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中學生扮演希特勒成了國際新聞:自私和漠不關心,怎麼會是「愛台灣」?
圖片

最近這幾天,這個新聞鬧得沸沸揚揚的,打開臉書都是相關的新聞跟文章。本來不想特意去談論這件事情,但是當我在柏林的法國好友,在 Whatsapp 傳了一條德國鏡報上的新聞,她用了 lol(她會用 lol 我想應該考量到我是因為被外國朋友指著自己國內的新聞,還是跟納粹、希特勒相關的,總不想用太指責跟嚴肅的態度),但是我心裡卻是沈重的。

我的歐洲朋友幾乎從來沒有提過跟台灣有關的新聞,但是這新聞卻大到連她都注意到了。我看到事發的學校校長受到懲處,學生站出來為他說話,並且在網路上公開寫下了一番言論,雖然很快就刪除,但是有不少人已經看到,並開始轉載。

我想從三方角度來探討這件事:

我們的歷史教育,教的是知識片段還是歷史脈絡?

學校:在我的想像中,當學生變裝出現在校園時,校長跟老師就應該要馬上提出來,不管是從歷史的角度、或是尊重其他國家民族的立場,為什麼這樣的行為相當不宜。可是我很疑惑,現場這麼多師長,有沒有人真的馬上就機會教育?

這也帶出了另一個問題,請問這些學生真的有在學校的歷史課中,學到關於希特勒跟納粹的歷史嗎?我的意思是,目前台灣的歷史教育,是否有任何課綱或教材,在世界史課程中讓學生清楚認知到,為什麼二次世界大戰會發生?為什麼希特勒會崛起?我們從這些歷史事件學到什麼?

還是只是從我們父母輩就沿用到現在的考題:請問哪些國家為同盟國?第二次世界大戰發生在何時?

出國後,跟很多國外朋友聊到中學教育,大部分的人聽到我們在學校,歷史等科目的考題絕大多數是選擇題,嚇得都要從椅子上跌下來了。大部分的國家,在歷史這種科目,多半是採用問答或是辯論,因為這樣才能讓學生真心地學習到為什麼扮裝成納粹,是一件非常不合宜的事情,而不是只會無感地背誦事件發生的年份。

我知道這不單只是歷史老師的責任,這是整個教育體制的問題,考試考的不是問答題,而是是非、選擇、多重選擇,背後很容易演變成「只追求標準答案、不重視獨立思考和同理心」的習慣。

考題形式當然只是台灣教育體制的諸多問題之一,不過如果沒有一個人改變,這整個體制永遠也不會改變。

「愛台灣」不是自私自大,對別的國家漠不關心

學生:學生愛戴校長發文挺校長,這出發點挺好的。可惜的是在發文裡面提到,他們只愛台灣,只需要念完三年高中,為什麼總統要懲罰他們,而挺以色列跟德國?

當我看到這,我心裡想的是,天啊!如果是我孩子說這樣的話,我只會覺得文憑主義已經把他教得搞不清楚去上學真正的目的了。上學不是為了畢業而已,是要學習知識,了解世界。如果對這世界一點都不關心,只關心自己可不可以畢業,只知道自己國家,對其他國家跟民族的傷痛,置之不理,我不知道這是一個多麼自私的心態?

如果我們繼續用「只愛台灣」、「自己人挺自己人不該挺外人」這樣的心態看待台灣以外的各項事物,我們又怎麼能期待台灣在國際上有更多的空間?面對國際艱難的處境時,又有誰會站在我們這邊?這是真正的愛台灣嗎?

我不知道是什麼環境教育出這樣的心態。當然我不覺得這只是學校教育的問題,家庭教育、社會教育也許也佔了一部分。

面對問題,才能解決問題

政府:知道在國際上鬧了笑話了,能夠做的事情就是開除校長,跟減低補助款。這樣子真的對解決台灣教育的上述種種問題,有任何幫助嗎?

政府有關單位,是不是能夠轉而檢討台灣長期以來教育上的問題?為什麼當全世界絕大多數中學生都懂,不該把納粹跟希特勒拿來當娛樂消遣時,而我們的中學生卻不懂?是怎樣的考試跟教育文化,才會讓學生一點都不懂(或不在乎)這樣的道理?

我很想知道,為什麼許多台灣人對國際觀,世界觀一點都不在乎?學校教育不在乎、家庭教育不在乎、甚至社會教育也不在乎──新聞裡出現的永遠都是聳動的畫面、標題,國內某縣市街頭的行車紀錄器車禍新聞、常比國際大事的篇幅還大得多。

中東戰火不熄,如果考試不考,又有哪些學校或老師會告訴學生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不過我承認,也許老師們自己都沒有信心可以教這些東西吧?或是沒關係啦!考試不考,不用教了。

在許多人眼中,「出國」常被跟「玩」畫上等號,想要得到的不是世界觀,而是吃美食、打卡、跟逛街買名牌包。去歐洲玩,「買完 LV 之後,順便參觀一下集中營吧,」你真的懂得那裡的痛跟沈重的歷史,還是打卡跟拍照到此一遊就好?

好吧!如果台灣不行,送出國唸書。出國唸書不是唯一解套的方法,你可以在國外唸碩士博士,仍然還是沒有半點國際觀,仍然不在乎與自己利益無關的各種國內外大事

我一直到了出國唸書後,才發現有太多的東西,我在台灣的學校都沒有學到,我必須自己去尋找答案。這裡說的不見得是「知識」,更是判斷力的培養、對不同背景、不同民族的包容、與對世界各國歷史、文化脈絡的基本認知。

我不想在這篇文章責怪誰,因為這終究是整個社會跟教育的問題,它也不是一時三刻的問題,絕非那麼簡單就可以處理的。但是在我們鬧出更多的國際笑話之前,有誰要來改變這樣的狀況?是你?是我?還是我們?

《關聯閱讀》
從台灣學生變裝納粹,看四代德國人心中永遠的痛
在德國,我與當地博士生討論禁忌的「新納粹主義」

《作品推薦》
從小培養獨立,別讓孩子要什麼有什麼──歐洲「人生勝利組」的家庭教育
德法雙碩士──我不太一樣的留學路

 

執行編輯:YUTA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Milosz Maslanka@Shutterstock

Irene Yu/Irene 的創業日誌與其它

女性創業家@FindEssence,專欄作家,在台北長大,從十五歲開始不安於室以不同的身份游走世界各地。
學士念了歐洲語言,碩士奔波在柏林跟巴黎間念國際學程雙碩士,之前為某新創公司亞太區商務發展總監,2015 決定辭職在柏林創業。
休閒時喜歡旅行、閱讀、吃、做菜、運動、舞蹈、電影跟音樂。
臉書專頁:Irene's HERE and NOW
部落格:Entrepreneur Diary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