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vs.現實── 《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我的台灣視角
圖片

改編自真人真事的韓片《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近日在台灣上映,口碑和票房都很熱烈。

在韓國,這部片比台灣提前一個多月上映,至今在全韓國更已經累計超過 1,200 萬觀影人次,話題熱度依舊不減──尤其最近電影主角「真人原型」的計程車司機金四福,他的親生兒子首度出面,公開父親與德國記者尤爾根 · 辛茲彼得(Jürgen Hinzpeter)的合照,說明父親從光州回來後,因為心情衝擊太大開始酗酒,在光州事件四年後因肝癌辭世。

對照電影結尾時,一段 Jürgen Hinzpeter 本人生前對著鏡頭喊話,希望能找到金四福的影片,實在令人不勝唏噓。

但以下我要說的不是「推薦影評」,而是透過我的台灣視角,分析電影情節和現實的「相同」與「落差」之處。(以下內容含有微雷,請尚未看過電影的人小心服用)

「韓國最醜陋的風景,是計程車司機」?

首先講講電影和現實中的「落差」──若只是看電影,或許大家很容易把韓國的計程車司機運將們,和主角的熱情與熱血連在一起。但是在個人與朋友經驗之中,老實說,韓國的計程車司機們,可一點都沒有這麼親切:

「韓國最醜陋的風景,是計程車司機。」這句話,是我一位在韓國遊學過的朋友說的,老實說我也蠻認同的──因為細數過去在韓國搭計程車的經驗,有九成都是不愉快的。

舉個例子:《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電影情節中,德國記者從日本飛到韓國,要從首爾搭計程車趕去光州採訪。同樣身為記者的我,去年因為前韓國總統朴槿惠爆發閨密醜聞案,當天我人在韓國大邱,接到台北長官指令,火速搭 KTX 高鐵前往首爾,一下車,便急著找計程車趕去光化門廣場拍攝民眾抗議。

當天晚上氣溫驟降到五度,我和攝影搭檔提著大包小包行李,頂著低溫在首爾車站的計程車招呼站排隊等車,原本想要等比較好一點的「黑色模範計程車」,但等了 10 分鐘一直沒有車來,只好改去等一般的銀色計程車(關於韓國計程車類型請參考韓國觀光公社網站)。

上車前,司機看到我們是外國人,手上有大行李箱,還有長腳架筒,臉色很不好看,也沒有幫忙,就坐在車上等我們自己塞好行李,出發時我更聽到他用韓語碎唸了一下:「行李怎麼這麼多,今天真是倒楣。」全程沒有理會我們的問話,當然也沒跟我們聊過天。

電影中司機用鱉腳英文"Of Course"、"Don' t Worry"使出渾身解數,熱情交談的片段,完 ‧ 全 ‧ 沒 ‧ 有 ‧ 發 ‧ 生。

去韓國採訪五、六趟,加上過去在韓國新創公司工作,我在韓國,至少搭過近百次的計程車──個人觀察到韓國計程車駕駛,中老年人的比例非常高,大部份也都不會主動說英文,只能用韓語溝通。(倒是有一兩次幸運遇過會一點點中文的,還跟我聊三國志的劉備。)

而韓國計程車司機看到外國人上車,通常臉色都不會太好看:我想有一部分原因是語言不通,所以乾脆板起臉不跟你說話(也有可能以為我們是「中國人」?);這與台灣運將即使英文不好,遇到外國人,多半仍然愛試著熱情聊天的習性很不同。

另一個讓外國乘客不開心的點,是韓國計程車司機很不愛用導航系統。我遇過車上有導航卻不開的、導航太舊沒更新的,更多的是車上根本沒有導航。

雖然我會說韓語,司機卻可能因為口音的關係聽不清楚,或是我要去採訪的地址沒聽過,就說找不到這個地方。也遇過當我拿出已經寫好韓文地址,還有附上地圖的飯店名片給他看,他看半天看不出來也不開導航,最後我被迫下車換一台。

不過,能夠搭上車都還算好的,在韓國首爾很容易遇到空車不載、反方向拒載等情況,或是深夜在東大門鬧區、梨泰院酒吧區的計程車,要看司機大哥心情好才願意載,還要先搶贏韓國人才能上車。

在韓國搭計程車的負面經驗之多,不禁讓我懷疑到底是我運氣特別不好,還是只因為我是外國人,所以受到差別待遇?

韓國人的愛國心

其實我覺得這部電影會在韓國大賣,有很大一部份原因是:這其實根本是一部愛國電影。

片中光州市民不畏軍人槍桿,為爭取自由而喪命的場面血腥震撼;幫助德國記者的光州大學生,過世之前交代記者一定要讓世界看到韓國內部慘況,最後犧牲自己幫助記者逃脫;而主角計程車司機金四福,一開始只是想賺十萬韓元車資繳房租而去接外國客生意,到了光州發現情勢如此危險,身為單親爸爸的他決定落跑回首爾照顧女兒,但是當他回程路過順天,被政府不實報導激發情感,天人交戰之下決定返回光州與同胞並肩作戰,最後冒險將記者載回首爾,成為光州事件的大英雄。

對照外界觀點,多推崇德國記者 Jürgen Hinzpeter 冒險拍攝光州事件的真實影像,製作獨家報導讓世界知道,留下珍貴史料。

這部電影,則明顯較著重在「是因為計程車司機金四福的勇敢」,德國記者才得以順利採訪。

「下次見面,請先學好韓文」

「下次來韓國要先學講一些韓文喔!Speak Korean!」

電影尾聲,金四福把德國記者 Jürgen Hinzpeter 平安送到機場,兩人道別時,他說的這句話,我聽到韓文原音立刻笑出來。心想,這實在是太「韓國人」的一句話了啊!台詞絕對不會是:「下次你來韓國時,我會把英文學得更好!」

我頓時想到在我韓文還不是很流利的時候,有一次在韓國搭計程車採訪,對司機用韓文說出「XX 가주세요」,立刻被司機嚴詞糾正是「XX에 가주세요」(請往 XX 開),看得出來差別嗎?因為我少說了一個地方助詞「에」。

韓國人的直腸子,服務業也一樣

無論是電影中司機因為不爽德國記者,在醫院門口大打出手;還是光州市民請德國記者到家吃飯時,直接說「你應該沒辦法吃辣吧!」或是像我在現實生活裡被韓國司機碎念、拒載、糾正韓文......

我認為,其實這都是韓國人「直腸子」個性的展現:高興或不高興,都直接寫在臉上,不會跟你裝親切客套。

但對韓國人來說,若是熱情招呼你到家裡吃飯,就是真的歡迎你了──至於金四福幫助德國記者這一段,在對照相關報導史料後,我相信他是真的需要錢、之後也是真的決心為了國家未來冒險,但應該不至於因為友善幫忙,和人生地不熟的德國記者發展出如此深厚的情感。

韓國的計程車司機,讓我感覺不像台灣大家熟悉的服務業──你完全不用期待他們對你客氣說英文、說謝謝,或是介紹你哪裡好吃好玩。但其實韓國的餐館、服飾業等服務業,態度也多一樣不是「顧客至上」。

不過長期觀察下來,我慢慢理解到,這就是韓國人的真性情:他不跟你客氣不是他的錯,而是因為這是他向來做事的方法,所以之後再遇到類似經驗,雖然不開心,但不會覺得憤怒。

儘管對片中描述,有著一些不同觀察,但我仍然很推薦《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這部電影。不只是因為它情節感人、重演光州事件的畫面令人震撼,更因為這部片真實刻畫出韓國人的性格和文化──除了編劇或許為了效果,添加了點與事實不符的故事性,但其餘對韓國人不畏強權、有話直說的描寫,都滿真實的。

不論你喜歡或不喜歡韓國,相信這部片都有助於你更了解這個國家。



《關聯閱讀》
獻給無名英雄的史詩《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身為公開真相的記者與手無寸鐵的人民,齊心是我們唯一的武器
事業成敗在於「車」──在司機看不懂地圖、與導航唱反調的迦納,我用麵包車闖天下

《作品推薦》
兩年前,我在冷清的韓國光州世大運──如果自己人都不挺,如何期待世界看見台灣?
「不會唱歌、不會跳舞」的「北一女神」,真的「丟光台灣人的臉」、沒資格在韓國出道嗎?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Valerii Kadnikov@Shutterstock

Laney Lin 林芳穎/韓妹不吃泡菜

林芳穎,北一女中,政大廣電系畢業,現任三立國際新聞記者。因追星開始學韓文,意外開啟海外工作契機,曾任韓國 Shakr 科技新創公司行銷經理,喜歡韓國的一切除了泡菜。長期關注韓國脈動、熱愛語言學習,新挑戰是學習德文。
臉書專頁:Hallo Laney 蘭妮小姐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