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誰?並不單單取決於你或父母來自哪裡

你是誰?並不單單取決於你或父母來自哪裡

我的好友 Henry,持著一本中國的護照、講著一口流利的日文,但他曾告訴我,他既不是中國人,也不是日本人。

原來 Henry 在 5 歲時就跟著爸媽從中國內蒙古自治區移民來日本,在將近 20 年的日本教育及文化薰陶下,日文母語使用者的 Henry 幾乎和一般的日本年輕人如出一轍。但爸媽從小就告訴他:「我們來自蒙古,我們是蒙古人。」所以對 Henry 而言,他非但不是來自中國,也不屬於日本,他總喜歡以「我是住在日本的蒙古人」作為自我介紹的開場。(東京)

去年春天,我在沖繩的大學裡結識了一位來自巴西的日裔男孩 YUZO,一副亞洲人的臉孔,卻講著一口流利的葡萄牙文,YUZO 爺爺年輕時選擇遠渡重洋移民到巴西,而他也秉持著一份有別於爺爺的自我認同感回到沖繩,並尋找著爺爺在這片土地上的足跡。

但他曾一臉認真的告訴過我:「我是巴西人、是日裔、同時也是 Uchinanchu(琉球語,意指琉球人民、沖繩人),但我絕非日本人。」(沖繩)

走過許多城市,結識過各式各樣的人,我才深深體會到:你是誰,並不單單取決於你來自哪裡、你擁有什麼民族的血統、又或是你持有著哪個國家的國籍,而是你的成長過程中曾遇見了什麼、曾切身感受了甚麼、對於自己的認同感又是什麼?

假若你深愛著臺灣,對這片土地有強烈的認同感,那麼你便是臺灣人,相同的,你若對兩片(或更多)土地秉持著相同的情感,那麼這些地方都將永遠是你的故鄉。

其實不只是對於 Henry 或 NAOKI,我也常常反問自己,作為一個日裔後裔,從小接受傳統的臺式教育,成人後來到日本生活,對於這樣的我而言,己身的自我認同和歸屬又該是什麼呢?

我想,對於「我是臺灣人」的答案是肯定的,然而這樣的肯定並不代表我就該否決我和日本的所有關聯。我衷心認為,認同,不應是建立在否定別的民族或文化上,而是嘗試接受、面對你所擁有的每一段涵養和經歷。或許,這才是成就一個「真正的自己」,最負責任的行為。

《關聯閱讀》
「先認識自己的根,國際化以後有的是機會」──我是哪裡人?匈牙利爸爸、台灣媽媽的認同教育
在海外尋找台灣人身分認同,因而嚴重失眠的我

《作品推薦》
「我要讓世界上更多人知道臺灣這個國家」──日本攝影師小林賢伍,走遍全臺捕捉寶島之美
從政大到北大,我品嚐了兩國首都圈的朝夕與喧嘩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Martin Abegglen CC BY 2.0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