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間偏鄉部落裡的幼兒園,為何能提供「世界級」的教學?一個母親的幼教筆記(上)

一間偏鄉部落裡的幼兒園,為何能提供「世界級」的教學?一個母親的幼教筆記(上)

近日又傳來多所托兒所、幼兒園老師的暴力傷害事件,讓身為家長的我很是驚訝。要不是我們的孩子就在一所充滿愛心的幼兒園就讀,光看新聞,我可能都不敢送孩子們回台灣念幼兒園。

關於新聞嚴重偏向「(負面)事件」的報導方式,足以另闢專文分析,但在此,我更想提供一篇「平衡報導」,讓大家了解台灣其實有很多非常優秀的幼教老師,正默默的為我們的孩子努力。另一方面,我也想進一步探討在現行環境下,「如何創造好的環境」,讓每一個孩子,都可以享受到好的幼教品質。

我認為,在這少子化的年代,重質不重量應該是台灣教育要追求的目標。事實上,培養優秀的國家未來人才,得「從娃娃抓起」,是國際教育界的共識;但我觀察到台灣給予幼教老師的重視,與他們工作上的重要性很不對稱。希望藉由此文,讓幼教老師能獲得社會的更多重視。

孩子們的「起跑點」,是專業的師資──找對人,讓孩子天天想上學

身為家長,有幸遇見夢寐以求的幼兒園團隊,好多讀者朋友都超羨慕我,上次撰文分享之後,許多讀者都問我:「是什麼原因,造就了一個專業、熱忱、有愛心的幼兒園團隊?」甚至「如何選擇一個好的幼兒園?」

為了回答這些問題,我非常希望找出打造一流幼兒教育團隊的「重要關鍵」,將這個 Best Practice(最佳實踐)與更多家長或學校分享,進而挖掘或激勵台灣有更多一流的幼兒教育團隊。(太太說是我的職業病,過去在企業負責知識管理與人力資源管理的魂作祟。)

美國學者 Suzanne Bouffard 博士,在 2016 年做了一份針對全美 43 個州、150 萬位公立幼兒園孩子的調查,她將這份堪稱有史以來最全面的公立幼教調查報告寫成書,書名為《最重要的一年:幼兒教育與我們孩子的未來》( The Most Important Year: Pre-Kindergarten and the Future of Our Children)。

幼兒教育有多重要在此不需贅述,重視孩子教育的家長都想要小孩不要「輸在起跑點」,重點是這個「起跑點」是什麼?

這份在北美幼教界影起高度重視的報告,直截了當的告訴家長:選擇一所幼兒園的時候,設施一點都不重要,請將重點放在老師與孩子們的互動。你希望看到老師和孩子們的互動是正面積極的、富含培育的熱忱、並能自然而然地激發孩子們的好奇心。而最好的幼教老師團隊必然是由一群受過專業訓練的老師組成,老師們知道如何建立孩子們自我約束的技巧,培養孩子們的創造力和好奇心,以及創造一個在遊戲中學習的環境。

這三個「基石」對於孩子們的未來扮演至關重要的角色,特別對於社會上較弱勢的孩子們,如果他們能在人生的這個階段打下良好的基礎,對於孩子們的未來將非常有益。

回想我與惠慧老師的第一次交談,她告訴我,「我們幼兒園不採用坊間的教材,今年,我們課程的重點是讓孩子們一起動手設計遊樂場」。聽到這話的當下,我眼睛為之一亮,「和孩子們一起設計建立遊樂場」,多酷啊!我完全被吸引了。一個和孩子們一起討論遊樂場如何規劃、請來專業設計師和孩子們共同討論遊樂場架構、最終和孩子們一起動手建造自己的遊樂場的老師和幼兒園!

我只想擁抱惠慧老師,請她收我們的孩子,沒有其他問題!後來我才知道,惠慧老師一直都在創作幼教課程:她之前針對不同學校、學生所創作的作品「山林狂想曲」、「獵人與狗」,都深受好評。

記得那天回家的路上,我和太太說,一個自我要求要如此高,又有創造力的老師,肯定能給我們的孩子絕佳的影響,還有什麼比這樣潛移默化、以身作則的教育更好的?!

不到 3 歲的孩子入學至今一個半月,惠慧老師和她的團隊,每天都讓我們更清楚相信我們的第一印象一點也沒錯。孩子們從第一天開始就非常喜歡去上學,從沒有一天說不想上學。從學校帶回來書本自己會唸、畫畫的作品讓我們驚豔不已、表達能力提升非常多、字彙量也大幅增加,妹妹不僅成功戒了尿布,還會溫柔地和媽媽說:「我在這裡陪妳(上廁所)」,因為溫柔又超有耐心的伶伶老師,就是這樣陪妹妹上廁所的。

因為他們,我深刻的體會到「一流的幼兒教育不需要花很多錢,但真的需要花很多心思」。

圖/朱惠慧老師 提供

一位好老師,是如何練成的?如何複製其「成功經驗」?

知識管理有一件很重要的工作,就是要梳理出 Best practice(最佳實踐)裡,可以重複實踐的關鍵因素,因此可以分享給其他人,「複製成功經驗」。在與惠慧老師交流的過程中,我大致理出了幾個關鍵因素:

一、追求卓越,不斷精進:

惠慧老師在忙碌的工作之餘,擠出時間完成了在台東大學的教育碩士學位,在她的碩士論文中不難發現,惠慧老師不斷在專業領域追求更進一步的成長,並將所學與教學結合。惠慧老師每天都會記錄教學歷程,鉅細靡遺地寫下每天觀察孩子們的變化、與其他老師協同工作的情形,不僅幫助改善日常工作,更在她創作教學課程時,能更貼近學生的需求。

惠慧老師還很積極地參與出國參訪行程,到芬蘭、美國等地,借鏡國外先進的幼教實踐。更重要的是,惠慧老師會將於所學應用在任教的學校,不光是「看看就好」:惠慧老師和我分享,像「改造遊戲場」這樣的教學方式,就是目前芬蘭政府積極推廣的「主體教學」,目的是讓學生的學習更貼近生活、更能激發孩子們學習的動機,而不是傳統的分「科目」式教學。據報導,芬蘭政府打算於 2020 年,將國中、國小課程也全面改成「主題教學」。

二、領導團隊、有效協作:

惠慧老師非常強調團隊協作的重要性,她甚至說,如果沒有草莓老師、伶伶老師、嘉嘉老師這樣一個好的團隊,根本不可能做出任何一點成績,自己甚至會想放棄。

除了教學現場的老師認同惠慧老師的教學理念,給予最大的支持,學校的校長、台東大學的指導教授、過去工作上的戰友,都是惠慧老師很重要的「祕密武器」。

也因此,惠慧老師仔細挑選她的團隊,找到最契合的工作伙伴,我也看見惠慧老師給予她的工作伙伴高度的肯定與尊重,實習老師嘉嘉因為受到惠慧老師的影響,希望畢業後繼續到偏鄉工作──我在這當中,看見了「領導力」的展現。(關於幼教老師專業能力在此不擬贅述,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參考亞洲大學林清章教授的論文《幼兒園教師專業能力指標之建構》)

三、熱愛工作、享受成果:

「幾年來我們的孩子們更有自信,更主動學習,甚至上台侃侃而談,發表成果,這就是我們的動力來源」。當老師看到孩子們有成就,就會感到無比的開心。

惠慧老師、草莓老師、玲玲老師、嘉嘉老師還特別喜歡和家長互動,經常告訴我們孩子在學校發現什麼有趣的事,喜歡學習哪方面的東西。我們經常提出在家裡遇到育兒的挫折,去請教老師們,他們都非常有耐心的和我們分享經驗,這方面身為家長的我們真的受益匪淺。「觀察到孩子們的成長讓我很感動」是惠慧老師在和我交流時,經常不經意說的一句話,這句話聽在家長的耳裡,哪能不被觸動?一位在工作崗位上努力了近 25 年的老師,還能常常被孩子們感動,實為難得。

四、關心弱勢、挖掘優勢:

「有時候我會覺得偏鄉部落的資源反而比都市多」,惠慧老師如是說。例如惠慧老師發現,布農族的文化非常有意思,於是和孩子、家長與部落耆老們,一起發展出「獵人與狗」的課程,結果孩子們非常投入,惠慧老師也從中學到非常多關於孩子們的文化。「獵人與狗」的課程開發過程,成了惠慧老師碩士論文《文化適性教學》的主軸。

「每個孩子都應該得到好的教育,隔代教養加上多單親家庭,偏鄉孩子尤其需要好的老師給予更多的陪伴與引導。」惠慧老師投身偏鄉教育的使命,與前述美國公立幼兒教育的目標非常一致,都認為好的幼教老師對於弱勢孩子的未來尤其關鍵。於是,「如何培育更多好的幼教老師?」就成了下一個關鍵的問題。

圖/Shutterstock

下文:想要優秀師資之前,你真的「尊重專業」嗎?一個母親的幼教筆記(下)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朱惠慧老師 提供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