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25歲以前,我到德國當Au Pair學會了怎麼去愛

趁25歲以前,我到德國當Au Pair學會了怎麼去愛

「你去德國幹嘛?」
『我去當 Au pair。』
「什麼是 Au pair?」

這樣子的對話幾乎是固定開場白。Au Pair 源自法語,中文為互惠生(或稱安親天使),就像字面上的一樣,參與 Au Pair 計畫的人與寄宿家庭的關係,建立在互惠互利的基礎上一同生活;寄宿家庭提供生活所需,Au Pair 幫忙照顧小朋友以及簡單家務。許多人的反應是:喔,就是保姆啊!說是保姆,又太狹隘了,所以我從來不認為自己是,因為這一年的生活已經超過擔任一名保姆所得到的還要多更多。

Au Pair 在歐洲國家算是相當盛行,而根據每個國家的條件限制也有所不同,像是德國規定 Au Pair 簽證只能在 25 歲之前申請,於是我在畢業後工作一年半,即將滿 25 歲的這一年出發,給自己一年的時間跟自己相處,也和世界相處。

德勒斯登聖母教堂(Dresdner Frauenkirche)

德勒斯登聖母教堂(Dresdner Frauenkirche)

會來到德勒斯登(Dresden),純屬意外,尋找寄宿家庭的期間和許多家庭魚雁往返了好多回,在唯一一次面試中相談甚歡,看到了日後要照顧的小朋友和住的地方,憑著直覺便決定就是這裡了!很巧的是,之前大學畢業後的歐洲旅行中,第一個城市就是德勒斯登。

從台灣到香港,香港到杜哈,杜哈到柏林,三段航程 20 個小時,一下飛機是微冷的空氣襲來,不同於台灣的炎熱,提醒著我已經踏上離台灣九千多公里遠的另一個國度。出了海關,一直以來只在照片中出現的家爸拿著一束小花歡迎我的到來,給了我一個大擁抱,正式開啟了為期一年的德國生活。

寄家有兩個小女孩,一個 3 歲,另一個 1 歲,小的還在學走路而已。剛開始的磨合期是一大考驗,我必須適應環境、適應語言、適應人,小朋友也同時在適應我,常常會鬧脾氣,吵著要找爸爸和媽媽,有幾次他喊著不要跟我玩,當下內心還真有點受傷,種種的不安與沮喪讓我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不該來。藉著寫日記的習慣,我常常和自己對話,畢竟這些問題都是必經的,也是種磨鍊,幸好這些低落的情緒在不久候便煙消雲散。

小朋友是很敏感的,大人不安的心情他們總會感覺得到,而且會直接反應在行為上,在適應期的過程中,我試著找出最佳的相處模式。在一次長達一周的假期過後,老大一回來就跑過來抱住我說很想我,那瞬間我便很清楚藩籬早已不存在了。

擔任 Au Pair 一天的日程大概是這樣的:6 點起床幫小朋友準備點心盒,寄家爸媽帶小朋友去托兒所,我稍微整理廚房,洗衣服曬衣服,下午 3 點接小朋友去公園玩耍,晚上吃完晚餐後幫忙收碗盤。也許看到這裡你開始有個疑慮:「這不是傭人的工作嗎?」其實我在很多人臉上看見這樣的問句,即使對方不說。但互惠生的意義就在於互惠,就跟所有的工作一樣,付出什麼就得到什麼,更何況洗衣曬衣這些事也只是平常會做的家事。

幸運的是,我的寄宿家庭待我就像家人一樣,聖誕節、復活節的禮物沒少了我,甚至在我生日那天親手做了蛋糕,然後放我一天假!

我最喜歡的是每天一起坐在餐桌吃晚餐的時光,家爸總會播弛放(Chill out)的輕音樂,說著今天上班發生什麼事情,小朋友也會講在學校做了什麼,很多時候也會聊聊旅行的故事,或是晚上一起躺在沙發上看電視。

和德國人生活最重要的就是要懂得「別客氣」,一開始寄家就再三提醒我,有事情有問題都可以討論,把這裡當自己家,一般亞洲人聽到還是會相當客氣,而我也盡量告訴自己不用太拘謹,卻偶爾還是抵擋不住身體裡的禮儀之血(笑),很快地就會發現「客氣」兩字在德國是行不通的,因為沒有人有讀心術能夠看穿自己的內心想法,有什麼需求、有什麼不喜歡的都得說出來。而我練習最久的大概是在餐桌上說出不喜歡的食物吧,記得我第一次說出「我不喜歡吃番茄」,寄家爸媽笑著要我早說嘛,還順便調侃了我一下。

小朋友的成長速度很快,尤其在這個歲數,經常被他們小小的進步感動得要命,像是從不會穿鞋到會穿,或是從亂畫畫變得能夠好好畫一個圈圈,又或是唱著我教的中文兒歌;老二也在我離開前變得很會講話,甚至會叫我的名字了!

一年來做的事情很多,白天和晚餐過後的時間基本上都是自由的,有一段期間趁著白天去上德文課,在課堂上和各國同學討論文化差異,也跟一位波蘭女孩成了最好的朋友;認識了語言交換的夥伴,幫助他學習中文,也用德文解釋亞洲各種趣事。

除了在德勒斯登的日常,也趁著假期去度假,德國的 Au Pair 規定有 24 天假期,通常我會配合寄家的休假放假,有時候自己去旅行,有時候和他們一起;印象最深刻的是某次到葡萄牙旅行,在北部城市波爾圖(Porto)在同一間旅館一下子遇到將近十個台灣人,這真的是非常不得了的一件事,有的人來歐洲交換學生,有的人則是來旅行,而緣分很神奇地讓我們齊聚一堂,在海邊一起吃著有熱炒氛圍的海鮮,一解鄉愁。

想起最後和寄家戲劇化地上演落淚道別的戲碼,回憶湧上心頭,提醒自己我們是多們愛彼此。當初的目的是希望能夠加強自己的德文,實際體會德國生活文化,趁著假期到鄰國旅行等等,也都達成了。而和寄家之間的感情是遠遠超過我所想的,感情的積累是積沙成塔,堆到碰觸到天空都是有可能的,當自己意識到這也是一個家的時候,我只要伸手就會抓到了一把雲了。二十五歲在德勒斯登學到的最大的一課──愛。

翻著那年的藍色小王子日記,剛來的時候有著長長兩週的適應期,天天都好沮喪,懷疑自己能不能做到,懷疑自己來德勒斯登的決定是否正確。現在想想,我也真是沒耐性,人的相處是需要時間的,尤其是小孩。習慣成自然,習慣是件會上癮而且很難戒掉的事,每天和寄家聊天,每天接小朋友,每天抱抱他們,每天回家。

人生還是要前進的,他們是,我也是。

《關於作者》
起司卡,來自有一尊大佛和很多肉圓爌肉飯的彰化,誤打誤撞念了德文也去了德國。平常最愛宅在家,一出門就像脫韁的野馬,目前被冰島和馬丘比丘的壯闊給下蠱;有點控制狂,隨時都在計畫人生的道路,或是晚餐吃什麼。

《關聯閱讀》
蘇格蘭寄宿家庭大小事──「介紹台灣,卻差點被小女孩問倒」
有著人群恐懼症的他,卻因異國旅人打開心防──被「沙發衝浪」改變的我們(下)

《作品推薦》
還好有開口搭訕當地人,讓我開啟維也納雪橇歷險記
最迷人的旅行方式──實際走訪在書裡看見的風景

 

執行、核稿編輯:郭姿辰

Photo Credit:TourMatchi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