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迷人的旅行方式──實際走訪在書裡看見的風景

最迷人的旅行方式──實際走訪在書裡看見的風景

「旅行」一直是一件很迷人的事。離開原本的生活圈,行走在自己不熟悉的空間裡,這種距離感的抽換更能讓我敏銳地去觀察身處的場域。在旅行中從一個地方到一個地方,永遠有不同的場域等著去體驗。而對我來說,「旅行」最有意思的地方,莫過於出現在你眼前的陌生場景,縱使不曾來過,卻因為過往的閱讀,而對它有一些粗略的熟悉、想像與期待。

第一次經過京都「鴨川」是在兒時跟著家人團體旅遊的遊覽車上,隔著窗戶看著這條貫穿日本古都的大川,即使沒能有機會下車去走走,但在城市中一條清澈的河川,沒有一點壓迫感的場域記憶卻特別鮮明。相較於台灣都市中,「河岸第一排」成為建商誘人的廣告口號,河畔幾乎都被一棟棟高樓佔據,鴨川的河岸幾乎不見高樓。京都訂定「眺望景觀創生條例」等相關法規,對於建築物高度有嚴格限制,希望能保存京都古城有的城市天際線與城市尺度。這樣的城市規劃框架下,才得以每個世代皆傳承京都特有的城市特色,讓古都的韻味能夠在未來與它的發展相輔相成。

事隔許久第二次造訪京都,我選擇用一天的時間沿著鴨川慢慢走走,補足曾經僅隔著車窗感動的遺憾。對於鴨川,除了曾經隔著車窗一覽的印象之外,看著河畔邊的草地,不禁浮現曾經閱讀過的《鴨川荷爾摩》一書中小鬼式神在旁打鬥的畫面:「荷爾摩(ホルモー)」是古代流傳下來的式神戰鬥競賽,由京都産業大學、龍谷大學、立命館大學、京都大學四所大學的專門社團每年進行著,而傳統慣例都會為每年的「荷爾摩」冠上不一樣的京都地名。因著這本書,讓我對眼前的場域都多了些神秘有趣的想像。京都市內的河川以「Y」字型攀附著,Y字型下方直線就是「鴨川」,而最受大家喜歡的就是賀茂川和高野川匯流點的三角洲地帶。在這個地方,有人喜歡待在草地上野餐聊天,也有人喜歡沿著河川中間的烏龜跳石親近鴨川,我也跟著前面的小男孩踩在一塊塊的烏龜跳石上,挑一塊不打擾到其他人行走的石頭上盤坐休息,拿出早上出發前買的麵包,愜意地邊吃邊聽著旁人彈唱吉他。

離開鴨川三角洲地帶,沿著「今出川通」走一會兒就抵達曾是天皇居所的「京都御所」,遙想曾在書本上讀到的傳說,於平安時代即位的桓武天皇原本遷都長岡京,但在新都長岡京的皇室一家卻相繼臥病去世,相傳是因為繼位鬥爭含冤死去的桓武胞弟「早良親王」怨靈作祟;不得以之下桓武天皇才有了第二次遷都平安樂土「平安京(京都)」的計畫。遷都設計還考慮到風水,為了鎮治早良親王怨靈,以青龍、白虎、玄武、朱雀四神形式安置御所,而鴨川上游的「賀茂川」恰為對應「東之青龍」的意象。京都御所之大並非短時間可以逛完,我重返鴨川河畔往南邊行走,因夜色漸暗的河邊開始出現燈火,而恰巧在夏天可以看到鴨川西岸的料理店都會在河邊上設置「納涼床」的搭建平台,許多人會在木頭平台上的榻榻米上享用美食;在納涼床下的河畔,也有不少人隨性席地而坐吹著風聊著。

旅行有一千種迷人的姿態。有的人為不期而遇深深著迷,有的人為奇聞軼事而行腳天下。對我而言,透過各式的閱讀,我得以在自己的腦內建構一個綺麗多姿的虛構世界;再依靠自己的雙腳,將內心的知識架構以迷人的方式拓印在世界的實際座標。虛實交錯、相互映證,這就是我深愛旅行的地方!

《關於作者》
Chia Te,興趣的遊牧民族,載浮載沉於旅行、都市、設計、藝術、文史、漫畫等各種水坑,居無定所,漫無目的。不問自己能做什麼,只問自己想做什麼。

《關聯閱讀》
旅行前憑想像,旅行後談真實──讓我想到父親的陌生人,與林懷民的一段話
為什麼我喜歡獨自旅行?

《作品推薦》
體驗世界,「即便工作得像奴隸,也是最快樂的奴隸 」──我在立陶宛音樂祭
人生中可能難再擁有第二次,我的冰島志工體驗

 

執行、核稿編輯:郭姿辰

Photo Credit:TourMatchi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