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們不斷變強的同時,是否也變得不再善良?

在我們不斷變強的同時,是否也變得不再善良?

聽著滅火器的石垣好朋友,突然想起沖繩的一切,想起當年結識的那位稍微嬌弱卻絕對良善的十九歲男孩倪懇。



起初來到沖繩時,倪懇連去超市買菜的生活用語都有問題了,如今他卻能在各個大型場合用流利的日文做簡報,甚至為了鄰近諸國的政治問題及人權議題和各國人士(其中含括各國留學生及日本教授)進行論述及批判。

倪懇是我們學校的風雲人物,不僅是臺灣留學生的典範,也深受各國學生的喜愛,除此之外,他更活躍於校內外多場重大學術研討及志工活動,其軟硬兼具的雙重實力,獲得多數教授們的青睞及肯定。

在一個偶然的夕陽西下,我和倪懇到鄰近的海灘聊天談心,我們聊著彼此對未來的展望、也暢談著臺灣國內的社會正義及公民不服從,幾杯 Awamori(註1)下肚後,他下意識的問我:「欸!你有沒有發現,在我們不斷變強的同時,是否也變得不再善良?」

「你怎麼突然有這種想法?」我問。這時,倪懇才將他旅日 3 年來的心路歷程娓娓道來:

「一開始,我雖然日文不太好,但我的言行舉止絕對發自內心,然而時間久了,在日本社會裡「TATEMAE」(註2)的文化薰陶下,我也學著不斷『進化』,我為了突出,練得唇齒流利、也為了迎合,習得笑臉盈盈。但那根本不是我,也絕非我的本意,真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只在我想說話的時候開口、只對我真心喜愛的人微笑,但這已經不太可能了吧? 」

聽完這席話,我腦中便閃過幾個模糊卻深刻的片段,閃過我在沖繩課堂上和他國學生進行政治激辯時,那自信的神情與笑容,也閃過我在清邁山腰上為當地孩子們說文解字時,再自然不過的笑容,兩張熟悉的笑臉在腦海中不斷交錯著,不知不覺竟毫無預警地留下兩行炙熱的淚水來──因為前者的笑容來自苦戰後勝利的得意、而後者的笑容則來自絕對的真心。

長大後的我們,不斷追尋著的,往往多是物質上的富足、在意表面的榮譽、在意擊敗多少競爭對手,並且將此視為佳績。但我們也都曾是天使,我們也都曾純淨無爭,如今是誰改變了我們、扼殺了那份美好與純真?在不停歇、跨國界的競爭中,我如今時時提醒自己,千萬不可迷失於勝負中,而忘了那份利他的純真動機。

註1:AWAMORI(泡盛、あわもり):沖繩特產蒸餾酒,亦是燒酒的一種,且有別於日本清酒,酒精濃度偏高,當地人喜好將其置於冰塊或冰水中飲用,年輕人也依照喜好不同將其於各種果汁或飲料混合後品嚐,是沖繩極具代表性的一項名產。
註2:TATEMAE(建前、たてまえ):建前意指「表面話」日本是日大和民族,凡事以和為貴,為了考量對方心情而延伸出了講表面話的生活習慣,這是日本教育中的一環,亦是日本人生活中的美學。其相反詞為 HONNE(本音、ほんね),直譯成華語則為「真心話」的意思。

《關聯閱讀》
尼泊爾──用善意織成網,無畏困境的快樂國度
永遠把最好的留給你──淺談土耳其人的待客之道

《作品推薦》
向日本小學生介紹臺灣:反覆思考後,我「說謊」了
誰是「臺灣之光」,誰又是「叛國賊」?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