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真的不想再流浪」,五對跨國同志伴侶的故事:台灣,願意成為我們的避風港嗎?

「我們真的不想再流浪」,五對跨國同志伴侶的故事:台灣,願意成為我們的避風港嗎?

幾年前在加拿大的法語班上自我介紹,我說我來自台灣、 40 歲、美國新聞碩士,上一份工作在上海擔任廣告公司人資培訓總監,現在到加拿大準備重頭來過──從學法語開始。

語畢,老師首先發難:「為什麼?台灣很好阿,你的工作聽起來也很好,為什麼來加拿大?」我看著他認真的神情,正準備開口回答問題,卻突然一陣哽咽、複雜的情緒一湧而上。

我逼自己先冷靜下來,然後說:「因為台灣法律不允許我和我的另一半結婚,我的另一半去不了台灣,所以我們選擇加拿大,因為加拿大承認我們的(同性伴侶)關係。」

同學裡有一位巴勒斯坦籍的男生,馬上激動地接著說:「我也是!我太太是約旦籍的,約旦不承認我的國籍,我們兩都是醫生,只能放棄很好的工作,來加拿大從零開始。」下課後,我走過去抱抱這對「天涯淪落人」。

「何時,能和我的異國伴侶一起回家?」

過了 8 年冰天雪地的生活,因著對家人無比的想念,在去年 10 月,我和太太帶上小孩回到台灣──小孩順利讀了幼兒園,我們也短暫享受著美好的天氣以及天倫之樂。小孩和爺爺奶奶、阿姨舅舅、表姊表哥相處極為快樂,回到故鄉的我則感到非常踏實。

然而,眼看著太太 6 個月的旅遊簽證馬上到期,我們又開始焦慮起來:太太將被迫出境,小孩要上學,我該怎麼辦?太太在台灣沒有健保、不能工作,沒有小孩的監護權,我們該怎麼辦?是不是又必須回去加拿大?過著孤立無援的異鄉生活?我們的未來該如何規劃?我即將 50 歲了,不想再當「天涯淪落人」了!!

那天晚上,朋友圈瘋傳「大法官釋字 748 施行法」出爐的消息,這幾天我們則緊盯施行法關於跨國伴侶的規定,我和太太因為有加拿大身份,應該比較容易納入婚姻被承認的「一部分跨國伴侶」,讓我們稍稍鬆了一口氣──繞了大半個地球,我們似乎終於看到一絲曙光。

然而,還有大半跨國同志伴侶得不到企盼的答案:他們有人還在海外漂流,有人拿著暫時的身份在台灣逗留,殷切地盼著在台灣這片土地生活。藉此,我想和大家分享幾則他們的故事,希望政府、立委聽見輿論、民情,加速加入配套辦法,讓所有跨國同性伴侶能「有情人終成眷屬」,安居在台灣。

圖/Shutterstock

以下是他們的故事:

子良(台灣籍)、思鐸(美國籍)、小孩:愷樂15歲半,目前居住在美國

子良一家目前住在美國,他們準備退休後一起搬回台灣定居。他們希望台灣的同性婚姻法法案,一定要包括跨國同性伴侶的身份認可及移民配套──這樣,才能使得他和他的先生,能在台灣一起長住,否則會是極不合乎人道、人權的立法缺失。

美蘋(新加坡籍)、欣欣(台灣籍)、小孩:小妤(兩個月),目前居在在台灣

以下是美蘋想要分享的,關於他們的故事:

「大法官在 748 號釋憲案上的決定,對我們來說,影響深遠,又非常可貴。雖然釋憲不能抹去全部的歧視,但讓我們看到台灣變的更平等、友善。這個決定讓我們有勇氣成家!我和欣欣在國外認識,相知相愛 11 年了。雖然一直在考慮生育,卻因擔憂小孩會面對社會壓力和歧視而卻步。釋憲後,我們有信心踏出這一步了。

但今天政院版草案公佈後,我卻因草案沒有包括跨國婚姻,而難免焦慮不安。因訊息不明,到底 5 / 24 去登記的話,憑新加坡政府的單身證明,是否可以順利結婚?不能的話,會受到什麼樣的限制,這個問題又可不可以解決?

長遠一點來說,可不可以申請依親居留?兩年前我們決定搬回台灣了,但當時因為未能依親,我需要特別向公司申請調職、以工作取得居留權。若依親法律不明或不完善,倘若有天我的工作有什麼變化,被取消工作準證,是否會陪被迫離開台灣?到時我們的家庭,該何去何從呢?

另外,繼親收養會不會與我無緣?以我所知,外國人在台要領養小孩,必須依照本國的收養法規。因為我們的情況特殊,很多國家未必能配合,甚至會排斥。因為這樣,更期待台灣在繼親收養做主導角色──雖然這種情況並不多見,還是希望這一點會被納入考量,不要讓我和小孩在法律上變成永遠的陌生人。

衷心盼望立法機關能了解我們跨國伴侶的難處,在立法時可以給予充分的保障。」

Lois是(台灣籍),Cecilia(中國籍),小孩:Leo(兩歲半,生母為 Cecilia ,但 Leo 是台灣籍)。

Lois 和 Cecilia 於 2017 年時在美國結婚,目前居住於台北。
他們家庭目前面對的困境:

1.      Cecilia 的居留權:目前 Cecilia 是持學生簽證,所以才能在台灣生活,但學生簽證即將於2019 年 10 月到期,屆時若沒有跨國同性伴侶的婚姻配套措施(例如承認我們在美國結婚的事實,能在台灣合法進行結婚登記,並申請以配偶身份居留台灣),Cecilia就必須返回中國,我們的家庭即被拆散,無法共同生活,育兒安排也會產生很大的困難。
2.      Lois 和 Leo 的親權:目前 Lois 和 Cecilia 是共同扶養 Leo ;但由於 Leo 的生母是 Cecilia ,因此 Lois 與 Leo 間並沒有法定關係,目前僅存有「委託監護」方式。
3.      Leo 的受教權:由於目前 Leo 的戶籍,是與 Lois 同戶籍,但由於 Lois 僅是委託監護人,而非法定監護人,因此 Leo 未來將不具備公立幼兒園招生資格。(見「臺北市107學年度公立幼兒園招生公告」之三、招生對象)
4.      即便台灣通過同性婚姻,但中國同性婚姻未合法化,那麼要如何承認跨國或兩岸(中國 vs 台灣)同性伴侶的婚姻,及後續居留、工作、身份問題?

期許:

1.      政府能承認我們在美國結婚的事實,讓我們能在台灣合法登記結婚,首先解決合法居留權的問題,讓家庭不致於被拆散。
2.      跨國同性伴侶,能循「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享有與本國同性伴侶相等的權利。

守泉(台灣籍)、Andy (英國籍)

守泉和 Andy ,是近日熱點新聞「苗栗同志伴侶老少配」主角,熱熱鬧鬧在台灣結了婚之後,目前他們最大的問題,是還是得分隔兩地。兩人過去從守泉還是學生時,就靠寒暑假台灣英國兩地輪流見面。現在想結婚,就是希望能夠告別這樣的奔波、住在一起生活。

英國雖然同性婚姻合法,但因爲他們年齡差距過大,還需要相當的審查。台灣這邊推出的專法版本,目前有關「跨國伴侶依親」的規定也還在研擬──這是兩人最大的考驗。他們期望台灣跟英國,都可以盡快讓已經公開結婚的兩人能夠長期住在一起。尤其以他們的年齡差距,更有其迫切性。(本段故事,謝謝苗栗愛轉來平權遊行的總召夏立民(鄒鄒)提供)

每一段戀情,不一定都會開花結果,特別是異國戀情,但因為天時、地利、人和,我們有緣共渡一生──衷心企盼,民主的台灣,能成為跨國同志伴侶最溫暖的避風港。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圖非當事人)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