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長大的台灣之子:「不把事情做大,會不會有點可惜?」──我的國際志工紀實 (上)

在中國長大的台灣之子:「不把事情做大,會不會有點可惜?」──我的國際志工紀實 (上)

近年來以國際志工為名的短期旅遊方案盛行,由於過去經驗帶給我的疑惑與不解,我決定試圖透過我的親身訪問來記錄這樣的旅行模式帶給我們的一些好與壞。

這次選擇跟隨記錄的是一個大約十天左右的志工團,這個在柬埔寨小村莊駐點的志工團成員以高中、大學生為主,有趣的是,出發前我發現志工團的名單裡有幾位在中國上海念書的台灣高中生,他們大部分是從小在中國長大的台商第二代,除此之外名單中還有兩位中國本地的高中生。

根據過往在許多活動場合跟中國學生交流的經驗,我不禁思索在中國的台灣學生跟中國本地學生,彼此之間的想法會不會很相似,其中的細微差異又在哪。

我抱持著一個客觀立場的紀錄者角色,出發前我盡量讓自己建立處於旁觀角度來觀察的心態,並盡可能找出可以記錄的切入點。

隨著事前準備逐漸告一段落,距離出發的日子一天天接近,出發前一陣子適逢台灣大選,又遇到中國網友大量翻牆湧入台灣某些機構的粉絲專頁等等事件,讓我更加好奇這樣的團隊成員內,會有哪些價值觀的激盪與火花。

由於飛機的出發時間很早,我索性在機場過夜,跟其中幾個同團志工聊了起來,不知怎麼聊的,聊到了選舉話題,有個大學生憂慮的說蔡英文當選台灣不知道會不會鎖國,我開始想像接下來幾天會遇到哪一些可以挖掘的有趣問題。

飛機在波成東國際機場降落後,當然不免俗的遇到辦簽證到底會不會被收賄金的問題,大部分的人都小心翼翼的避免被收賄金,但有一個台灣的大學生因為沒帶大頭照,就直接爽朗的交出五美金,沒想到他這一個舉動讓他後面整排的人都跟著遭殃被索取一到二美金。

一到了柬埔寨首都金邊市區,在團隊行動上可察覺到,中國學生跟在中國念書的台灣學生比較傾向跟隨團體一起前進,而有些台灣學生就喜歡半路停下來到處看看。

然而在自由活動時,仍然不難看出在陌生環境下,不論台灣學生還是中國學生都傾向跟著群體行動。

我跟其中幾個台灣人跑到湄公河畔散步,後來停在一間電視播著網球比賽的咖啡廳。

這時候隔壁桌一個白人老爺爺突然問我們從哪裡來,我們回答 TAIWAN。

他笑著說,「那你們是不是最近選出一個女總統?」

於是我們開始跟他聊了起來,包含許多政治經濟議題,後來我才知道原來他是某知名國際人權組織的退休顧問,花了很多時間在研究東南亞。

我問他會不會覺得台灣一直在退步停滯,他果斷地說 NO。

他反問我,那什麼是進步。

我想了一想,想不到怎麼回答比較好。

又過了一段時間,他問了我們,你們覺得 TAIWAN 跟 CHINA 一樣嗎,我們所有人都不假思索的說 NO。

他像是聽到了滿意的答案,又繼續談起他在柬埔寨的生活。

後來我們要走之前,他笑笑的向我們揮揮手,繼續以那身簡單穿著,望向湄公河畔,偶爾啜一口咖啡。

兩岸學生在同一個志工團裡,難免發生一些插曲,其中包括有一個台灣大學生拿著預先準備的高中歷史課本,堅持要幫在中國念書的台灣學生「普及」一下。

跟那位台灣學生主要介紹中國文化大革命與六四天安門事件不同,我選擇跟他們聊聊台灣的故事。

「你們知道二二八嗎?」「不知道。」

聊著聊著,一位在中國念書的台灣高中生突然問我,為什麼很多人說台灣屬於中國?畢竟他從小待在中國的時間比台灣長,對他而言台灣或許只是遙遠而稀薄的形式化故鄉。

在我簡單講完兩岸的近代歷史後,他彷彿突然頓悟般,點點頭說︰「喔,原來是這樣啊,有道理。」此刻似乎台灣與中國在他生活經驗中本來模糊的分野有了新的意義。

我問他們,為什麼你們想了解台灣的歷史,一個高中生跟我說,中國學生對這個不會有興趣,「可是因為我是台灣人,我還是想知道。」

或許台灣這兩個字對他們而言,除了是寒假暑假回來探望祖父母的地方以外,再多了這些故事的記憶之前,只是個拿來做身分標示的區隔名詞而已。

後來在村子裡的一天晚上,我跟在上海讀書的台灣學生聊了一些有關兩岸年輕人的話題。其中有一些關於台灣年輕人的價值觀,跟在對岸讀書的台灣學生有很大的落差,尤其是在競爭、進步、幸福等等看似巨大但背後卻有兩個社會明文截然不同的脈絡。

這位學生在上海一間台灣人開設的私立中學當學生會長,未來的目標是去哈佛念大學,他認為生存的法則就是要比別人強,我問他對於台灣年輕人有什麼看法,他認為開咖啡廳這類小清新小確幸的夢想沒有不好,只是對他而言少了什麼。

「台灣年輕人為什麼不會想要把事情做大,這樣會不會有點可惜?」

對於在中國這樣的教育環境下的年輕人來說,踩著別人往上爬似乎成了唯一的生存法則,然而卻有一些他們未曾思索、不被鼓勵思索的問題。

「那些從生存爭鬥敗下陣來的人們,都上哪去呢?市場這隻看不見的手究竟要把他們掃到哪裡去?他們能走下去嗎?好像每次,在這些新聞報導裡,總有一群人好像瀕臨消失,或者已經消失了。」

出發之前偶然看到的一篇探討北京城市發展的文章裡,有這一段話。

每每看到在台灣許多聲音說著中國學生競爭力有多強、中國有多進步,我總會感到有點厭煩。

而聽了中國教育制度下,那些不可思議的競爭故事,我不禁思考,到底何謂進步,難道是被迫每天沒有選擇的努力讀書考試,只為了擠進狹隘的成功之門,然後攤手說這就是生存。

我覺得差別在於,中國的進步是強權逼出來的,台灣的進步是各種折衷拉扯慢慢累積的,中國的學生認真是因為他們沒有選擇,台灣的學生小確幸是自由發展的堆疊過程。

人類社會如果只依靠逼迫來進步,終究會被逼迫本身吞噬,相反的,看似消磨耗費的緩慢摸索前進,卻是最有意義的方式。

《關聯閱讀》
別看扁小確幸!台灣年輕人的終極競爭力:別人沒有的浪漫情懷
「面對中國,我們該如何自處?」──不只台灣,各國都在問

《作品推薦》
為什麼要凝望異鄉人?因為台灣的你我,其實都是國際社會的「異鄉人」
觀光客天堂、深度旅行沙漠? 從新加坡看台灣年輕世代的城市想像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