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台兩個月,最讓我擔心的不是政治與經濟的紛擾,而是醫療資源的浪費
圖片

去年底在德國陰陰灰灰的冬天,我因為扁桃腺發炎,最後又轉化成輕微肺炎,所以進進出出我在柏林的家庭醫生診所長達兩個月。

一月中回到台灣,可能因為環境轉變所以又感冒了幾次。其中有一次因為喉嚨疼痛,所以決定去給台灣的耳鼻喉醫生看看,因為我怕又是扁桃腺發炎。

我在台灣還是一直有繳納健保保費,到了診所出示健保卡,人不多,馬上就可以看了。醫生看了一下我喉嚨後說:「只是喉嚨發炎不用擔心」,接著卻開始問我是否有其他感冒症狀,然後往他電腦的鍵盤開始不斷輸入藥名。

老實說,我去看醫生只是想確定到底是不是扁桃腺發炎,因為我怕反覆發作,會需要切除扁桃腺。但是台灣的醫生,似乎為了申請健保給付,不停地幫我加藥:會睡不好嗎?幫你加點幫助睡眠的藥;流鼻水鼻塞?再幫你加一點;頭痛?再來個止痛藥。

本來想要直接拒絕眼前這位醫生,說我不想拿藥,但是心裡惡魔作祟,決定看看一個喉嚨發炎,他到底會給我多少藥?

最後請看以下圖片,看看我一共拿了幾種?

這一次回台看病的經驗,真的讓我大開眼界,同時也忍不住反思了一下,台灣和德國兩地醫療系統、制度的差異:

保險制度:

歐洲很多國家的的醫療系統頗受推崇,德國更是箇中翹楚,但是代價可不低。

通常若你是企業職員,基本上公司會幫你保的是公保:公司幫你出一半,剩下一半從每個月薪水中扣。德國的「公保」跟我們的全民健保有點不同,有幾家不同公司可以自由選擇,如果要保私人保險也可以,但是薪水要到一定的水準以上。

至於自己開業,當然就可以按你個人狀況選擇要公保或私保。基本上如果是公保,看醫生是完全免費,只要出示健保卡即可。如果醫生有開保險可以給付的藥,需要在藥局多付五歐元的藥費。但是德國的醫生通常面對小感冒等輕微病症,都不傾向開藥,第一是為了病人的免疫系統,第二是為了不浪費醫療資源。

掛號:

通常在德國看醫生,必須事先掛號預約,而等待期更是漫長:尤其是一些很熱門的像婦產科、骨科、皮膚科等,通常要等上個幾星期。當然,真的遇上緊急的病況患者會選擇急診,不然的話通常德國人也習慣乖乖等,我曾經因為背部疼痛,預約掛號骨科,結果一掛要等三星期,等到要看的時候,都好得差不多了──換句話說,如果不是真的很需要看醫生,你就也不會去看了。

天然的還是最好:

舉另外一個好友的例子,她是法國人,因為拔智齒再加上術後發炎,她向醫生要求消炎藥,醫生竟然堅持不開,只要她去喝洋甘菊茶,她聽了差點沒昏倒。但是醫生就是不開,這又是處方藥,她只好乖乖買了洋甘菊茶,沒想到還真的有效,還因此不用吃藥。

曾經我也是一感冒就想要看醫生,要是嚴重感冒,甚至會要求打針減緩症狀。但是在德國待了七年後,我發現像感冒這種病毒感染的疾病,吃藥只是減緩症狀,甚至根本就是可以不用吃的。而在多數德國人的觀念裡也是如此:小感冒若動輒吃藥,久了反而會破壞天然的免疫能力。

轉診制度:

雖然掛號困難,但德國的家庭醫生制度仍算頗為完善,一般人不管大小病症,通常會先找家庭醫生,之後若有需要,再由家醫幫你轉診到其他科別。

另外在病床與醫療資源的分配上,德國的做法是:如果生重病需要開刀,會在大的醫療中心做手術,手術結束後待兩三天沒有併發症,就會被很快轉診到較小的醫院,再來如果還需要長期休養的話,就會送到郊區的療養院。這種安排,就不會造成像現在台灣的台大醫院、長庚醫院等大型醫院,總是人滿為患、一床難求的現象。

上述的舉例,不是在強調德國的健保制度多好、台灣多落後,事實上,以醫療水準和價格比來說,台灣當然大勝各國。

但,別忘了這樣「超高 CP 值」的全民健保,是建立在醫生、護士與其他醫療從業人員的血汗勞力,和過多不必要的醫療資源浪費上──如果沒有完善可持續的制度,導致醫療資源的浪費,再好的健康保險都會垮。

當一個國家的健康保險有問題,代表這個國家的人民健康沒有保障,那路怎麼會走得長遠?更不用說整個國家的發展了。

台灣的健保這麼的便宜,卻可以有這麼好的醫療水準,如果我們沒有正確或是有效的運用,那醫療水準再好,這系統也支持不了。長久下來,人民的健康有問題,國家當然也會出問題。這就是為什麼比起目前政治議題跟經濟議題上的種種紛擾,我向來更擔心台灣醫療資源的浪費。

也許我們可以從自己開始做起,一步步改善平常自己看醫生用藥的習慣,進而更關心整個體系的問題,督促政府促成改變。

《關聯閱讀》
全民健保,真的值得台灣人的驕傲嗎?
美國醫療的悲歌:當醫療資源被過度濫用時

《作品推薦》
當中學生扮演希特勒成了國際新聞:自私和漠不關心,怎麼會是「愛台灣」?
道別,是為了下次再見時更好的我們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劉國泰 攝影、附圖/Irene Yu 提供

作者大頭照

Irene Yu/Irene 的創業日誌與其它

女性創業家@FindEssence,專欄作家,在台北長大,從十五歲開始不安於室以不同的身份游走世界各地。
學士念了歐洲語言,碩士奔波在柏林跟巴黎間念國際學程雙碩士,之前為某新創公司亞太區商務發展總監,2015 決定辭職在柏林創業。
休閒時喜歡旅行、閱讀、吃、做菜、運動、舞蹈、電影跟音樂。
臉書專頁:Irene's HERE and NOW
部落格:Entrepreneur Diary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