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年輕世代的思想為何差異大?──中國學生的政治認同來自於教育

兩岸年輕世代的思想為何差異大?──中國學生的政治認同來自於教育

他是林子堯,國立臺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兩岸關係組碩一生,大學時期曾赴中國廈門大學交換,他自稱興趣不多、慢熟,卻有點愛講話,他也說自己沒有很愛看書,但剛學會買書,一直期許自己能為臺灣做點什麼,目前努力耕耘以臺灣人為主體的兩岸論述。

子堯是我的小學同學,我們相識的時間算一算已過一輪,他從小就是個格外受矚目的孩子,不僅品學兼優,亦多次在指標性的「全國語文競賽」中大放異彩,2015 年 3 月,我們分別交換於廈門及沖繩,同時旅居異鄉的我們,也逐漸建立起了更為堅定與清晰的國民意識。

子堯曾告訴我,就美國以及臺灣過去多年來,針對政治社會化的研究可發現到:影響一個人政治態度的來源多半是家庭。許多研究甚至表示,家庭可以「終其一生」影響一個人的政治態度。因此,我們常可以聽到許多政治人物表示,自己之所以很反對某個政黨,思想來源多是因為自身長輩曾經歷過某些事件,或曾被某個政黨迫害等。

如同現任台北市長柯文哲,就曾表示其長輩曾經歷過二二八事件,因此無法認同中國國民黨;又例如許多早期反對國民黨政權的人士,多多少少都曾受到二二八或是土地改革等事件迫害進而轉為忠貞的反國民黨者。

「終身開放模式」,不侷限於家庭的政治視角

但這例子也未必是絕對的。政治社會化理論中,有一個模型叫做「終身開放模式」(lifelong openness model),顧名思義就是人會隨著接觸資訊的增加,轉變自己的政治立場及認同。

如 2016 年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蕊,早期受家庭影響,原是共和黨的支持者。她的童年夥伴就曾回憶,1960 年甘迺迪贏得總統大選時,小時候的希拉蕊曾經打電話給政府單位說:「甘迺迪偷走了我們國家的總統職位,」但隨著她接觸到越來越多的資訊,特別是聽了馬丁路德金恩的演講之後,開始轉變為民主黨的支持者。

然而,多數人未必都如希拉蕊一樣,對於政治事務有濃厚的熱情,即使我們有選舉,多數人根本甚少去了解每位候選人的政見或政治理念,甚至候選人是誰都搞不清楚。

一般人會有不能談政治的印象,大多出於二二八及白色恐怖的陰影,老一輩的世代會覺得政治不能碰,不然全家輕則工作難找、重則性命難保。因此父母多希望小孩不要輕易接觸政治,更不用說讀政治系。

而在政治社會化的研究當中,關於一個人的政治態度或行為,家庭幾乎扮演最重要的角色,主要是因為與父母相處時間長,關係較為親密有信任感,是故父母談政治的態度,會影響下一代的認同。例如僑委會副主委田秋堇從小就生長在黨外(註一)家庭,因此政治啟蒙甚早,很早就對接觸黨外有興趣。

過去台灣人能接觸到的政治資訊既少又封閉,因此強化了家庭對於一個人政治態度養成的影響力,即使到了資訊蓬勃發展的今日,家庭的影響力亦不容小覷。

中國的黨政認同來自於教育

但在對岸的中國,則有很不同的結果。

子堯曾到廈門大學交換過一個學期,曾經針對中國大學生的政治認同,尤其是兩岸關係認知的見解及形成因素,找過 21 位中國籍大學生進行深度訪談。他表示雖然未必是非常嚴謹以及具有極高信度的學術研究,但仍希望能將己身之研究與心得透過此篇文章與大家分享。

子堯在與中國學生的訪談中了解到,中國之所以不談論政治的原因,說穿了跟我國差不多,多是因為專制政府存在之故。

專制政府強調發展主義,整個社會都在追求財富,功利與金錢至上的觀念深植人心。因此賺錢是最重要的事情,何必與中共過不去?談政治又容易失言,談了也不能改變什麼,那不如好好工作,可以明哲保身安穩度過一生才最重要。

再加上他們接觸不同訊息的管道有限,對於中國人民而言,從小就有很扎實的政治教育課程,因此深深認為是共產黨造就現在的他們。

中國從小學到大學,甚至研究所一系列的政治性課程均有標準答案,相當有目的性。許多中國學生表示自己對於政治問題的認同來源都是學校,家裡反而甚少討論相關問題。

例如子堯曾在廈門大學選修台灣研究課程,曾有位老師批判台灣的太陽花學運都是流氓、混混之類的人物,全班聽完後哄堂大笑。但這卻也在子堯心中留下了很深的陰影,如果中國是以這樣的態度理解台灣,那即使民間有再多的互動,效果都相當有限。

而且這些意識形態的形成,是透過層層的升學考試一再確保學生的理解認知「沒有錯誤」。固然並非所有人對於自己在考卷上所撰寫的答案都發自內心,但不可忽視的是,在中國這個非民主國家,大家對於接觸政治的實質管道有限,能夠透過讀書考試接觸政治事務,已經是大多數人的極限。是故,潛移默化的影響力仍然不可忽視。在政治社會化的來源上,臺灣與中國兩者之間就有明顯的不同。

結語

我雖不曾求學於中國,但在日期間我亦結識了許多來自中國的好友,起初他們對於中國政府所灌輸的觀念有著非常強大的信任與執著,然而隨著旅居海外時間越久,他們也表示對於中國國內的基礎教育、報章新聞甚至流通資訊逐漸產生了疑慮。

反觀臺灣,我們的父母、甚至我們的阿公阿嬤都曾經歷過戒嚴以及白色恐怖等政治迫害的年代,當時他們也被灌輸了「政治不能碰」的觀念,然而卻有許多明知政治碰不得,卻願以血淚奉陪的社運鬥士與知識分子,在這些先人不斷的努力下,我們的臺灣才成為了亞洲地區最提倡民主且重視人權的國家,希望我們都能珍惜這份得來不易的幸福,更期待有一天全世界都能走向民主、走向自由,並齊力完成真正的人人平等與大同世界。

註一:黨外,國民黨之外的參政人士。

《關聯閱讀》
我所認識的四個中國共產黨黨員
沒有網路長城的台灣,自己築起一道高牆──台灣人,持平討論中國,並不等於「親中賣台」

《作品推薦》
沖繩態度:「なんくるないさ〜」一切都會更好的──訪名護王子新垣康大
「從新竹到靜岡,我用插畫紀錄生活」──訪插畫部落客番茄

 

執行編輯:張媛榆
核稿編輯:郭姿辰

Photo Credit:Hung Chung Chih@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