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歲的抉擇:台灣、中國或是他鄉?──比「前途」更重要的事,學會對自己負責
圖片

前陣子七月底,在我三十歲生日那週,好友從北京回到柏林短期出差。

她一見面就和我分享好消息:她即將接下一家德國公司在中國區的總監(Managing Director)位置,這次來柏林,就是到總公司確認細節,並且順道來參加我的三十歲生日派對。

當年我們剛認識的時候,都還只是德國新創公司的實習生。轉眼間,我們都「奔三」了。

趁著她在,我們一群老朋友、新朋友在派對之後,仍熱烈地相約聊聊近況,也討論到這幾年彼此在職涯上的取捨跟考量──到底要不要回自己的國家?

身為台灣人在歐洲,這是我們每次聚會幾乎都會出現的討論話題,一聊起來,發現同時在場的其他外國朋友,也有同樣的猶豫與抉擇。

回首來時路──不論在歐洲或台灣,前途只能靠自己摸索

與朋友暢談之際,我不禁在心裡默默回首起自己過去的工作經歷:

我曾經拒絕過一家德國新創公司──當時他們只有 3 個人,之後卻被某國際知名廣告科技公司收購。

曾經,我回台灣加入了某間新創公司,幫公司打入中國市場──我加入時,公司只有 12 人,之後他們卻連續在中國募資了兩輪,成為炙手可熱,台灣新創公司走入國際的模範之一。

我也曾經加入一家 Rocket Internet 旗下最有名的新創公司,但公司現在卻一蹶不振;我曾經加入了創業初期就成功募資一千萬美元的廣告科技公司──它在一個月內員工數從 40 變成 120 人,但兩個月後又 fire 了 60 人。之後,我又陸續跟美國、中東、俄國、中國公司合作或談過加入該公司的邀約。

不過到了最後,我決定要自己創業──這一路上的取捨跟抉擇,其實都是我靠著自己,在黑暗中慢慢摸索出來的。

這就是「新創」的世界──其實到最後,所謂成敗勝負,原因太多太錯綜複雜──個人力量再強,未必能夠對抗大環境的變化和抽象點來說的話就是「機運」。重要的,是自己如何做不會後悔的決定,同時對自己的選擇負責。

除了選擇「前途」,也是選擇自己「想過的生活」

以前曾經在我團隊裡的同事,如今許多人都在中國有很好的發展──公司有名、職稱響亮、薪水優渥。許多人好奇地問我,為什麼我還是選擇留在柏林,自己創業?

其實認真地說,別說中國或其他新興市場求才若渴,如今有國際經驗/能力的人才,機會不少,(職缺)條件更是越開越好。柏林這座城市雖然近年以新創事業聞名,但比起矽谷、舊金山的軟硬體,明顯還有一段距離,除了「隔壁」的倫敦,甚至連以色列特拉維夫,都不一定比得上。

但是我選擇目前的路,主要考量的是「生活」、是我未來的人生。

我從巴黎來的朋友,留在這裡的理由一樣是生活──他說巴黎的居住空間狹小,物價也高,如果要有好生活,薪水必須非常高,但還是買不到一樣的生活空間與環境。

也有很多英國朋友從倫敦搬到柏林──儘管在他們的行業裡,倫敦的發展機會多於柏林。不過,生活壓力相對也大很多。

但對不少義大利跟西班牙朋友來說,答案就不同了──他們來到柏林,通常都是因為工作機會──例如義大利沒有太多 IT 相關的工作,所以很多相關科系畢業生會選擇來到德國工作。當然,身為歐盟公民的他們,不需要擔心簽證跟居留的問題。

留下來或走出去?──沒有標準答案,只能不斷尋找

網路上好多文章,不停地提到台灣的職涯選擇少、機會少,甚至鼓吹大家到鄰近的中國臨海大城「拚翻身」──事實上,根據統計,台灣年輕世代早有超過數十萬的人,正前仆後繼地前往中國「淘金」。

但其實在我看來,這都是個人的選擇,背後也都有不同的風險與壓力,重點是你自己是否認真尋找足夠的資訊,並且仔細地評估過「離開」或「留下」這個決定,能否帶你走向自己理想中的生活?

例如對我來說,其實目前我所處的產業,就算是在歐洲的許多國家,單就薪資或發展機會而言,如今也已比不上在中國一線城市、大型企業的職涯發展。

可是我更想要的是健康的生活,我想要的是舒服的居住空間,我想要的是能夠信任國家會照顧我跟我未來孩子的福利,我想要我未來的孩子可以不用在從小激烈競爭、充斥升學主義的環境下成長。

(在柏林)留下來的代價大嗎?大啊!我跟在台灣的家人多年來分隔兩地;我確實放棄了高薪的中國工作機會。我身為台灣人,必須在外國人(非歐盟公民)相對弱勢的德國尋找工作機會,而我也不否認,我對自己在歐洲可以找到的工作機會並不滿意──這也是我決心創業的原因之一。

我想說的是:不論人在哪裡,與其等待社會、國家給你更好的機會,為什麼不自己站起來給自己機會?

從歐洲回望:台灣沒有這麼糟,站起來給自己機會吧!

其實現在我們正身處國際移動、國際資訊和網路均前所未有地發達時代,只要有心,有太多太多免費的資源(光是免費線上學習課程、各國商管資訊、業內人士分享就多如繁星)可以學習跟利用,不論是離開家鄉尋找機會,留在台灣或甚至跨國創業,相對上要連結國際網絡,早已不是那麼困難、那麼遙不可及的事了。

在台灣,我們也看得到,許多創業者只有一個小小的團隊,卻能將眼界放得更寬:利用網路平台向全世界募資;或是努力透過各式免費或成本低廉的工具,將自己的商品、服務或創意行銷全球。

其實我自己算過,若把我所花的時間、人力等「機會成本」都算進去,我這幾年創業,一定是虧錢的──也許虧的不是帳面上的數字,但如果把我日夜投入的工作時間全算進去,對比我放棄的全職工作固定薪水,到目前為止,「損益表」的結果一定是負的。

但是,我是不是比以前更快樂了?我如今可以斬釘截鐵地說,是的!

沒錯,在異鄉,一肩負起公司的存亡與發展,壓力當然更大。但我對自己的了解是,我喜歡挑戰困難的事物,克服障礙的成就感,更是我所追求的。此外,我在自己闖蕩各國後,於相對最為喜歡的生活環境中奮鬥,到頭來,就算我得到的金錢或成就,看似比別人少,我也不會因此而少開心一絲一毫。

在歐洲和亞洲繞了一圈,如今回望台灣,我認為其實各國都有其優缺點,台灣更沒有許多網路文章說得那麼糟。

如果不滿意目前的職場大環境,又有改變社會的強烈理想和決心,那麼創業、或加入你自己欣賞的新創公司,或許是一個解方──

市場太小?台灣有鄰近的東南亞和中國市場可以攻。
資金不足?就算台灣募不到,中國和新加坡一樣可以嘗試。
社會保守封閉、新創企業沒機會?比起日韓,台灣中小型企業其實相對多上許多了。
人才難尋?如今台灣優秀年輕人才,早沒有如多數韓國菁英「非大企業不可」的觀念......

如果你真的喜歡台灣的生活環境、真的決心留在台灣,那麼就對自己的決定負責,並且嘗試透過創業或其他方式,讓這個環境變得更好吧!而如果真的決心離開,也請別忘了這塊養育自己的土地,嘗試在時機成熟後,回來助台灣一臂之力。

趁著還年輕,我們其實有更多機會,去選擇自己想要的人生,不是嗎?至少我是這麼相信的。

P.S 本文僅代表個人的經驗與想法,藉此與各位讀者朋友交流:我並非鼓吹大家都要在台創業、或離鄉工作,不同國家不同產業,都有其獨特的機會與風險,對每個人而言挑戰均不同。只是對我個人而言,海外創業是我的抉擇與面對人生挑戰的解方。

《關聯閱讀》
我們不在家,我們在回家的路上──四個在柏林新創公司的台灣年輕人故事
在柏林,來自台灣的31歲CEO與他的歐洲員工們

《作品推薦》
回台兩個月,最讓我擔心的不是政治與經濟的紛擾,而是醫療資源的浪費
當中學生扮演希特勒成了國際新聞:自私和漠不關心,怎麼會是「愛台灣」?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J2R@Shutterstock

Irene Yu/Irene 的創業日誌與其它

女性創業家@FindEssence,專欄作家,在台北長大,從十五歲開始不安於室以不同的身份游走世界各地。
學士念了歐洲語言,碩士奔波在柏林跟巴黎間念國際學程雙碩士,之前為某新創公司亞太區商務發展總監,2015 決定辭職在柏林創業。
休閒時喜歡旅行、閱讀、吃、做菜、運動、舞蹈、電影跟音樂。
臉書專頁:Irene's HERE and NOW
部落格:Entrepreneur Diary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