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別,是為了下次再見時更好的我們

道別,是為了下次再見時更好的我們

「明天有空要不要一起吃中餐?」

「好啊!」

2014 年的某一天,我們挑了一間充滿異國情調的亞洲餐廳坐下,她盯著我的眼睛說:「我辭職了。」

「什麼?」

其實我知道珊最近抑鬱寡歡一陣子了,有絕大部分都跟工作有關。

最優秀員工,為何毅然離職?

珊在高中、大學的時期,一路上來都是念第一志願,她很聰明,反應很快,學習速度很快,而且很有衝勁。

我們第一次相見,是因為我們在同一公司做實習生,她在 demand side,我負責 supply side。她當時從巴黎搬到柏林,這已經是她在歐洲第二份實習。在加入我們曾經共同工作過的公司後,她簽下為數不少的 deal,為了公司帶了不少錢進帳,對於一個還這麼資淺的實習生,當時的公司當然很滿意。尤其負責亞洲市場在歐洲,當時沒有幾個業務發展可以做到這樣。

之後她被現在的公司重金禮聘。在這家公司她學了更多東西,從只單純的 Biz dev 轉到 account management,身為 Account manager 需要細心,也要保持跟客戶長期的關係,並且帶進更多更大量的收入。細心的她,當然也把這職務做得很出色。公司也在這一年也大力發展,短短幾年已經成為業界數一數二的廣告投放公司了。

但是,我發現珊對於現在的工作,已經有遲疑好一陣子了。好幾次出去問她最近如何,她都簡單回答,不過我知道事情沒這麼單純,但是一直苦於沒機會可以細問。

沒想到中餐的第一句話,「我辭職了!」這句話把我拉回現實,畢竟放著高薪,以及高成長的公司,一年多次的出差以及歐盟移民的身份,想辭職可不是容易的事。

「為什麼? 」

「我已經考慮了一陣子了,我知道我現在的工作薪水高,工作穩定。我當然也可以繼續輕輕鬆鬆地做,繼續在柏林快快樂樂的生活。但是太穩定了,我覺得我沒有進步。公司也沒有彈性到可以讓我轉換到我想要的位置,不過就算公司真把我調到我想要的位置,我現在也不確定那就是我現在想要的,或是我需要的了。

「妳知道我一直想到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我已經存了一陣子的錢,現在也還年輕,就算跑到世界的另一個角落,我也不覺得有這麼多的包袱。」

「不先停下來,我根本無法思考其他的事情」

學探戈舞多年的她,一直很想到阿根廷去朝聖,雖然還沒親眼看過她跳舞,不過我看過影片。她跳起來真的很美,很有吸引力,很優美,一如同她人一般的優雅。看完之後,連我都想開始學。

「那你之後的計畫呢?」夢想歸夢想,現實方面還是要考量。

「我打算先飛到舊金山兩星期,見見老朋友,聊聊創業的機會,之後再到阿根廷待一個月學學舞跟西班牙文,最後再到紐約待上個幾天,之後再回柏林。」

朋友都問她說為什麼要在還沒找到下份工作前,就急著辭職。

「他們根本不知道,這份工作根本讓我沒時間去思考其他的計劃或生活。每天下班回家就累得慘兮兮,哪還能想那麼多?」

此時我微笑的拍著她的手說:「我支持你,既然都有計畫了,那就辭職去吧。」

「我可以理解其他親朋好友的顧忌,也知道你所承受的風險是高的。但是我跟你同一個產業工作,我更能理解,為什麼只要沒有辭職的一天,就不可能有多餘的精力去思考其他的事情。這個行業很新,變動很快,要進來這個產業的都是因為喜歡這個行業的新穎、刺激跟成長。可是相對的壓力也很大,出差也很多,很多時候你真的很難慢下腳步,就算在歐洲休假很多,可是休假的時間也絕對不夠讓你去做些想做的事,或是暫離工作。」

短短一個小時的午餐很快結束,跟她說了再見,這大概是我們 2014 年最後一次見面。目送她走回公司的背影,忽然覺得很感傷,畢竟我們一起待在這一行,一起到同一個展,一起 Party,一起 networking,一起因為時差半夜睡不著只好半夜瘋狂回客戶跟同事的信件,或是 Party 的隔天太宿醉,還要繼續工作,那些回憶忽然湧上來,我發現我還是很捨不得。

後來怎麼了?

八個月後,我辭職兩次終於辭成,兩袖一揮就跟我的同事還有同產業的朋友們說再見創業去。而她則是在北京柏林兩地飛,見面時間少了,我老是念著有多不高興她接這份新工作,但是心裡卻知道,這是她職業上最好的選擇。

一年半後的現在,我們在柏林約在我最愛的法國餐廳 Sucre et Sel,她跟我說,過去一年她開始接觸創業的圈子,也跟著創辦人去投資人面前 Pitch,她可以感受到身為女創辦人的壓力跟困難。這是她當初始料未及,因為身在新創圈,不管是男是女,只要工作能力好,都有很好的機會,因為薪水在德國是不太能被討論的,所以薪水上我不知道女性是不是真的偏低,但是至少職稱跟機會我覺得基本上是挺平等的。但是,如果是你創業家頂著 CEO 的頭銜去 Pitch,你真的可以感受到不平等。

接著她又說了:「我覺得創業這麼困難的事,真的需要很支持的另一半,你沒有還可以這麼堅持,真的很令人佩服。」我微笑著回說:「我也很想要有!可惜啊!真的運氣沒這麼好。但是我有一群很支持我的朋友在柏林,所以就算沒有另一半,我也就這樣撐下來了!」(之前有一篇文章,提到我在被分手當晚哭得很慘,當時我就是因為對於未知的世界很害怕,也對於少了另一半支持的創業之路感到相當絕望。)不過,我說我自己也意外我可以撐到現在,不過也就是走了這麼一遭,才看到自己無限大的勇氣跟失敗再來的決心,有沒有另一半可以支持我,似乎也不是重點。

"You will never be 100% sure, sometimes you just have to close your eyes, jump, trust the net will appear to catch you when you fall."

親愛的她跟我分享了她的新消息,她要加入一個中國的團隊,裡面只有三個人,她將要領導這個產品跟這個團隊找尋策略投資或投資人。不過,她就會以北京為生活中心,以後柏林大概只能偶爾來了。我心裡還是跟一年半前一樣不捨,但是我知道下次再見時,我們會有更多更棒的故事可以分享給對方。

《關聯閱讀》
打拼12年,公司上市變成大企業,我為什麼辭職闖香港?
去世界流浪,辭職只是選項之一

《作品推薦》
當你跌到谷底,怎麼再站起來?──面對我的「30歲危機」
【雙語】勇敢抉擇,我人生中最棒的三個決定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