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沙漠裡養水產,有沒有搞錯!?──雲林漁人征戰中東(一)

在沙漠裡養水產,有沒有搞錯!?──雲林漁人征戰中東(一)

連淡水都沒有的沙漠,往往是缺乏生命的環境代表。雖然廣大的海洋在這裡沒有缺席,但到底要如何在沙漠裡帶來水裡活跳跳的生命?

一開始得知要在沙漠操作水產養殖,我心想:「嗯!果然是傻了!」即便在國外從事水產業多年,沙漠對我而言,仍然是近乎不可能的任務:沒有淡水;日夜溫差極大;沙塵;後勤補給;人力資源;技術落差;溝通問題......想一想,還是趕緊上床睡覺比較實際,這個挑戰還是給哪位能人志士去好了!

但是心中卻仍舊好奇,到底要怎樣操作才可行呢?半夜又偷偷溜下床去,斟了杯「大人喝的麥茶」順手看了一下地圖:緯度不算高,嗯!那還有風向跟海流開口,其實沒有想像中糟糕......

完了!光是這樣想我大概就知道心又癢了!搖搖手中的酒杯,幻想著騎駱駝、吃沙威瑪、滿街超跑的生活......這下睡不著了,光用想的就有點爽了!一路分析著環境,直到公雞啼叫,才想到該睡覺了,偏偏小猴已經起床了,果真是乖兒子阿!早睡早起讓老猴都不用睡覺了。

趕緊用右手拉著兩條肥嫩 5 層米其林猴腿,俐落換了一塊嶄新的尿布,泡一瓶暖暖的老猴牌特調早餐奶,精準地塞進小猴兩顆牙的 O 型黑洞裡,心卻想著:沙漠的生命型態該有多大的不同,到底我能克服否?又想著那裏的繁養殖生理週期對於水產生物的影響等等專業考量,還有人力素質到底會是多麼的高或者是低?資源是否足夠?我自己的背景知識是否能夠克服......邊想,邊拍著小猴的背,讓他打嗝,這麼可愛的動物,怎麼能夠集惡魔跟天使到這樣可愛的皮囊裡?果真是像他母親。

下午時分,獨自看著來自不同國家的水產資訊,東南亞、南亞、中國、歐美,大致看了一輪,心裡想的卻還是那不曾想過的沙漠,激起我那不服輸的心態跟好奇:「如果我能在沙漠操作水產的話,是否還有比這更惡劣的環境呢?那是否我就具備在世界各地操作水產養殖的能力了?又或者這根本已超出我的背景知識範圍許多?多到幾乎沒有彌補的可能?」許許多多的問號,讓我寫下一封封信,去問!

沒錯!不懂就是要問。寫了又改,來來回回弄了兩小時,為的就是要怎麼問?要問誰?這樣會不會很唐突?一堆問號的可能解答行為又帶來更多問號......

最後,終於找到了一位羔羊!很照顧我的水產前輩淡淡地對我說:「沙漠旁的海裡有魚,你就有機會能做養殖,生命已經在那邊。你需要的是仔細觀察,歸納出可能的突破點。」

這一瞬間,人都清醒了。忘記過去所做的點點滴滴海內外經驗,就只是要靜靜的看著水裡的生命,尾柄帶動尾鰭呈現左右扇形擺動;胸鰭滑行,背鰭一揚──這優雅的瞬間多麼讓我癡迷。想到幼時每天上學前都在魚缸前面癡癡看著美麗魚兒半小時,是的,如今我又回到原點了。沒有任何頭銜、管理權責、商業考量及技術導引,回歸初衷,我其實就是愛魚的人。

可是話又說回來,我總不能劃一張機票大老遠去看魚,然後再來評估自己到底能否接下這個挑戰吧?這跟買西瓜時問說甜不甜有啥差異?不剖開來吃怎麼準!心裡暗暗的罵了一聲 X.醜瓜也可能甜;面貌清秀也可能很兇~是吧!老婆。

回到主題,其實從事這個行業,我們往往都必須在有限的情報下進行分析,然後在幾個歸納出的選項裡做出決定。美國前國務卿鮑威爾說他能用少量百分比的資訊就做出精準的決策,真是太酷了!他還知道他的資訊是幾趴。我卻連手上的情報是啥鬼趴數都不確定,至於真實與否、還要折扣多少更是嚴重考驗信心。

例如邀請方的署名:總理事務部。這種中央衙門要找台灣猴?該不會是一場騙局吧?還沒看到沙漠、也還沒看到魚,首先得考量真實性,這可是海外工作的安全守則。周遭有太多人被騙、被拐及被坑,當然,我也吃過不少虧。

但掂掂小猴要吃的香蕉數量,我想,至少我該準備來打仗了!

「沙漠怎樣吃海鮮,或者說怎樣養?就很簡單啊,旁邊的大海能養,那我也能養阿......」我有點阿 Q 地開始想:「搞水產,雖然我年輕,但好歹也在那麼多國經歷風風雨雨、打打殺殺後都全身而退,沙漠嘛!也沒啥好怕的......」這些思維的出現,其實很明顯的表示:我怕了!

在面對未知的情況下,我們往往會有太多的假設,因此透過想像,在內心畫出一隻有長腿的魚或是兩顆頭的豬都不奇怪。即便自己不太相信,卻也難以完全否認。(畢竟你說兩顆頭的豬我相信還是有人看過的;只是我沒有。)

接著就是一連串盲目的心理建設:「開玩笑,台灣水產在世界上仍舊是超猛的!別人能打,我也能打!」心裡如此想.抱著小猴洗澡卻是有點恍神,他開心玩著小鴨,四處拍起水花,我的心思卻仍舊停留在沙漠裡面玩沙。

直到睡覺時,謬思女神握著我的手,淡淡地說:「在那麼多國家操作水產,證明你的能耐相當堅韌。但這樣未知的環境,更值得你謙虛地挑戰,而不是用勝券在握的心態出征......」台語說得對,聽某嘴大富貴,我知道這場仗該怎麼打了。沙漠裡不只能吃海鮮,還能養!我也能突破的,雲林漁人準備參戰了!

(本專欄稿費捐贈位於澎湖的財團法人海洋公民基金會)

《關聯閱讀》
現實比幻想還有趣,聽別人說不如自己做──雲林漁人征戰中東(二)
中東操盤養殖漁業計畫,雲林漁夫呂政達:我離開台灣,是為了「幫生病的母親找新藥」
【呂政達@阿布達比】致農委會主委曹啟鴻:過漁之島不能再等,台灣漁業要從根本改革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