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這個世代,真的都是「愛無能」嗎?──所謂感情,或許是段「克服自我中心」的練習

我們這個世代,真的都是「愛無能」嗎?──所謂感情,或許是段「克服自我中心」的練習

收到「天下雜誌出版」邀請,介紹《愛無能的世代》這本書籍,在華文翻譯書市場裡,此書可說是久違的德國暢銷書籍。

這本書,去年在德國刮起了一股旋風,共熱銷超過 20 萬冊。目前旅居德國創業與生活,與作者同樣身為「柏林人」的我,讀起來也真的頗有感觸。

在德國的報章雜誌裡,形容作者 Michael Nast 是「男版《慾望城市》主角凱莉」。老實說《慾望城市》這部影集,我實在是沒看過幾集,所以真的不確定他們像不像?但是他的寫作出發點,倒是跟我自己很像──

「我不是心理學家,也不是社會學家,我只是個社會觀察者」

作者在本書的前面章節,就提到他不是心理學家也不是社會學家,整本書都是他的個人觀察所得。重新讀完本書,我覺得自己和本書作者一樣,喜歡將自己的生命故事、朋友分享的經驗加以整理後分享給大家,並試圖歸納出觀點、提出討論──它並非為了立論傳世,亦非為了成一家之學,它代表的只是我們的生命經驗,我們的所見所思。

至於讀者與大眾讀了文章後有什麼反思或感想,同意或是不同意,大家各有想法,都可以討論。其實時代不斷改變,各人觀點也不同,並沒有什麼「絕對的真理」。

而本書討論的主軸──「愛情」,或者說「人際感情」,更是一個沒有標準答案的永恆習題。

我想,先認知這點之後,我們便可以嘗試對照自己的生命經驗,繼續往下看作者為何認為,這是一個「愛無能的世代」:

成長過程中,被教導要成為「獨一無二的人」

作者開門見山地明言,他認為這個世代(20 到 40 歲之間的青壯世代),是個「愛無能」的世代。人們在感情生活中,常常視穩定的關係為「負擔」,既不想勉強對方,更不願勉強自己,因此儘管人與人之間的感情發展快速、甚至在性關係的觀念上都遠比過去開放,卻很難發展出長期、穩定而彼此包容付出的,那個被稱之為「愛」的關係。

而他所觀察到的其中一項重要原因,是西方文化中,這個世代一直被教育著「要成為獨一無二的人」:個人主義在西方文化中是很重要的一個價值,並且於許多西方人的成長過程中,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

而作者認為,在這樣的個人主義高度發展下,同時也造成了這個世代(西方人)在感情關係中,通常傾向不願彼此遷就的現象,自然難以發展長期穩定的關係。

針對這一點,其實我個人深有所感:旅居海外至今將近 8 年了,我發現我的「個人主義」是一年比一年重。猶記得剛來到歐洲的時候,我曾經有很大的「文化衝擊」──因為過去在台灣,我從來沒被教育要「成為獨一無二的人」,而是相反──我總是不停地被教訓「不要太特立獨行」、「不要太有個性」。

但其實,從小到大的畢業紀念冊,我總是被寫「很有個性」,「很直接」──說白一點也就是「很容易得罪人」。在這樣的成長環境下,我覺得很受壓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甚至因為這樣的個性,直接或間接地讓我成為了校園霸凌的生還者。

我承認來到所謂的「西方」之後,從沒遇過有人會「要求我跟別人一樣」──他們總是說:「做你自己就好!」(Be yourself!)

從我小時候身處的,「必須替對方著想」、「必須體諒他人」、「必須合群」的文化中解放出來,對照如今書中描述,因為個人主義高漲而造成的「愛無能」,兩相對照之下,實在是非常有趣的過程。

「我們必須不斷對自己感到不滿」

但在我的現實生活中,這樣的鮮明對照,其實未必全是基於「東方」、「西方」的差異:

例如我在柏林認識 8 年的好友 Lisa,她是法國人,有個穩定交往的男友,我們聚在一起時,常常討論彼此的感情觀──因為我們是大反差──她一直以來都有穩定的關係,反之我常顯得舉棋不定。

這幾年,Lisa 感情經營得很成功,她和男友同在柏林一家有著 300 到 400 名員工的知名網路公司工作,兩人事業都蒸蒸日上:她成為這家公司的「內部創業者」(Intrapreneur)領導專案,男友則在之後成為 CMO。在公司,很多人都叫他們 Power Couple。

但有一次我們討論到感情,她卻說,其實不是每個人一談戀愛,就會比較幸褔開心。「有時候,外表看起來的幸福洋溢,不代表真實的感情;有時候,妳的男友會不喜歡妳跟別的朋友出去;有時候,你們彼此會覺得,黏得太緊沒有自己時間,或者必須放棄一些自己的嗜好......」

我其實十分了解她想表達的──其實不論東西方文化,不論富裕與否,我們這個世代,或許普遍都在對自己「有所不滿」──我們都一直在追求更新、更好的,也一直覺得自己值得更好的。我們常常放大自己的缺憾,並且將之視為「進步的原動力」,卻可能忘記了知足和感恩。

選擇很多時,要做決定反而更難

而如今我們的「選擇變得太多」,也許正是造成我們在感情中、甚至生活中容易「不知足」的關鍵原因吧:資訊爆炸的世代,似乎所有的資源都更容易取得了──約會 APP 載都載不完,要認識人甚至不用出家門,只要往右往左滑,彼此看對眼,聊個兩句就可以約出去。

之前在倫敦看溫布頓的時候,我跟我倫敦朋友們聊到他們的社交生活。他們的職業南轅北轍,但不論彼此有多不同,生活卻是很類似的──他們常常一個星期去兩個 Tinder Dates──倫敦之大,有時候老朋友住一東一西或一南一北,常常都見不到,反而這些約會 APP 都是搜尋「附近的人」,反倒比朋友相約方便多了。

他們說,「約會軟體」真的不一定是用來約會或其他,有時候反而真的只是排遣寂寞、交個朋友。這個世代關係來得太容易,尤其條件越好的人,越有吸引力,但我們是不是都因為有了太多選擇,反而更寂寞,反而更無法選擇到那所謂的「唯一」?

前陣子,我跟一個朋友的法國朋友,出去約會了幾次。三次之後,他傳了訊息給我說:「我覺得我們不適合,但是跟妳出去很有趣,我會很開心,如果你願意繼續當朋友,讓我知道。」

我當時正在公路旅行,回訊說讓我想想再跟他說。但其實我早就感覺到上次見面,可能是最後一次,因為感覺到兩人之間的「火花」不見了──我心裡當時想的是,過去我總是太早下定論,也許我可以多見他幾次再決定──有趣的是,他倒是先提了。

愛是什麼?或許,是段「克服自我中心」的練習

回到柏林後,我決定跟他見面,聽聽看他有什麼話要說?

他說:「上次見面,妳展現出了一些特質,讓我覺得妳跟我前女友有點像,而這是當初我和她沒有辦法走下去,最主要的原因。」

這挑起了我的好奇心,我很有興趣想知道,到底他是指的特質什麼?

一開始他不願意說,只一再重複:「我不想改變妳,所以說了也沒有建設性。」但是禁不住我追問,最後他才說:「如果妳真的想知道,我覺得妳有點自我中心。」

我聽到時嚇了一大跳,甚至回去後還問了身邊的好友,「我是一個自我中心的人嗎?」

最後經過幾天的沉澱以及跟朋友的討論,我想他說得大概沒錯。「自我中心」當然是一個非常個人觀感的事情,但幾乎所有的創業家,似乎都多多少少「比較自我中心」一些:因為他們總是在談自己想要達成的事情,很專注在自己身上,想要進步,想要變得更好。

但這會不會更是我們這個世代的特性?我們的選擇遠比以往更多,我們的生活與關係的建立更方便也更容易,我們更傾向相信自己勝於別人的言語,我們鞭策著自己補足缺憾,我們總是告訴自己:「你(妳)這樣還不夠,還值得更好的」......。

於是,這樣的價值觀也在不知不覺中,主宰了我們的感情觀。

作者在書裡,提到他前女友曾說:「你總是花太多心思在自己身上,很敏感也注重細節,身為作家,這是很好的特質,但是如果要談戀愛就難了。」

或許,對如今我們這個世代而言,誠如作者所反思的,所謂的「愛」(作者稱為「良好的 Relationship」),就是會讓你想為對方克服自我中心,成為更好的人。

我們這個世代,真的都是「愛無能」,甚至無可救藥地自我中心、既充實又空虛、既獨立又孤寂嗎?我沒有答案。

我只知道,若想要「克服自我中心」,若想要「準備好去愛」,也許不需要急著投入下一段感情,只要先跟生命中的老朋友,找個時間好好聚聚談談。

《關聯閱讀》
北美戀愛取向:想談戀愛?放下你的不信任,學會讓獨立與愛情共存
不為誰而寫的札記──在巴黎尋一個「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的答案

《作品推廌》
30歲的抉擇:台灣、中國或是他鄉?──比「前途」更重要的事,學會對自己負責
回台兩個月,最讓我擔心的不是政治與經濟的紛擾,而是醫療資源的浪費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Goran Jakus@Shutterstock(示意圖,非當事人)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