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歲,我在阿布達比管理養殖漁業──漁夫的一天

30歲,我在阿布達比管理養殖漁業──漁夫的一天

務農普遍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這一點在沙漠,卻有些「修正」:這裡的太陽特別熱情,可能跟巴西嘉年華會的女郎一樣,在短短時間內就讓你頭暈暈的。只是這種「熱情」,真的是會死人!

如果是在室外工作的狀況下,工作時間要往前挪以避免那毒辣的太陽。正常日子裡,鬧鐘會在 4 點多叫醒我,5 點進到我的小辦公室,開始不像漁夫的工作:一些例行的行政事務及簽核等 Paper Work。

對我來說,批公文就像回到國小一年級一樣,不停的寫自己名字,好像這樣才會熟練。這時我總覺得自己是一個有名字的漁夫,但還不能下海玩水,這些桌上的公文還沒批好前,是不能去外面溜達的,但我的心早已經飛到海裡,跟魚同在一起!

寫完最後一封報價單的意見簽核後,看著同事抱著一疊文書離開,他解脫了。而我這才要起身去看看可愛的魚兒還有兩國同事間的爭執事項。

換上雨鞋,我感到很自在。雙腳包覆在橡膠長筒雨鞋裡面,一定要穿雙厚襪子才會有摩擦力好走路,多年來的經驗讓我很享受穿雨鞋的快樂。

離開辦公桌,等待司機來的同時,還有 5 分鐘的時間來翻閱桌上的那本明治維新,用極短暫的閱讀來轉換工作間的段落。

車一到,抬頭看見耀眼的陽光,才發現,7 點了。韶光如梭阿!

基本上司機大都不知道我今天要去哪裡,所以前幾句話都是家庭,聊聊他的博士兒子(有兩個)或是我的(不會撥香蕉皮但是很愛吃香蕉的猴仔),然後才是工作事項。

其實,我的同事們大都知道:「最好是我都不要出門,這就天下太平。」而在管理上我也有個習慣,就是:「我不喜歡看到你。」

這原因得從幾個面向說明:
1. 我們越常見面,代表我們得一起處理越多問題。
2. 我常去特定的管轄範圍說明:「這邊有些因素讓我不得不來。」(而這通常不是好消息)
3. 人員出現的頻率不代表認真的程度,在現場裝很忙的樣子就跟當兵一樣。(有下過部隊都知道)
4. 我的同事千千萬萬不要對我說謊,因為有些東西會很真誠的戳破你的謊言。

前面三點容易理解,最後一點可能比較奇怪些。因為前三點主要對象是人,最後一點卻是養殖物:

生物很真誠,好好的飼育管理,基本上都是健康成長的,而根據長年累積的經驗,我能夠很快判斷牠們是否健康。舉例來說:一觀察這(條、群、池)魚的游動行為、體態,我就能夠感受牠(們)是否受到合理的照顧。

若是不良管理下,魚隻會消瘦生病、最終死亡,這過程可能很快也可能拖很久。一天大概有幾百則的作業人員回填報告書上面的資料,並非全是真的,魚的狀況才是真的。因此,我會不定時的到第一線,去親眼觀察魚池的狀況。

一池池的看、一區區的走,也到 9 點了!是阿,放飯了。早上的作息就是到 9 點才吃早餐,幾乎每天我都是吃香蕉配吐司還有一大杯的牛奶。10 點再繼續散步去觀察今天的投餵管理狀況,同事們工作是否開心,工作負擔均勻與否。

再來就是中午的午休時間了!回到家,盥洗一番後開始來動動鍋鏟,往往都是很簡單的兩菜一湯:燉一鍋羊肉湯,去後院摘些青江菜回來炒蒜頭,煎條鯛魚,稀哩呼嚕地就把午餐搞定了,魚肉菜都有。自己煮飯的快樂比廚子煮好再來吃的感覺好上太多,人在異鄉,家的味道跟情感只能透過自己下廚來延續。

為了避開毒辣的陽光,中午到下午 5 點是午休的時間。小睡片刻後,今天 5 點我要處理的是印度籍跟巴基斯坦籍同事間的摩擦,整個下午都得用來面對這問題。

大家應該不陌生,歷史上、政治上,這兩國之間早已積怨已久,不論是升斗小民或是最高領導人。而為了準備調解下午兩國同事間的爭執,我準備好了一顆芒果。

先講講背景:巴基斯坦芒果產量是全世界第四、而印度是世界第一,這 30 年來巴基斯坦都有芒果外交的作法,跟印度也是如此。即便近年來兩造關係惡化,班機停飛,巴基斯坦仍然透過將芒果轉機杜拜再到印度的作法,硬是要將芒果送給印度領導人。

但話說回來,這芒果跟我有啥關係呢?當我直接管理的人員分屬印巴兩國國籍的時候,一顆芒果在印巴族群間帶來的甜蜜,可是很大的。

安排在下午來協調這場長久累積的紛爭,還沒坐定位前,已經有人爆發說不幹了,直指對方的鼻頭漫天大罵,我就只是淡淡地坐定位準備好一顆芒果,等著兩票人馬進來會議廳。

長條型會議廳桌子大概能容納 20 人,還是坐不下,兩方的交界其一是我在中間,對側的交界沒有人坐;看來是個引爆點位置。雙方很克制怒氣的跟我問好後紛紛入座,我也不客套溫溫的講了句:「你們開始吧!」

接著,從手勢、語調、表情及氣勢觀察,我明白雙方現在都是高血壓低智商的狀態,這種時候制止爭吵其實沒什麼用的。

靜靜的看他們演變到接近肢體衝突,我仍舊不為所動也不發一語的看著快被髒話淹沒的我們。大概十多分鐘過去,終於來到一個頓點。

這時我緩緩站起來,向所有人收回發言權。全場瞬間冷靜下來,看著我,眼神裡帶有一點害羞。因為我才 30 歲,而在座的他們許多都能當我爸爸了。

沒錯。我第一句話就說"How old are you? How many days you have already spent here?"

接著切入兩邊人馬彼此的家庭跟共通點,還有誠懇地講我自己的故事──我離開老婆孩子,隻身來這遍地黃沙沒有個啥鬼東西的地方當漁夫,為的是什麼?不過就是跟你們一樣,圖個家庭溫飽罷了!既然如此,我們又何苦這樣爭吵呢?

有人開始搖頭了(廣義來說南亞的搖頭代表同意),這是個好訊號!我看機不可失,立刻請出王牌:芒果一出,誰與爭鋒。(倚天劍可能會啜泣一下)。

原來,在印度和巴基斯坦,芒果同樣代表著友善,真誠,甜蜜的象徵。

在印巴地區的民間傳統裡,如果我送你一籃自家種的芒果,那可是非常誠摯的禮品。甚至於家族或是部落有紛爭,自家產的芒果可是調停的和平使者。

眾人眼光看著芒果一下,又回到我身上。是的,漁夫也是會將心比心的。是非對錯的審判並非我的本意,亦無意擔任法官;而是用包容來理解對方,同時反省自己有心或是無意的過失。

走出會議室,雖沒聽見歡笑聲,但少了憤怒的對峙跟彼此算計的心機。對我來說,更重要的是──這區的魚得救了。

看看時間,已經很晚了,等等回家再去打個拳、煮頓飯、看本書、逛逛 ptt、上上臉書,再次回到清晨 4 點的起點。

這一天的漁夫生活,帶有一點煙硝味,手上也仍舊殘留飼料上的魚油味道。但我覺得很香,這讓我睡得很甜。至少今天我還有看到太陽,比前陣子好多了。

漁夫在意的日子是什麼?好壞日才是重點,太陽跟月亮才是重點,星期周末對我們來說真的不重要。一晃眼,旁人眼中單調的日子也過了許多許多年了。但對我而言卻好快也好充實。

從大學到現在十多年來,從台灣、東南亞到中東,這是我身為漁夫的其中一天。

(本專欄稿費捐贈位於澎湖的財團法人海洋公民基金會)



《關聯閱讀》
中東操盤養殖漁業計畫,雲林漁夫呂政達:我離開台灣,是為了「幫生病的母親找新藥」
【呂政達@阿布達比】致農委會主委曹啟鴻:過漁之島不能再等,台灣漁業要從根本改革
談談跨文化溝通:最重要的不是「我想說什麼」,而是如何讓聽者聽進去

《作品推薦》
在沙漠裡養水產,有沒有搞錯!?──雲林漁人征戰中東(一)
現實比幻想還有趣,聽別人說不如自己做──雲林漁人征戰中東(二)
回望台灣漁業,困境中尋找力量──雲林漁人征戰中東(三)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