滄桑卻不悲觀,缺錢但不貧窮──對台灣無感的「友邦」:尼加拉瓜的美麗與哀愁

滄桑卻不悲觀,缺錢但不貧窮──對台灣無感的「友邦」:尼加拉瓜的美麗與哀愁

我們在尼國海邊偶然遇到的一家人,他們一大家子也到海邊玩水,雖然語言不通,我們卻被他們爽朗的笑聲 HIGH 翻天。圖/黃寶玉 提供

近日蔡英文總統的「英捷專案」,勾起我兩年前造訪尼加拉瓜的美麗回憶,至今我還深深記得尼國人溫暖純樸的笑臉、碩大肥美的龍蝦、美麗無敵的沙灘海景。

每每想起美麗的尼國,我的心又總是有一股淡淡的哀愁,總覺得純樸的尼國人,應該受到更好的對待,為什麼他們對於無能的政府無力對抗?這麼一個物產豐富的土地,如果有更好的領導者、管理者,肯定可以有更好的產出,人民就能過上更好的生活.....

行前印象

造訪尼加拉瓜之前照例做了許多行前研究,得到三個最主要印象:一、尼國是中南美洲最貧窮的國家之一,首都馬拉瓜治安不佳;二、當時(2015 年 1 月份)尼國全國上下十分興奮,因為尼國同意讓一個中國商人興建比鄰國「巴拿馬運河」更厲害的「尼加拉瓜大運河」;三、尼加拉瓜被許多歐美旅遊雜誌評為「最值得造訪的國家之一」,理由是未被過度開發,以及人情純樸物價合理。

懷抱著這些印象,帶著幾乎所有朋友都以為我要去「尼加拉瀑布」一個月的吃驚表情,我踏上了前往尼國自助旅行的行程。

缺錢但不貧窮的尼國人

透過民宿約好的司機放我們鴿子,人生地不熟的我們在馬拉瓜機場團團轉,開始害怕接下來一個月的旅行。懷著忐忑不安的心上了一台機場警察說 OK 的計程車(其實我們也不是太敢相信警察,不是說中南美洲的警察都很「黑」嗎?)結果還好,計程車把我們送到民宿,也依約收了該收的錢,結束了我們整個在尼國最「驚險」的一幕。

是的,接下來的一個月,我們體會到的全是尼國人熱情好客的一面,沒有發生任何趁機敲詐、偷搶拐騙的情況。(其實根據調查,尼國的整體治安是中美洲最好的,警察風評也最佳。)

另一個打破我出行前印象的,是關於「貧窮」的尼國(人均 GDP 不到 2,000 美元,台灣約為尼國十倍)。

一個月旅行下來,我感覺不到尼國人的「貧窮」,因為尼國物產非常豐富,我們所接觸到的人都對自己的生活感到滿意,「精神狀態」或「幸福程度」很不錯。和我之前在古巴旅行的感覺比較起來,古巴人有更多的焦慮與不滿,尼國人更多了一份「滿足」,我幾乎沒聽見哪個尼國人抱怨生活。

如果以 GDP(國內生產總值)來定義,他們是屬於「貧窮」。對我來說,他們應該只是「缺錢」(因為生產力低)所以物質生活相對匱乏,但生活還是有餘。(另一個迷思可能是因為我們因為語言的關係,接觸到的都是會講英文的人,而這些人有可能是所謂「先富起來」的人,我並未接觸到真正社會底層的人,或許,他們對「貧窮」有更多發言權?也可能是尼國人天性樂觀知足常樂?)

尼加拉瓜運河,幫助尼國「脫貧致富」的奇蹟?還是中國商人的忽悠絕技?

預計投資 500 億美元的尼加拉瓜運河計畫,不僅讓很多尼國人興奮不已,也讓長期默默無名的尼國登上國際舞台,大家講起這個超越巴拿馬運河的巨型開發案都口沫橫飛,當然其中不乏來自環保人士的批判聲浪。

我們旅行期間,被很多很多人問是不是中國人,交談中,可以感覺到尼國人對於「中國奇蹟」充滿興趣,反而是得知我們來自台灣之後,沒甚麼感覺。我想是「友邦」這個概念,對尼國老百姓沒啥意義吧,對於台灣人來說又何嘗不是?而中國大陸的發展,卻是全世界都不會也無法忽視的奇蹟。(話說回來,台灣的「務實外交」可能也太務實了,不懂得適時的推銷自己,貼貼羽毛,連友邦的人民對台灣都「無感」,更何況其他國家?)

問過是不是來自中國之後,談話通常會帶到運河計畫,我也都會問尼國人一個問題:「你覺得尼加拉瓜運河會建得起來嗎?」得到的答案不外乎「一半一半」、「不會,又是個政府忽悠的計畫」、「會,政府這次看來信誓旦旦」。總之,這是個有趣的話資,大家都來發表一下意見,也看得出來這個項目有多萬眾矚目。

據報導,這個「財大氣粗」的中國商人,因為 2015 年的股災,財富縮水近九成,剛剛動工的工程就傳出拖欠工人工資、工程已經停工等消息,有愈來愈多的尼國人開始認為這個項目會這樣就不了了之。

除了茶餘飯後拿出來聊一聊,老百姓對於這種事情又能如何呢?我想對於天生樂觀且逆來順受慣了(尼國的發展緩慢其中一個重要因素是長年的內戰,民眾覺得只要能過上太平的日子就很好了,要求不高)的尼國人來說,日子還是一樣過,每天說說笑笑,管他運河項目到底是政府被中國商人忽悠了,還是政府拿中國商人來忽悠?我也不覺得他們會太在乎政府今天是傍上「大款」中國,還是繼續和「務實」的台灣走下去。

後記:如果尼國是一個人

造訪尼加拉瓜的念頭,起因於我在加拿大法語班的尼國同學 Tony,在一次課堂報告中,Tony 介紹了他的母國。尼國的美麗風景、豐富的人文歷史讓我十分嚮往。實地造訪尼國一個月的經驗,竟然讓我覺得對尼國的總體感覺和 Tony 這個人如此類似。

如果尼國是一個人,我會這麼描述他:他是一個熱情奔放的人,雖然歷經風霜,表面上嘻嘻哈哈,但不難看出他原有純樸甚至有些靦腆的本質。談起他摯愛的故鄉,你能從他的眼神看出那份深深的不捨與牽掛,還有,他絕對是一個你會樂於與他打交道的人。

尼國典型的天主教教堂。尼國人篤信天主教,城市中重要的位置都有一座漂亮的教堂。圖/黃寶玉 提供

《關聯閱讀》
媒體不會告訴你的事:2017台灣人請醒一醒,我們就是現實國際政治中的「聖多美」
「台灣邦交國太小不重要」?──實際來到中美洲後,我已不再這麼想

《作品推薦》
海外求生存,心事誰人知?──正視負面情緒,別忌諱尋求協助
同志婚姻合法化差很大──看看加拿大、想想台灣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黃寶玉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