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年輕人真的不如人嗎?代表日本學校回台交流,政大學生給了我答案!

臺灣年輕人真的不如人嗎?代表日本學校回台交流,政大學生給了我答案!

在日本名櫻大學有一個令校方及師生非常引以為傲的傳統,就是每年 8 月都會與亞洲各國名校、菁英參與一年一度的GPAC(Global Partnership of Asian Colleges)盛典(臺灣譯為亞洲經濟研討會,日本則譯為亞洲國際學生會議)。

簡單來說,這是由臺灣、日本、韓國、中國、越南、以色列等亞洲 6 國的 9 所大專院校所組成的聯盟會議,臺方是由國立政治大學作為我國唯一代表,而日方則是由慶應義塾大學、千葉商科大學、早稻田大學、名櫻大學等四校作為日本代表。

這個活動的目的除了在於促進各國學生外語及文化交流外,更著重於己國及鄰國之經濟狀況的討論與相互了解,並希望有利於亞洲諸國往後共同合作的發展。

或許各校篩選方式不盡相同,但在名櫻大學若想參加這項活動,必須得經過相當程度的筆試及外語面試,且利用課後時間義務性參加許多外語加強課程,而後與最終成員共同完成一份全英文小論文,並於當年度主辦國公開發表、接受評分(其中也包含才藝競賽環節);相對地,你能得到由校方提供來回機票的全額資助及運用各方資源的權利。除此之外,通常還會獲得當地報章刊載及校內教授們的肯定。

對日本學生而言,這些都是非常有利於往後升學或申請公費留學的。且若能入選這個 Project,並且成為名櫻大學隊代表的一員,就相當於證明自己是該校菁英族群中的一份子,所以各方好手擠破了頭,希望搶下一個席位。 

一開始的我,並不知道這活動背後之涵養是如此意義深遠,只因該年度的 GPAC2015 是由我國政治大學所舉辦,這意味著只要我入選了這項活動,就能免費回國了!這燃起了浮雲遊子的思鄉心切,於是我鼓起勇氣報名這項活動,在經過數月的訓練和幾番面試後,我很幸運的成為名櫻大學隊的其中一員,同時也是唯一一位外國學生。

那年暑假,我與另外 9 位成員及兩位教職員等 12 人,踏上了前往臺北的旅程,我永遠記得當我完成自動通關時,那句機械式的「歡迎歸國」竟讓我毫無預警地噴出淚來,我激動的喃喃自語,「對!就是這個語言、就是這個感覺。」

一抵達桃園機場後,馬上遇見一位長相清秀的臺北女孩拿著寫有「名櫻大學」的牌子帶著微笑向我們走來,得知我的國籍後,我們用「國語」一路談笑聲風的從桃園聊到臺北,在臺北的這一週除了受到地主隊(政大師生)多方面的幫忙及照顧外,也在數場公開論文發表及合作場合見識到了政大學生的超強英文實力及資訊組織能力,同時政大學生們軟硬兼具的雙重實力,更是讓身為「日本學生」代表的我強烈地自嘆不如。

還記得,有一位來自東京某大學的中國裔日本籍學生向我說:「你們臺灣人不但傳承了真正的中華文化,同時也擁有著如同日本人般的高度素養。」這句話很令我印象深刻。而那些和我同行臺灣的名櫻隊友來臺前常常問我臺灣和中國哪裡不一樣?不論我怎麼解釋,他們對於兩國複雜政治關係的理解就如同霧裡看花,但當他們結束了這趟臺北之旅後,他們敘述著臺灣學生的熱情、友好、知性及豐富的國際觀,並告訴我,臺灣跟中國真的好不一樣,我們似乎能理解你所說的,也更愛這個叫做臺灣的國家了。
   
我的新進偶像 Teach for Taiwan 創辦人劉安婷及少女公益家沈芯菱,都毫無疑問的向世界證明了臺灣年輕人勇於為社會改革的決心,或許臺灣年輕人需要的只是一個發揮專才的機會和平臺,所以當再有人劈頭就說:臺灣年輕人不如上一代時,或許我們應該以行動來證明,我們並不是那般經不起磨練,只是我們選擇用不同方式愛著這個國家、這個社會而已。

離別前夕,名櫻生和政大生們抱著哭成一團,除了感動,我更想向政大學生們說聲謝謝,謝謝你們的誠摯笑容和滿腔熱情向世界訴說了臺灣的友善,也謝謝你們用深厚的外語能力及文化底蘊再次帶我們見證了臺灣年輕人的不凡。

《關聯閱讀》
每天與「台灣其實是中國的你知道嗎?」奮戰──堅強的台灣年輕人,哪裡比不上別人?
別看扁小確幸!台灣年輕人的終極競爭力:別人沒有的浪漫情懷

《作品推薦》
原來還有一種留學,叫尋根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郭育志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