分的文化失落,或許這也是為什麼台灣人至今仍陷入身份認同混亂的原因吧!

從兩個多月的志工計劃回來之後,發現自己養成了習慣,看到全家推出的好神公仔才想到道教系統裡的眾神比起基督教的一神信仰還要熱鬧多了!後悔自己當時沒有想到要跟他們介紹每個神明的特色跟職責......或是打開電視轉到風水探勘,覺得這個跟外國人解釋起來一定也很有趣呢。總之,在捷克的經驗讓我能夠跳脫目前的格局,用全新的眼光去觀察自身所處的文化。

《關於作者》
Ringo,吃關廟鳳梨長大的桃園小孩,在台北跟巴黎求學,對於中東、非洲或是中南美特別著迷。待在家不超過三天就想出門旅行,而旅途的第三天通常就想回家,在同一個地方待太久對我來說是行不通的。

《關聯閱讀》
蘇格蘭寄宿家庭大小事──「介紹台灣,卻差點被小女孩問倒」
交換生在美國:先別一頭熱,文化交流沒有想像中這麼容易

《作品推薦》
人生中可能難再擁有第二次,我的冰島志工體驗
趁25歲以前,我到德國當Au Pair學會了怎麼去愛

 

執行、核稿編輯:郭姿辰

Photo Credit:TourMatchi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