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全校唯一的臺灣男孩── 八年級日本交換生的異文化衝擊

我是全校唯一的臺灣男孩── 八年級日本交換生的異文化衝擊

今年三月再次來到沖繩留學,除了學習日文,最大的目的是想再次感受異文化的衝擊。或許很多人不知道,沖繩曾是歷史上「琉球王國」的所在地,琉球王國曾擁有自己獨立的政權和文化體制,如今雖成為日本的一縣,但在許多風俗文化上仍和日本本島有著不少的差異。

留學期間,除了結交許多日本友人外,也接觸到不少他國留學生。首先讓我們來談談韓國人:除了日本,韓國應該是和我們最像的國家(同樣是出口導向、科技產業為主的資本主義經濟體,教育環境也頗相似)。我一開始是這麼想的,但…韓國人真的和台灣人不太一樣,是個很奇妙的民族,除了夠團結、懂時尚之外,他們還非常的「有主見」而且非常「想贏」。

印象最深的,是一位來自首爾的都市女孩,很有能力也很會打扮,擁有一張800多分的多益證照和一張精緻的臉孔, 聽說還差一點和韓國經紀公司簽約,但或許是從小過著錦衣玉食的生活,非常以自我為中心。她善於展現自我,甚至為了突顯自己的美好出眾,多次在他人背後給予極為嚴厲、甚是子虛烏有的評價和標籤,從她身上,我看到了不少韓國人都有的好勝民族性。
 
除了亞洲,我還結交了一些南美地區的好朋友,其中有幾位日裔巴西友人,他們非常熱情、不拘小節,雖然有著和我們相似的面孔,但個性卻差了十萬八千里。我非常喜歡他們直來直往又不造作的風格,但他們做任何事總是喜歡「慢慢來」的個性和對於性觀念開放的程度,至今仍令我避之惟恐不及(笑)。

在一次聚會上,認識了一位來自塞內加爾的黑人男孩。我承認我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國家,幾週之後他完全顛覆了我對非洲人既定的刻板印象──除了精通五種語言之外,穿上襯衫、戴上眼鏡,就像是從美國影集裡走出來的知性黑人學者。

除了外表上的優勢外,他也是我所認識的留學生中最有涵養的一位,我們常常會拿臺灣、日本、塞內加爾三國的政治形態和宗教信仰出來做比較,雖然文化的差異常令彼此感到錯愕,但我們同時也能客觀地給予對方適當評價。

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當我們談論到他的宗教「伊斯蘭教」時,他淡淡的說了一句:「其實我們的宗教並不完全是你們在新聞上所看到的樣子,宗教其實教會了我們很多事,在我們的國家裡很少人會發生婚前性行為,離婚率也非常低。雖然我們的國家有很多嚴厲的遊戲規則,但我們覺得很幸福、、、」聽到這裡,我不禁陷入沉思…

來到日本最大的收穫,除了外文能力上的成長,更重要的是能夠以更多元開放的視野去看待身邊、甚至是現今社會發生的種種事件。我學會用日本人的觀點回頭關心臺灣,同時對於身為臺灣人、台灣國民的意識和立場也更加堅定。希望我們可以勇敢地去闖蕩這個世界,並接受種種異文化所帶來的衝擊,在摔得遍體麟傷的同時,知識和經驗也將同時成為我們生命裡最美麗的點綴。

《關聯閱讀》
台灣人,到底是自信還是自卑?
別把「觀世界」當成「世界觀」

文化交流從煮飯開始:留學生涯最難忘,那些廚房裡的珍貴時光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