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本小學生介紹臺灣:反覆思考後,我「說謊」了

向日本小學生介紹臺灣:反覆思考後,我「說謊」了

每到冬天我就好想回家,回到不那麼冷的高雄,一邊聽著老媽碎唸著要我多穿一點、一邊吃上老爸那鍋超入味的薑母鴨。

我 19 歲時來到日本留學,那是我頭一次外宿,也是第一次獨自出國,我們學校幾乎沒有臺灣人,而當時的日文程度還非常基礎,連買菜、繳水電費都常感到挫折,所以總是躲在房間裡,每當一不小心聽到臺語歌曲就會淚流不止。

仔細想想,其實根本沒有人真正欺負過我,只是那種人與人之間的疏離感,和日本社會對於外來族群的漠不關心讓我很徬徨、很寂寞(特別是夜裡),每次跟爸媽視訊通話時,因為怕他們擔心,也總是報喜不報憂,直到 3 個月後的日文程度漸漸有起色,我開始嘗試用日文介紹我的國家、我的家鄉,這帶給了我很大的成就感及歸屬感。

記得在一次受到某位教授的邀請下,抵達鄰近的小學去介紹我的國家「臺灣」。為此,我搭了 20 分鐘的車,來到了一所鄉野間的小學校,因為名護本身是個自然保護非常完善的城市,所以我無法精確的判斷它是否就是俗稱的「偏鄉小學」。

那裡的校園小小的、學生少少的,和我出身的市中心小學形成了強烈的對比,但孩子們的笑聲和單純卻是一樣的。不久後,我到了一個只有 16 位學生的小班級,記得我在準備 PPT 前,努力試著回想還是小學生的自己,真的能夠吸收一個「臨時」的知識嗎?經過了反覆思考,我想答案是肯定的。於是我刪除了所有對政治議題和社會階級的批判(相當於刪去我所有,也是唯一的專業),因為我希望在他們稚嫩的童年裡,只有對這個廣大世界的美好嚮往。

然而孩子們總是充滿好奇心的,更不用說是對我這樣一個外國人了,當我介紹到臺灣國旗時,有個小男孩問我:「我看到了白色的太陽和藍色的海,那紅色的是什麼?」(我相信臺灣每個國民都曉得真正的答案)

這時,我考慮 30 秒後選擇撒謊,我告訴他們那象徵的是「人民的愛」,因為我希望他們能用愛擁抱這個世界,然而歷史和政治的真相往往是沉痛的,那些痛就讓我們這些大人來承擔就好了。

每每完成一次發表時,我都會在心裡默默地感謝我的爸媽、感謝臺灣的老師們,是他們給了我這麼好的教育資源和環境,才讓我如今能擁夠在異鄉的舞台有發揮的機會,延續我們的知識。

結束了 2 個小時的課程,孩子們用充滿熱情的英、日文口號歡送我們,他們說,想知道更多關於臺灣的美食和觀光勝地,也想像我一樣到國外體驗生活,這時我又默默地感動了,因為在他們小小的腦袋裡,沒有貧富差距、沒有戰爭和不公平,甚至沒有恨。

我當下便立志成為一位優秀的教育工作者,不需要賺大錢、也不嚮往成為一位名師,我只期待他們平安長大、品行端正,更重要的是,當一個有「愛」的人。

《關聯閱讀》
「我以為大家都恨德國。」──歐洲青年的原諒與遺忘
我是全校唯一的臺灣男孩── 八年級日本交換生的異文化衝擊

《作品推薦》
誰是「臺灣之光」,誰又是「叛國賊」?
臺灣年輕人真的不如人嗎?代表日本學校回台交流,政大學生給了我答案!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Korkusung / Shutterstock.com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