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友邦之間,可以不只是金錢外交】瓜地馬拉:小學教室裡的「ㄅㄆㄇ」

【與友邦之間,可以不只是金錢外交】瓜地馬拉:小學教室裡的「ㄅㄆㄇ」

從事新聞工作 10 多年,國外採訪足跡從歐洲的捷克、葡萄牙、盧森堡到北美的加拿大,亞洲的韓國、香港、上海、沖繩、峇里島......等,私人旅遊則另外多了日本、德國、義大利,然而這卻是我第一次踏上台灣邦交國的土地。

有沒有邦交,差很大

從台灣先飛 12 小時到洛杉磯,等待 5 小時轉機(包含美國海關排隊查驗的 3 小時),再飛 4 個多小時,我和攝影搭檔終於抵達瓜地馬拉 La Aurora 機場,當地時間早上 7 點半,看到台灣駐瓜地馬拉使館人員來接機時,稍稍放下心中的緊張,也立刻感受到不一樣的「邦交國禮遇」。

當天瓜國外交部的禮賓官也特地一同前來,禮賓官請我們把護照交給她幫忙辦理通關手續,免去語言不通和排隊的麻煩。領了行李之後我們在貴賓室等待,查驗完成直接從公務門出去、上車,整個過程不到半小時。剛剛經歷在美國通關的排隊煎熬,看到好幾名非美籍旅客被請到小房間盤查,兩者的強烈對比下,我和攝影搭檔不禁讚嘆「好威啊!有邦交就是不一樣!」

回想過往出差採訪的經驗,儘管均是專程前去進行國家報導或採訪官員,但多數狀況下,誰管你是來自台灣的媒體記者或一般觀光客?當然是跟著所有旅客乖乖排隊過海關,即使事前已有採訪申請,仍然全部重新審核盤問一遍,更不用提這罕見的主動通關禮遇。(我們並未與任何官員同行)

部分歐美國家海關,專挑東方面孔攔下,就算被開行李也沒得商量,有些國家申請短期工作簽證困難,不得不以觀光名義採訪,被海關詢問入境目很心虛,也有同事遇過海關人員要求給錢的情況。

在邦交國能夠以採訪記者身分,堂堂正正甚至被禮遇入境,對我來說真的是很震撼的經驗。

與攝影搭檔在中華民國大使館前拍照留念。圖/林芳穎 提供

瓜地馬拉即景:塞到爆 & 必吃炸雞

我們的採訪行程集中在瓜地馬拉市,沒有地鐵但有 BRT,當地人的交通方式以開車和搭公車為主,騎摩托車和腳踏車的相較之下並不多,主要幹道不論上下班時間都很擁擠。

市區以號碼劃分從一到十七區,某些路段道路寬敞,兩旁都是一棟棟獨立建築物和餐廳,甚至有一區乍看很有歐美 outlet 城的 fu,但往市郊開車 30 分鐘後,望出去的景象就是比較髒亂的市場和平房,從街景就能看得出貧富差距。

車子等紅燈時,會有人突然拿著刷子出現幫你洗車,也有人拿著道具表演雜耍,無非就是要賺些小費,被「強迫中獎」的車主有些會意思意思掏錢,也有人視而不見(如同台灣常見的賣玉蘭花阿姨或是送傳單的工讀生)。

瓜國男童洗車窗賺小費。圖/林芳穎 提供


我觀察到當地速食店非常密集,過沒幾個路口就有一間麥當勞、肯德基或是 Taco Bell,路上速食店廣告也非常多。抵達當天我們到麥當勞吃早餐,特地點了台灣沒有的墨西哥捲,一套兩捲加上一杯熱咖啡要價瓜幣 28 元,差不多等於台幣 112 元,比我想像中貴上不少(以豬肉滿福堡加蛋附薯餅飲料舉例,瓜國售價台幣 108 元;台灣售價台幣 85 元,以匯率1:4計算)。不過整間麥當勞倒是意外的擠滿人,和我們一同排隊點餐的大多是白領上班族。特別值得一提的是,熱愛速食的瓜國人,其本土連鎖炸雞店 Pollo Campero 生意超好,完全不輸美國品牌。

瓜國麥當勞一份滿福堡早餐 27 瓜幣相當於 108 台幣。圖/林芳穎 提供


我們到其中一間分店內用時,不需要在櫃檯排隊,入座後有店員到桌邊點餐,感覺有點像是台灣的 Friday' s或是雙聖。炸雞雖然和台灣強調的鮮嫩多汁不同,我個人感覺炸得比較乾,但調味很不錯算是好吃,唯一不滿意的是加點的雞胸等了超過半小時才來,最後算算我們 5 天下來吃了 3 回!據說因為這炸雞太受歡迎,已經到了出國當伴手禮的等級,機場分店還有特別服務,幫出境旅客打包整袋炸雞送上機呢!

「天氣很好,治安不好」

行前我在資料研讀後,已做好當地治安不好的心理準備,所以都以團體行動為主,到了當地,實際看到的情況和受訪者的心聲,也驗證了我的想像。

「天氣很好,治安不好」這 8 個字,幾乎是我這趟出差中,遇到所有受訪者異口同聲的一句話。有一位台商遭遇過當街持槍搶劫,他說交出手機之後,歹徒可能是太緊張,不小心槍枝走火,子彈擦過他的喉嚨,差零點幾公分就小命不保。另一位國合會(財團法人國際合作發展基金會,以下稱國合會)技師則回憶,有一次到四星級飯店開會,以為飯店停車場很安全就把筆電留在車裡,沒想到開完會出來,看到飯店保全和主管站在他的車前──車窗已經被敲破,筆電也被偷走了。

走在瓜地馬拉市區,幾乎每間餐廳或商家門口都有荷槍實彈的警衛,麵包店、藥局、雜貨店這類現金交易多的商家,門窗全都加裝鐵條保安,然而這些台灣人已經入境隨俗見怪不怪,總之平時就是開車出門小心為上。

特別的是,瓜地馬拉市區有幾條幹道,在每週日上午 10 點到下午 2 點,會封街數公里讓民眾運動、遛狗、騎腳踏車、溜直排輪,警察則在一旁巡邏維安,一週一次讓市民「放風」,是個大環境限制下,滿有創意的便民政策。

不只是金錢外交

老實說,剛接到這個出差任務時,我對瓜地馬拉的認識,只停留在「瓜地馬拉咖啡」就沒了,規劃採訪題目時,在 Google 打上關鍵字,從維基百科開始做功課,接著看看別人之前去旅遊的網誌、其他中外媒體過往報導,儘管掃過幾十個網頁,我對瓜地馬拉還是停留在 2D 的認識,腦中難以建立 3D 立體畫面。

接著想到,以前只有在歷任總統出訪友邦時,透過新聞才知道我們和邦交國有什麼交流。但這種蜻蜓點水式的出訪與報導,焦點通常都在本國總統身上,更常常發生總統人在國外「友邦」,回答(或經過剪輯後的問答)的問題卻全集中在台灣內部正在發生的新聞。包括我在內,多數觀眾大概對於這趟行程意義為何,對台灣外交有甚麼實際上的貢獻,還是霧煞煞。

在這種情況下,我想也難怪大部分的人(包括我)都會有「金錢外交」的刻板印象,認為總統出訪就只是拿錢換邦交。

但自己實地走訪一趟瓜地馬拉之後,真的讓我有所改觀。

因為採訪行程緊湊,我們在短短 5 天走訪瓜地馬拉市的學校,了解當地學習中文狀況、台灣國合會合作的「竹產業計畫」、一位台商在當初國合會培育的木瓜園荒廢 3 年後,重新翻修將台灣品種木瓜出口美國、還很難得地和瓜國第一夫人以及台灣駐瓜國大使做專訪,談台灣如何協助友邦做慈善、送書包到偏鄉小學等等。

我這才知道,原來多年以來,台灣把竹產業技術引進瓜地馬拉,過去幫當地偏鄉貧民蓋了 600 戶竹屋提供居所。現在則進一步協助他們將竹產業升級,將竹子做成手工藝和傢俱,用竹子取代木頭,藉此防止過多樹木被砍伐。

另外台灣政府還認養了當地一間公立醫院,長期捐贈藥品。由於瓜國財政預算不足,加上當地常見的多半是呼吸道和腸胃疾病,台灣捐贈的主要是很基本的止痛藥、過敏藥和降血壓藥,以及手套、針頭等醫療耗材,而當地新生兒死亡率高達三成,也將借重台大醫療團隊提供技術降低死亡率。

台灣捐贈瓜國的藥品。圖/林芳穎 提供


我們在首都拜訪的中華民國小學,過去是華僑子弟學校,後來提供給瓜國教育部保留原名使用。校內電腦設備是由台灣廠商捐贈,學生體育服上印有中華民國和瓜地馬拉國旗,教室牆上甚至還掛著前總統蔣經國的照片、佈置ㄅㄆㄇㄈ注音符號表,採訪時聽到瓜國兒童用流利中文唱出〈兩隻老虎〉和〈月亮代表我的心〉都讓我們覺得好親切。原來,教中文的歐麗雅老師,5 年前就是申請台灣獎學金到台灣留學,她把在台灣學習中文的同一套方法,原汁原味帶回家鄉瓜地馬拉。

台灣捐贈給瓜國小學的電腦。圖/林芳穎 提供


瓜國小學生上中文課情形。圖/林芳穎 提供


瓜國小學教室的注音符號表。圖/林芳穎 提供


我在這當中看到的,不只是單純給予友邦金錢援助,還有人力投入技術交流,傳授用錢買不到的台灣經驗。如果要比喻的話,就是不僅「給他們魚吃」,也教他們如何製作釣竿和釣魚所需的技術。

瓜地馬拉人眼中的台灣

如同上段提到的歐麗雅老師,提供瓜地馬拉學生拿獎學金到台灣唸書,是台瓜之間推行多年、重要的教育合作案。

我們訪問了其中幾位留台校友會成員,他們在台灣唸了 4 年大學,雖然已回國一陣子,還是能用流利的中文回答,於是我問了他們的「台灣經驗」:

他們共同回憶是:「台灣治安很好、路上都有便利商店很方便、台灣食物好好吃,最愛蛋餅、水餃、雞排,喝珍珠奶茶。」再最喜歡台灣的什麼?答案是「台灣人」。最不喜歡台灣的什麼?答案是「大蟑螂」。

留台校友會長,甚至拿出他私藏的阿Q桶麵和鳳梨酥跟我們分享,看到他們這麼喜愛台灣,我心裡也覺得暖暖的。

最後打個小廣告,想更深入了解瓜地馬拉,請鎖定我在三立新聞 54 頻道的報導:6 月 10 日晚間 23:00「消失的國界──翻轉中美洲,瓜地馬拉篇」。


《關聯閱讀》
「台灣邦交國太小不重要」?──實際來到中美洲後,我已不再這麼想
滄桑卻不悲觀,缺錢但不貧窮──對台灣無感的「友邦」:尼加拉瓜的美麗與哀愁

《作品推薦》
你也得了「他鄉病」嗎?
保守韓國,跨文化家庭不容易?──凱利教授爆紅直播,偏見爭議之外的另一個觀察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flickr@總統府 CC BY 2.0、附圖/林芳穎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