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比幻想還有趣,聽別人說不如自己做──雲林漁人征戰中東(二)

現實比幻想還有趣,聽別人說不如自己做──雲林漁人征戰中東(二)

當決定要從事這份工作的時候,想的是自己能夠挑戰什麼、達成什麼;但是當實際開始一份新工作時,思維通常都還要經過大幅度的修正。特別是一個從未到過的國家及環境。

來到中東前,我心裡想的是能夠開著超跑(我知道這有點難,那最低標準──至少有車開吧),一早也去學人家買杯「Espresso + 牛奶」、很時尚地拿著綠色女巫去當我的「漁夫」,或者穿著西裝打著領帶在辦公室像個白領;下班時,挑間不錯的餐廳好好享受一頓晚餐,周末就開著船玩耍或是潛水......

但這些美好,基本上都是幻覺,而且還是很好笑的夢境。首先,在這裡,早上沒有咖啡讓我買、我也沒有車開,至於下班後晚上要悠閒出門去餐廳吃飯,更是太過天真的事情。

至於最後一樣──開船,倒是真的確有其事。但如果開快艇出門是去玩耍、潛水或是「ㄅㄚˇㄇㄟˋ」這可是人生一大樂事,偏偏,我是要去工作的。每當船一開動,我總面對更多的壓力與不確定性。現在一聽到「要出海」或甚至「下海」,相信我,真的不是那麼開心。

看到這邊,應該很多人都不知道我在說什麼吧?沒錯,我要的就是這樣,我想讓大家跟著我一起回到,我與工作場所的第一次親密接觸:

那是個大半夜。大概凌晨 3 點左右吧,司機開著車,我拎著兩個行李箱跟筆電,東倒西歪地在後座睡覺,脖子超級痠。矇矓中,我心裡想著還有多久才能到時,卻發現自己怎麼有種「飄飄然」的感覺?

睜開眼睛望向窗外發現,「路燈」竟然會上下左右地移動!我沒看錯,燈在動!這時本能告訴我,這不是在陸地的感覺,哪有路燈長腳會不規則地運動呢?我在船上!

原來,我和載著我的車子,早已在一艘渡輪上面。急急忙忙地跟司機問:"Where are we going?"他老兄很酷:"Home."

我暈倒了~真的暈倒了!我竟然要在一個沒有道路連接的島上工作,為什麼當初我作了這麼多調查準備,竟然沒有想到實際工作場所這一點呢?

同時間,許許多多的想像(開好車買咖啡去上班)、幻想(開快艇把妹)、聽說(超級爽缺)等等,也都在此刻被現實擊個粉碎,然後這些碎片一點一滴,混著沙粒泥巴輾壓出真正屬於我的道路──一個距離都市百多公里的離島,同時也是一個很特殊的區域,這就是我的戰場。

在沒有準備的狀況下,我來到這個沙漠海島。島上的沙漠,看起來大到我認為在裡面開車會迷路的規模。慢慢整理被渡輪驚嚇的心情,一樣昏昏的腦袋有點清醒地搖下車窗吹吹風,好熱啊~~都已經半夜了還能這麼熱,室外溫度大概是攝氏 37 度左右吧!是阿!半夜還能這麼熱,白天的時候更是熱到暈頭。

抬頭看看滿天星斗真是很漂亮,微微讓我感到一絲平靜。可愛的猴仔跟漂亮的老婆,這是我們分開的第零天;看著星星讓我想到你們。

各位客倌,看到這邊醒了沒阿?哈哈哈~我自己倒是希望能夠不要醒過來,至少還能享受天倫之樂。一個在遠方的沙漠離島,整個環境是非常清幽的,清幽到除了柏油路,你看到的都是一望無際的滾滾黃沙和寥落的電塔。這裡大概很適合 60 歲以上,無欲無求的生活步調,偏偏我才一半歲數,就要在這裡展開新生活,學習適應、熱愛這片大自然造就的荒漠,開始生存挑戰的第一章。

來到了我的房子,還好!不用跟別人擠一張床或是一間房,至少我能隨興揮灑我的內衣褲不用擔心室友眼球變白。把一堆台灣特產、家鄉味及兩位母親的愛心食品等等放到冰箱冷藏,很快地上床睡覺去了。

一醒來已經是中午,並不是睡飽,而是肚子餓,卻發現廚房裡已有人貼心準備了三盤料理──什麼都沒有的麵條(像泡麵的感覺),切花漂漂亮亮的小黃瓜跟胡蘿蔔條(全是生的)以及半隻小烤雞──吃了兩口,覺得還是自己煮好了,偏偏,除了火爐沒有任何廚具,找不到鍋碗瓢盆,廚房乾淨得像是全新的一樣。

吃飽後到屋外去才知道,這裡是海景房喔!安內是還不錯啦!整潔的柏油路及木麻黃的樹林蔭(看來對於防風林樹種選擇大家倒是挺一致的),可是天氣實在是太熱,保守估計至少有攝氏 45 度吧!

我趕快回到室內避暑,打開一瓶礦泉水喝。此時卻有人敲門了!原來是要來打掃房間。真是好阿~還有這種客房服務,可是我才剛住第一天,那就不用了。婉拒他之後才覺得奇怪,「我又不是住飯店,這是我的家不是嗎!」

畢竟我們在台灣,在家裏面不會遇到有外人自動進來幫你準備好午餐,又或者是敲門要來幫你打掃家裡吧!

看來,有很多很多的文化跟規矩是我所不懂,要重新學習的。例如,我拒絕他的打掃會不會讓他以為我不滿意他的服務而拒絕呢?又或者我該不該在他打掃完付他一些美金?但是看來那是不用付費的服務阿。我倒是更好奇這邊還有什麼事情是很酷的。看來在這裡,原來幻想中的生活雖然沒有成真,但「期待驚喜」同樣顯得有點多餘,因為它真的不停地發生,在這國家,有太多事情都讓我感到新奇有趣。

天黑又亮,就像閃爍的燈塔,指引我們這些海外的漁夫,朝向陸地安然地駛去,看到陸地的悸動,好比我現在的心情。歸人總是向內看,但我選擇面向大海。很期待,在這樣平淡的生活裡,找到讓我興奮不已的水產,然後再次歸於絢爛後的平靜。

漁夫在一片汪洋討海,並不會忘記海水的味道。同時,關於不同地區海水的記憶,都已烙印在身體裡。世界各地的魚兒在廣袤的海水中游來游去,而這次,我面對的是中東的海水。

過去愛聽老漁夫說故事,聽到的往往是他們當年釣到多大的魚、或是抓了數量多麼驚人的捕獲物,然後對比現在的漁獲量,總是帶著唏噓。這類的故事總是令我不厭其煩地聆聽,在不同國家,聽著不同語言,訴說著類似的內容。

只是,這次並不是聽說,而是要用我自己的手盡力掬起這片藍:實際感受海有多鹹,水有多深。換我來,說說我的故事與經驗,給新生代的漁夫,還有所有對漁夫好奇的人們聽。

(本專欄稿費捐贈位於澎湖的財團法人海洋公民基金會)

《關聯閱讀》
回望台灣漁業,困境中尋找力量──雲林漁人征戰中東(三)
中東操盤養殖漁業計畫,雲林漁夫呂政達:我離開台灣,是為了「幫生病的母親找新藥」
【呂政達@阿布達比】致農委會主委曹啟鴻:過漁之島不能再等,台灣漁業要從根本改革

《作品推薦》
在沙漠裡養水產,有沒有搞錯!?──雲林漁人征戰中東(一)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