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臺北女孩,就該不愁吃穿」?──專訪柯祖皓 & 郭怡彣,一個關於臺北女孩的攝影展

「身為臺北女孩,就該不愁吃穿」?──專訪柯祖皓 & 郭怡彣,一個關於臺北女孩的攝影展

郭怡彣,臺北人,出生於 1996 年。她最喜歡的兩個詞彙為:「城市」及「戀人」,偶爾拿起底片相機在街上閒晃、偶爾觀察路人。

從小,我便對名為「臺北女孩」的生物有著極高的憧憬和興趣。在我眼中,她們如同雲朵般輕柔而純白,亦如水蓮恬靜而高雅,同時好似辭海般雋永且耐人尋味。

臺北,是個吸引臺灣不同縣市居民、外國觀光旅客、亞洲移民移工⋯⋯等無數人們前來,其定義與樣貌,也因此不斷流動的城市。那麼誰能定義「臺北女孩」?新銳作家許菁芳寫過《臺北女生》一書,以文字精彩地描繪了她眼中的「臺北女孩」,有人大為讚許、有人並不認同。

或許「臺北女孩」正如臺北這個城市一樣,在每個人眼裡有著不同的樣貌,也不斷地變動、成長、進化,倒無須刻意給她們一個框架,或任何刻板的形象。

以下要分享的故事,呈現了臺北女孩的「其中一種」樣貌與鮮明特色:攝影師柯祖皓花了3年時間,紀錄了臺北女孩郭怡彣的個性、蛻變與成長。

這個故事,或許可以作為讓你我更加認識她們、了解她們的一種方式:   

一個關於「臺北女孩」的人物攝影展

在好友怡彣的邀請下,我們來到了田園城市生活風格書店,拜訪祖皓。聽說這是祖皓人生中的第一場攝影展,在不到一坪的展區內,展示著他3年多來用心攝下的人像作品。

我與怡彣相識於兩年前夏天,一個臺日學術交流的場合──白衣衫、牛仔短褲、素色球鞋,一個遲到的女孩抱著一大盒 Pizza 緩緩走進教室,還不疾不徐地向身旁友人發放著手上的餐點。

那時,她的笑容是如此清新而甜美,讓慣於日本社會講究紀律與集體規章的我,也完全忽略了這舉動的「不合時宜」,甚至忘記講台上所發生的一切。

在我的眼中,臺北女孩確實多半「不食人間煙火」、「不被體制框限」,因為出生於在亞洲之心的她們,生來本該是場奪目而絢麗的煙火。

然而臺北女孩們,卻也不如外表那般柔弱而嬌貴──她們慣習了都會的繁忙,卻也嚮往東海岸的山林和北方國度的雪景,她們眼中的臺北,大多不是美麗華和 101 ──而是那些對於古厝、之於矮平房,以及身於打鐵巷弄的情感與記憶。與怡彣熟識之後,我發現她正符合我對臺北女孩的描繪──更多了一些驚喜。

祖皓與怡彣皆出生於 1996 、皆是國立臺北教育大學的學生。他們很年輕,卻同樣有著一種不符社會主流的反骨與志向。

祖皓一直想為怡彣量身打造一套人像寫真集。他說,怡彣天生有股「只屬於臺北女孩的精緻與美麗」,而他想要恰如其分的攝下這難得一見的美好與漣漪。

結果,這人物作品從開始到完成,共花了 3 年。惟因商業考量而遲遲未能出版成冊,如今先以攝影展的方式,呈現在大眾眼前:

怡彣與祖皓。

「愛、夢想與青春」

這是年輕的我們,平日最常掛在嘴上的話題。也是這次攝影展,祖皓用來詮釋怡彣的幾個不同面向,以下便先以祖皓的攝影,搭配怡彣的短訪,呈現這一次攝影展的幾個作品──

所謂的美好年代,是只孤注一擲的享受那片刻的美好。

關於青春

青春對她而言,代表著一個充滿機會的年齡,是一個放手嘗試、體驗放棄、享受失敗的美好年代。

「然而所謂的美好年代,便是當你轉頭看見一片粉色天空時,不會察覺到這可能是暴風雨的前兆,只會孤注一擲的享受那片刻的美好。」

青春是個不必過度面對現實的年紀,然而這樣的權利,也只屬於當年那個青春的自己。

實踐「自由」是怡彣畢生追求的。

關於夢想

她人生中最大的理想,是「自由」的實踐──無論是金錢上的自由、思想上的自由,抑或行動上的自由,都是她畢生追求的。

期許自己和所愛的人們永保自由,無須違背自我理想而渡日,是她此刻人生中最大的理想和目標。

怡彣有一個獨特而有趣的「城市戀人理論」。

關於愛情

「愛是當下的我們。」怡彣說。「你曾愛過一個人,如今暮然回首一切,或許當時的情感已不在,但不可否認的是,我們都曾真真切切的愛過。」

這也帶出了這位臺北女生,獨特而有趣的「城市戀人理論」:

城市戀人理論

郭怡彣心中有一套自己獨特的「城市戀人理論」。

她把城市當成戀人,並在自己 22 歲的年輕生命裡,列出了四個灌溉她、滋養她,且對她極為重要的城市──分別是臺北、東京、香港及巴黎。

「臺北是家人、是好友,這座城市見證了我的成長,同時也是孕育我全部的所在,我對臺北的愛無庸置疑且無可取代。」

「東京是初戀情人,走過年少的追求,並見證了彼此的蛻變與成熟,或許現在相互存疑,但對於東京的情感就像少女的初戀,永生難忘、永遠感激。」

「香港則是偷情的戀人。她並不是一個會令我時常將愛掛在嘴上的對象,然而她卻有種神秘的美,總讓我在某些時刻不顧一切的向她奔馳,至今我仍說不出自己愛她的原由,我與香港的緣分,宛如一段荒謬至極的地下情。」

「巴黎將是我未來的合作對象。現在的我們並不太過熟識,然而未來一年我們則將形影不離,對我而言,她乘載著兩個意念,我想將自己在臺所學的藝術、哲學、時尚及社會學在此進行實驗,並望能得到印證。」

圖/賴亭

專訪攝影師柯祖皓

柯祖皓, 1996 年生於臺北,喜歡吃便利商店的油豆腐,討厭夜市的杏仁茶。寫過詩,畫過畫,現在則在拍照。預計今年將出版詩集作品《理想主義》。

「幫她拍照時,有種『真的在拍照』的感覺。」祖皓說。過去拍照時太過注重技術層面的東西,然而他卻在怡彣身上撞見了一種很「深」的感受。同時亦察覺其實攝影不該只是技巧上的操弄,而是人與人之間情感交流的對話方式。

祖皓說自己心中典型的「臺北女孩」是陳淑樺。脫離了洋裝、草帽、甜美笑容及軟綿綿的情歌,俐落短髮伴隨著當時經濟起飛的臺灣,陳淑樺的出現,衝擊了時下主流社會對女性的物化。對他而言,陳淑樺更是眾人對都會女性形象建立的一大突破。

「身為臺北女孩,就該不愁吃穿。」祖皓此話的涵義並非指出自豪門、不知人間疾苦,而是臺北女孩注重生活而不過於擔憂現實;人們不該隨意揮霍,但也不必將生活過得太過苦悶。

他在怡彣身上看到了她身為臺北女孩的自覺,不愁吃穿,卻也願意為了夢想而付出心血、勞力,致力實踐。

為了完成這部作品,祖皓花了 3 年多的時間,除了感謝,他也感慨萬千。一開始他覺得怡彣並不是一個非常有自信的女孩,但現在的她已經懂得如何適時展現自信。「看著她從俏麗短髮到波浪捲髮,看著她從創作、打工,甚至生活中找到自己的成就感。看著她從一個羞怯的少女成為一個完整的女人⋯⋯。」

後記

我一直很希望能在臺灣這座美麗島國裡,為一些美麗人事做一則紀錄或題材,這次很高興有機會採訪到這兩位有夢敢想、且忠於自我的年輕人。這篇文章與專訪,謹獻給所有臺北女孩,以及那些曾經愛過臺北的所有女孩。

「身為臺北女孩,就該不愁吃穿。」並非指出自豪門、不知人間疾苦,而是注重生活而不過於擔憂現實。

攝影:柯祖皓 
模特:郭怡彣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張翔一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