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繩態度:「なんくるないさ〜」一切都會更好的──訪名護王子新垣康大

沖繩態度:「なんくるないさ〜」一切都會更好的──訪名護王子新垣康大

沖繩縣名護市(なごし)每年都會分別考選出三位榕樹王子(名護がじゅまる王子)與三位櫻花女王(名護さくらの女王),然而今年脫穎而出的三位新科王子(第7代がじゅまる王子)中的新垣康大(Arakaki Kodai)是我求學於名櫻大學時期的好友,也因此有了這次交流訪談的機會。

我與康大結識於 2013 年秋天,他是一位典型的沖繩男孩(膚色陽光、生性爽朗、笑容可掬且充滿活力),他曾短暫休學(我們因此有好一陣子失去了聯繫),直到在某次的學運現場碰巧遇見他,我才知道這男孩休學期間並非遊手好閒或遊山玩水,而是投入了比「上學」更難能可貴且刻骨銘心的活動場域中。

康大今年 22 歲,目前就讀於名櫻大學國際學群觀光產業專攻,高二那年曾獲沖繩縣政府獎學金赴德國交換留學,大二那年也曾申請赴東京進行國內留學,兩年前創立了政治輕談社團「ゆんたくる」,目前則擔任名護市觀光協會學生會會長及名護市觀光大使。

告別 100% 的日本人

高二那年(2011 年),康大獲沖繩縣政府獎學金至德國交換學生,他也在當時一改過去的自己,並擺脫了傳統日本人較為拘謹的個性與枷鎖。

日本人,是個不擅拒絕或不願標新立異的民族,康大到德國後才發覺展現自我、表達自身意見的重要性,且對於他國民族既定的刻板印象產生極大改變,起初他認為中韓民眾普遍有著非常強烈的仇日情結,但在實際交談後他卻發現了歷史傷痕外還有著人性間的溫暖。有了遠赴德國留學的經驗,試著理解各種文化差異,他更了解到原來世界上還存在著各種可能性,他也因此變得不再只是個 100% 的日本人。

大二那年(2014 年),康大申請至東京某私立大學進行為期一年的國內留學,在東京求學期間常有許多東京友人詢問他關於「沖繩美軍基地」與「琉球獨立意識」等問題,他也開始對於己身作為「沖繩人」,逐漸建立了越發強烈的意識與自覺,回到沖繩後他也創立了政治社團「ゆんたくる」,並開始致力於島內諸多學運現場的參與。

關於「ゆんたくる」

ゆんたくる(琉球語,意指聊天談心的好朋友。)日本社會對於政治議題普遍是比較保守的,康大為了打造更好的政治談論氛圍而創立了此社團,他希望能打造一個在基地前邊吃咖哩飯、邊輕鬆暢談政治的歡樂場域。

康大表示,他雖以成為政治家為目標,但仍覺得自己缺乏許多專業知識。由於康大距離被選舉人年齡(沖繩縣議員被選舉人須年滿 26 歲)還有三年的時間,他希望能透過這三年好好加強自己的軟硬實力,故此,他總是現身於各規模學運現場參與的第一線。

康大直言,他並不主張所謂的「沖繩獨立論」,但他希望中央(東京當局)能分散權力至地方抑或採取聯邦制度,例如沖繩人自理沖繩、九州人自理九州。

「如同臺灣日治時期的過去,現今的沖繩也託日本的福,正向上發展著,我同時也以作為日本人而感到驕傲及萬幸,故此我並不主張沖繩獨立,」康大表示。

作為王子的使命

政治面──

我認為不論我們如何努力,基地還是永遠不會消失。儘管這讓我們感到徬徨且無助,但只要有機會能讓基地勢力慢慢減退,哪怕即便只是一點,我們都會用盡全力去衝。

觀光面──

「臺灣是我最喜歡的國家,雖然我還沒實際造訪過貴國。」康大笑著說,他表示希望能透過「榕樹王子」的公眾身分與亮相機會,透過媒體、公開活動將「沖繩之美」以日本內地為首,進而擴張至臺灣,爾後傳遞至亞洲諸國,甚至全世界。

除此之外,他還有一個籠統卻肺腑的夢想,那便是「世界和平」。

結語

臺日兩國相互理解、共榮共存,可謂「兄弟國」般的存在,然而兩國間還有一座叫作「沖繩」(又稱琉球)的島嶼,是臺灣人普遍所不悉知、日本人多半所不重視的。

母校名櫻的交換學生普遍分成兩種型態,六到七成是來旅行的,一年後他們便揮揮衣袖不帶走任何一片雲彩。

一到三成則在島上尋獲認同、刻劃意識,並帶著這份深刻的情感考進日本內地國立大學(甚至帝大)繼續為這座小島發聲。

有時不免感慨,我們都是一群受沖繩恩惠與照顧的人,多虧了她,才有如今的語言能力及發展前瞻性,然而願意為她仗義執言,甚至挺身而出的人,如今又有幾許呢?

對我而言,沖繩就如同第二個家鄉一般的存在,我與康大有著頗為類似的理想,便是透過我們有限的能力與壯烈的真心,讓世界公平正視我們所深愛的家園。

「なんくるないさ〜」(一切都會更好的),這句話也體現了沖繩人樂觀知天命的態度。

《關聯閱讀》
沖繩人,(曾)不是日本人──旅行沖繩,比休閒購物更重要的事
沉重的真皮紅書包──你,害怕成為他人眼中的「怪咖」嗎?

《作品推薦》
「從新竹到靜岡,我用插畫紀錄生活」──訪插畫部落客番茄
「誰說他們不食人間煙火?歸國子女的真情告白」 ──訪獨立音樂人蕭遊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郭姿辰

Photo Credit:郭育志 提供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