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個孩子都需要一位好老師──專訪國立台東大學幼兒教育系主任陳淑芳副教授

每一個孩子都需要一位好老師──專訪國立台東大學幼兒教育系主任陳淑芳副教授

今年「親子天下創新一百」第一次將幼兒教育納入評選,筆者先前採訪報導的「初來國小附幼」教師團隊不負眾望獲選了,成為全國唯一一個國小附幼入選的團隊。這個優質幼兒教育團隊背後,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推手,她是初來附幼朱惠慧主任口中,一直以來敦促她努力不懈、在偏鄉可以把幼兒教育做得不一樣的「淑芳老師」。

台灣第一批公私協力優質托嬰中心、幼兒園負責人,國立台東大學幼兒教育系主任暨東台灣幼兒教保專業促進協會理事長陳淑芳副教授,民國 101 年開始投身第一線,試圖將專業理論化為現場操作示範點,改善台灣幼兒教保事業。如今 7 年過去了,陳教授承辦的托嬰中心、幼兒園,從原來的 1 家,到目前的 8 家,涵蓋台東、屏東、嘉義、花蓮、澎湖等地;位於台東的托嬰中心每年候補人數都在 80 到 100 人,另一承辦的台東唯一一家非營利幼兒園,亦深受家長喜愛,抽籤候補人數眾多。

滿懷理想的陳淑芳教授,為了讓台東的每一個孩子都可以得到優質的教育,不惜從高高在上的「專家」成為被指指點點的「業者」,7 年來在第一線接受公部門的督導,以及家長的檢驗。在訪談中我們可以清楚看見第一線幼保業者面臨的困境、專家眼中台灣幼兒教育的難題,以及我們台灣社會必須一起面對、解決的課題。

願景:成為示範點,提供 0 到 2 歲小孩良好的托育環境

陳教授最初在輔導台東托嬰從業人員時受到挑戰。她認為,在很多私立托嬰中心,小孩除了吃、睡,沒有刺激;保母對於她的意見反應是:你們太理論,我們做不到。於是,陳教授賭氣想做出來給業界看,向大家證明小小孩有辦法受到好一點的托育,理論有可能化為實務。於是從民國 101 年開始承辦,是全國第一批和新北市同時設立的公私協力托嬰中心。

陳教授發現,在台東有很多家庭失能,有的小孩雖然有家長帶在身邊,但家長可能因忙於做生意,並沒有時間和精力專注陪伴或教導孩子,令孩子度過了很貧乏的童年。現在 7、8 年做下來,每一托嬰中心僅收 20 個孩子,每年排隊候補有 80 到 100 個小孩,可見需求非常大。

陳教授說,不管是不是低收入家庭,我們常看到家長過度剝奪孩子自主的能力、過度干預,或過度忽視,這些狀況都會令孩子陷入無助。陳教授強調孩子的獨立自主,讓孩子在成長過程中能夠喜歡自己、能夠自主做些事情,這樣即使家庭失能,孩子也能有生存的本事。如果有小孩生長在被過度保護的家庭,在這裡也可以擺脫束縛,自主學習。

在現今的台灣社會,讓孩子回歸一個純淨的成長空間是很重要的事情。陳教授說,我們看到小小孩在這樣一個安心的環境成長,他們很快可以展現出獨立學習、自主規律的生活態度;孩子真的不像很多大人想的那樣無知,他們有很多自己想做的事,很有主見,可惜很多家庭都扼殺了孩子這一份潛力。「我們愈尊重孩子,愈容易看到孩子的能力展現出來。」

圖/黃怡菁 攝

台灣幼兒教保環境的問題:「專業劣質化」,劣幣驅逐良幣

陳教授表示,理論上我們知道,人腦在 3 歲以前的發展最為關鍵,到了 6 歲,一個人的行為基模差不多就定型了。我們站在教育的角度、社會人力資源發展及早紮根的角度思考,政府卻是站在「社會福利」的角度思考,比較在乎父母能不能好好就業,所以托嬰只是讓家長「寄放小孩」。如此一來,就不會珍惜保母的專業,在考量保母的工作負荷和薪資時,都不會把「如何留住專業保母、提升專業保母的整體素質」納入考量,但這卻是影響小小孩關鍵成長階段最重要的因素。

事實上,會發生托嬰中心虐童事件,很多時候是因為「土法煉鋼」的保母讀不懂孩子的需求,而去強迫孩子,甚至和孩子產生衝突。我們會看到屢次被評為「優等」的托嬰中心發生我們最不想看到的「虐童」事件,就是因為政府的規範還停留在托嬰中心的硬體形式條件、表象的環境安全等最低階的環節,並沒有正視教養孩子所需的專業素養,和維持與孩子互動品質所需的足夠人力支持。

就算一個母親也會在疲勞的情況下有情緒、甚至憂鬱,更何況一個保母要帶 5 個小孩。我們看到台灣很多沒有受過良好專業培訓的保母、托嬰中心,直接就把孩子綁在高腳椅上,或者關在嬰兒床裡,只求小孩的安全,完全顧不上和孩子互動,更別說有效地刺激孩子的學習和發展。孩子在這樣的環境裡,很容易浮躁、哭鬧,而保母在現有制度下無能為力,就有可能採取一些極端的手段,導致傷害到孩子,造成家庭、社會上的痛。

必須說,目前政府拿不出一套有效充實保母專業素養、改善托嬰環境的方案。我們看到中央最新一套要求保母在職進修的課程內容,比較像是要求學生考試要唸的書單,可以說完全幫助不到現場保母,反而造成疲累的保母負擔。因此,東台灣幼兒教保專業促進協會目前承辦的托嬰中心(在台東、屏東、花蓮、澎湖等地),有一套自己的專業發展培訓課程,特別針對 0 到 3 歲幼兒的發展與引導,是有理論支持的操作培訓,重點在幫助保母工作現場的增能。

然而,政府單位還是要求保母要依規定上完中央要求的(派不上用場的)課程,導致保母負擔太重,有些保母甚至就放棄不做了。我們看到很多優秀的保母,因為做不到政府要求的眾多書面報告、評估,不堪負荷而退出托嬰行業,實在可惜。

「我們的初衷是希望我們做出一些示範點,可以讓社會肯定保母的專業,保母可以有尊嚴的工作,享受和孩子在一起,陪孩子一起快樂成長的工作經驗。」陳教授表示。目前在台灣,嬰幼兒照顧、幼教工作事實上是一個「血汗」事業,因為整體社會對於「托嬰」和「幼教」的觀念落後,看不到專業保母和幼教老師的價值,致使很多優秀的人才選擇離開這份「血汗」工作,這也是家庭和社會極大的損失。

圖/黃怡菁 攝

後記:這些「婆婆媽媽」議題,需要更好的公共政策

雖然陳教授在訪談中透露心聲表示,因為花很多時間在處理政府諸多繁複瑣碎的行政要求,一些不合理的規範也常限制了幼教專業理念的發展空間,令她多次萌生退出承辦這些公私協力經營的托嬰中心、非營利幼兒園的想法;但筆者相信,充滿熱情與理想的陳教授,會繼續帶領台灣有志一同的幼教老師一起守護台灣的孩子。

然而,筆者也必須在此呼籲,為了鼓勵民間更多優質的從業人員,懇請政府相關單位重視第一線業者、專家的意見,採取更多元、彈性的管理辦法,多看看小孩、家長的需求吧。

同時,家長們應該站出來,負起積極參與監督公部門效率的責任,並和學校、托嬰中心一起努力,還給孩子一個自主成長、快樂享受的童年。筆者看見近幾年,台灣越來越多媽媽們踏出家門,參選地方民意代表,於是開始有越來越多民意代表關心幼兒教育、孩童福利這些傳統上不受關注的「婆婆媽媽」議題。事實上,台灣少子化問題如此嚴峻,幼兒教育不應如此長年不受重視;身為家長的筆者非常希望更多民意代表關注這方面的公共政策,讓台灣成為孩子成長的快樂天堂。

執行編輯:邱佑寧
核稿編輯:何承祐

Photo Credit:黃怡菁 攝影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