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還有一種留學,叫尋根

原來還有一種留學,叫尋根

在沖繩留學這段期間,遇見了許多來自南美的日裔留學生,直到成為好友並相互坦誠深談,才深刻地體會到這段歷史記憶,為他們帶來的美麗與傷痕。

我有一位日裔巴西好友,名叫 Yuzo,他說:「在我爺爺年輕時,戰後的沖繩正面臨經濟蕭條,生活上非常困頓,爺爺於是選擇遠渡重洋移民到巴西。起初因語言不通,所以只能選擇種植咖啡豆、經濟作物等農業相關工作,仰賴勞力維生......」

此時,地球另一邊的沖繩,正上演著一段悠美又充滿義氣的民間故事:在沖繩北部的某個小村莊,有兩個如花似玉的女孩,她們將對方視為一輩子的摯友,但其中一位女孩則在一次意外中不幸遭遇毒蛇攻擊,臨終前的遺願,是託付她的好姊妹(也就是另外一位女孩)代替自己到世界的另一頭的巴西,與她的婚約者完成彼此相見的諾言。

就這樣,這位沖繩年輕女孩,帶著好姊妹的遺願,獨自前往巴西,抵達約定地點後卻遲遲不見人影。她在原地傻傻地等了 8 個多小時,最後終於盼來了赴約的男孩(兩個彼此素昧平生、從不相識的人,唯一的共同點是同樣來自沖繩)。

不久後,他們墜入愛河,並且生下了 12 個孩子。當年的那個男孩就是 Yuzo 的爺爺,而那位有情有義的女孩則是 Yuzo 的奶奶。

Yuzo 的爸爸排行老九,是個名副其實的日裔巴西人,精通日文與葡萄牙文,大學念電機,畢業後則持續進修醫學學位並成為一位醫生,在大學期間遇見了一位和他身份相似的日裔巴西女孩,而後他們相知相識,在愛情長跑 10 幾年後,有了 Yuzo。

時間一轉眼,Yuzo 已經 16 歲了,在因緣際會之下參與了由日本沖繩縣政府主辦的一個 Project,拿到了全額獎學金,初次回到沖繩,進行了為期二週的文化體驗,從此便愛上了沖繩。

如今 Yuzo 已經 21 歲了,他為了尋找爺爺的足跡,選擇再次踏上沖繩的旅程,進行交換留學一年,他告訴我:雖然爺爺在他出生前就過世了,但沖繩是爺爺的故鄉,當然也是他的家鄉,他說:「我是巴西人、是日裔、同時也是 Uchinanchu(琉球語,意指琉球人民、沖繩人)。」

現在的他,正積極地學習琉球傳統舞蹈(エイサー)、樂器(三味線)等沖繩傳統文化,希望能將琉球精神再次帶回巴西,並將之延續下去。

我一直以為所有的留學生都和我一樣,為了體會不一樣的教育和思維、為了在將來擁有更堅強的競爭力,進而選擇遠渡重洋、流浪他國,接受一種前所未有的異文化衝擊。

沒想到從世界彼端的南美洲到這一端的沖繩,還有一種留學,叫尋根。還有這麼一段如此平凡、卻真摯動人的故事。

受訪人:Yuzo Hilton Suzuki Shinzato


(圖/郭育志 提供)

《關聯閱讀》
熱情開放的巴西人,其實篤信真愛
帶著台灣一起旅行,讓世界認識我們最美的家鄉

《作品推薦》
「喂!老師,我是臺灣人欸!」──日本交換生的國民意識
我是全校唯一的臺灣男孩── 八年級日本交換生的異文化衝擊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Shutterstock、附圖/郭育志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