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習戰勝孤獨、面對恐懼──住在烏干達,生活就是每天的奮鬥

練習戰勝孤獨、面對恐懼──住在烏干達,生活就是每天的奮鬥

最近時常想起這個故事,那是小學五年級的某天下午,我一如往常的在學校旁的附幼打掃,幼稚園的老師站在一旁跟我聊天,她突然問我:「你們這個年紀有什麼煩惱嗎?」,我愣了一下,我已經忘記跟她說了什麼,大概是像是功課做不完之類的困擾,她接著說:「真好,真羨慕你們小朋友,都沒什麼煩惱。」那時的我其實很想回嘴,但一時語塞,不知道要說什麼,功課最不完、考試考不好,這些在大人世界裡微不足道的事情,卻確確實實困擾著小學五年級的我,或許不只我,而是所有小學生。

過了這麼多年,我不覺得當時的我的生活比現在輕鬆,每個人在每個階段,都有不同的課題需要面對,有些事情在別人眼裡看起來微不足道,但是對自己卻無比的重要,在烏干達工作也好、以前在唸書的時候也好,不同時期都有不同的煩惱和學習。

這次回台灣跟很多朋友吃飯,大家也都出來工作一兩年了,各自有各自的工作,忙得像陀螺一樣,連約一個一起吃飯的時間都很困難。有人已經升到小主管,也有人已經被別的公司挖角,對比大家每天忙得昏天暗地,到晚上 10 點、11 點才下班,而我每天「上班」三四個小時,到公司裡晃一下,就做我自己的童書計劃或是到小學教孩子寫信,有時候連我自己都對這種「悠哉」的生活感到十分不安:當每個人都在為事業衝刺的時候,我竟然在烏干達閒閒沒事幹?

來到這裡很久才發現,我這個階段的課題並不是衝事業、也未必是提升專業知識和工作能力,而是生活、是自己。到新的國家生活就像是重新出生一樣,學著走路,學著吃飯,學著認字,學著講話,生活中每個微小的細節都被放在顯微鏡下面,苦的東西變得更苦、甜的當然也是變得更甘甜。

來烏干達一年多,情緒比以前更起伏,好幾次覺得已經受不了了,但是又不知道能逃到哪裡,只能打電話回台灣(最慘的狀況是打電話的對象心情也很糟),對一個外國女性來說,烏干達並不是個容易生存的地方,尤其是我被攻擊之後,不喜歡自己一個人走在路上,再也受不了路人對自己的指指點點,再也受不了在烏干達生活種種的無法預測。

住在烏干達,光是生活就是一個每天的奮鬥:戰勝自己的孤獨,面對自己的恐懼,做平常不做的事。現在才發現原來好好生活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從以前到現在,我一直是個忽略日常生活的人,盡量把自己的行程塞滿,害怕留下任何空擋,要我好好放慢腳步生活比什麼都還更痛苦,對忙碌的生活已經習以為常,每天醒來就是一直前進一直前進。到了烏干達之後,才有機會慢下來。在這裡,為了讓自己身心健康地活下去,我開始每天運動、煮飯、看書,在異鄉重新建立自己熟悉的生活步調和環境──原來,生活是需要練習的。

最近在寫申請研究所的履歷,才發現從畢業開始到現在兩年多來,我一直都在學習如何生活、如何放慢腳步、如何專注地做一件事,這些當然都不會寫在履歷上,但這才是貨真價實最大的收獲,同時也是我最不擅長的事情。我想到小學五年級那天的下午,想起以前男朋友對我的種種抱怨,有些對別人來說輕而易舉的事情,對另外一些人來說卻困難重重,人生沒有誰比誰輕鬆,只有能不能從其中成長而已。

《關聯閱讀》
大學四年中,出走!(上)──你要活在舒適圈,還是學著勇敢跨出去?
「我們記得,台灣幫助過這個國家...」──餐桌上,那位輕巧優雅的馬拉威商人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Dylan Walters CC BY 2.0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