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天堂、深度旅行沙漠? 從新加坡看台灣年輕世代的城市想像

觀光客天堂、深度旅行沙漠? 從新加坡看台灣年輕世代的城市想像

我是一個出生成長在台灣經濟成長趨緩的 1990 世代大學生。

對於我們這個世代的人來說,殘存在空氣中的,除了拚經濟的餘韻、與政治環境丕變的晃動外,我們面臨在所謂失落的世代下,追尋微小確定幸福的快樂。

另一方面,我們對於自己人生的目標,不再以「成功」為唯一價值。許多人開始摸索自我實現與生命意義,因此也有了打工度假、背包客、壯遊等等海外流浪的風潮。

暑假利用了一段時間到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地,展開背包客自由行。新加坡這個台北市長柯文哲口中的典範城市,卻讓我對世代之間的價值差異,感到更大的衝擊。

前陣子隨著李光耀逝世、新加坡大選結束,網路多了許多關於這個半華語世界經濟大城的討論,其中不乏批判,也不乏讚揚。

我發現,在現實生活中的父母一輩,對於新加坡的想像卻仍停留在 20 年前的繁華光輝,也把魚尾獅的噴泉視為黃金象徵。

但我這次實地走訪後,卻覺得,雖然交通方便與高程度國際化,讓觀光客在這裡旅行非常愜意,但總覺得缺乏些什麼。滿城的百貨公司、商場,永遠都一樣的連鎖餐廳、酒吧,燈光四射的賭場、夜店,總是擠滿人潮的景點。

只有熟食中心跟某些名不見經傳,但卻有豐富文化價值的老街區,才讓我暫時喘口氣。

到旅程最後幾天,我突然覺得我好像在一個「復魅」(re-enchantment)的巨大遊樂園中來回走動。

所有的一切幾乎是人工刻意打造出來的,要不就是殖民帝國遺留的痕跡,卻令觀光客們愛不釋手地緊緊抱著。

對於多元文化的交錯而感到新奇的我,在最後幾天也開始疑惑,路上幾乎很少看見不同種族、膚色的人同群逛街,反倒是各族群各自為政地出現在路上。

我不禁想到,不同族群的人生活在同一城市,彼此的生活卻沒有緊密互動、交流,這樣真的有點可惜。

視角拉回到台灣,除了柯文哲口中的「向新加坡看齊」,其實台灣各地許多城市,已經開始有了同樣的現象,台北街頭的百貨公司、「文創」園區等等開始佔據整個城市,而究竟有沒有「文」,還是只有「創」,值得深思。

一模一樣的城市圖景,開始複製、連鎖化地在台灣每個城市出現,好像進步與文明的象徵就只有蓋不完的大樓、商店、高級餐館;觀光就一定排隊、人潮、網路瘋傳。

而年長一代,仍三不五時從口中脫出一句,「你看人家新加坡……」

與年輕一代追求自我實現、重視「拚經濟」以外的價值有異曲同工之妙。我們對於一座城市的想像,也不僅只於繁華進步,我們更在意的,是生活品質的維護與自由自在的從容、真正的文化底蘊。

回到台灣後,最近恰逢登革熱疫情的古都台南,終於不用再辛苦扮演觀光客天堂的角色,台南人終於有機會自由地進出平常人滿為患的小店。

而台北火車站的大廳、台中中區的舊市場等地方,其實也跟新加坡一樣,有許多外來的多元文化社群聚集著,然而我們卻視而不見,甚至加以排斥。

究竟我們對一座城市該有什麼樣的想像?

是至高無上的經濟發展,還是真正的文化維護?

「下一次選舉,我們不會讓他們那麼好過。」一位新加坡年輕人告訴我。

我想,世代間的差異與價值的抉擇,將是台灣與新加坡兩地未來都將面對的一大課題。

《關聯推薦》
「面對我們陌生的鄰居,從真心尊重開始。」──清大博士陳以欣的越南職涯筆記
繁榮奢華與破敗萎靡,極端天平上的國度──柬埔寨,旅程的開端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黃明堂 攝影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