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所謂的「 62塊也能縱貫遊北美?」當事人:平凡人的實踐夢想之旅,哪裡引來這麼多的恨?

我是所謂的「 62塊也能縱貫遊北美?」當事人:平凡人的實踐夢想之旅,哪裡引來這麼多的恨?

我是所謂「62 塊縱貫遊北美」的當事人之一。

最近連續幾天,部分大眾媒體以及網路平台上,不乏對於此事件的討論。也許不少人也已早有耳聞,心中有著定論、或各種疑問。

此刻為止發生的這一切,令我想起一年多前,一位友人在台北西門町,以手機隨手拍攝了一位西方人女生給我看:「欸,妳看,蠻正的欸!」記得那女生舉了個牌子,上面寫著:「我已經旅行過了二十幾個國家,請幫助我繼續環遊世界」之類的詞句。

當時我笑著對朋友說:「我也走過三十幾個國家啦,我也想要環遊世界,怎麼沒有人要捐錢給我?」當時的我,不覺得「旅行國家數多」,是一個要求贊助旅費的充足理由,而我現在也仍這麼認為。

只是在此事件後,我深深檢討,也許我該先了解那位女生,對於捐助她的人,有沒有保持聯繫,並且提供任何形式的回饋,再下論斷。

以下是我對這件事情的說明與看法。

較詳細的事件始末:〈重機情侶60天萬里遊美求婚 慘被台網仇恨轟「像乞丐沒出息」

「負面揣測」與「標題殺人」,意料之外的誤會與爭議

旅途歸來,甫下飛機,從空橋走入機場大廳的走廊上,就被兩個記者攔下。

我心裡十分惶恐,原因很簡單──根據經驗,一切被放在「公眾的高度」被審視的事件,都必須接受評論,我知道一定比例的質疑,以及負面的評價是無可避免的。而就算新聞的措辭再怎麼用心地避免誤會,一則新聞的篇幅,也必定遠遠不足以呈現這趟旅程的全貌。

而因此衍生而來的誤會或疑惑,在台灣更常常被多數網友傾向轉往負面揣測──我必須說,祝福與稱讚,似乎是多數台灣網友所不擅長的行為,尤其對於與自己背景相近的一般人,更是特別苛刻。

在每一次的訪問中,我們都毫不避諱地直言經濟來源。但就像前述的「新聞篇幅限制」以及「標題的議題性」考量,所謂「62元縱貫遊北美」的由來,以及「贊助」的定義等,都完全被轉到了令人意想不到的方向──

其實「62 元」,只是在訪問中提到的一件趣事:出發前兩個月,男主角在廠商間奔走開會時推掉了許多拍攝案,加上為了增進難得出國一趟的攝影品質而添購器材,雖然有先前的一些拍攝案收入,但因為部分酬勞還未入帳,男主角自己也沒發現戶頭只剩下62元,直到在大熱天從南部騎車返回苗栗時,在便利商店停下想買點東西解渴,才發現自己身無分文、信用卡額度達上限,帳戶未達100元無法領錢,只好耐著乾渴騎回家的小故事。

我們完全沒想到,會因為所謂的「聳動性」,以及「62元」與後來的旅遊花費總額「62萬元」成對比,而成了「新聞」標題。

「接受贊助」,為何會被批評為「行乞」、「騙錢」?

也許,除了在學校中參與社團、辦過活動、拉過商家贊助的人以外,台灣人普遍在生活經驗中,對於「眾籌」、「企業合作」多不甚熟悉。

但我想,大家應該都略有耳聞可口可樂、BMW 等大廠,贊助某人或某團隊「環遊世界」等等類似的事件吧?

可以得到這種行銷技巧居世界之冠的公司贊助,提企劃的人,在國際上也普遍是受到肯定的。

然而,我們接受了部分企業的「贊助」,面對的卻是網友種種無情的批評和質疑。

事實上,除非是當紅的藝人或是國際知名運動員等級的名人,是不太可能拿到大金額的「贊助」的。所謂的「贊助」,在這裡姑且定義成受贊助人「只使用產品,或是穿著配戴廠商 LOGO」,而不需要有其他文案、照片、影片產出的約定。

但我們在這趟旅程中,與三家主要廠商──Suzuki 車廠、Nikon 相機廠、Anlas 輪胎廠,以及 ST 防水包合作的內容,實際上如下:

我們在預算範圍內,在阿拉斯加這因為氣候不盛行摩托車的地方,買到指定車款,並騎完北至北極海,南至墨西哥邊境且通過沙漠的的全程;在行李空間非常有限的情況下,攜帶五台相機且在寒風刺骨與酷熱時,都不能盡快通過而必須停下拍攝測試照片;在隔天仍必須騎乘幾百公里的情況下,熬夜等待極光與星空銀河⋯⋯最後,在缺乏網路以及電話訊號的情況下尋找換胎點,並在雪地、未鋪的礫石路,以及常有野生動物竄出的荒原中測試輪胎抓地力、耐久性以及掌握極端氣候中的胎壓變化。

我們在預算範圍內,在阿拉斯加這因為氣候不盛行摩托車的地方,買到指定車款,並騎完北至北極海,南至墨西哥邊境且通過沙漠的的全程。

嚴格來說,我會傾向於稱這種關係為「行銷合作」,更甚於「贊助」。

而要稱為「行銷合作」,對於付出金額給我們的廠商而言,看的當然除了上述我們的「付出」之外,還要看「實益」。以下是這趟旅程為廠商帶來的「實益」:包括在用 10 萬都買不到一次首頁廣告的最大機車媒體網站上數篇文章曝光,數支行銷影片,以及在國外特殊地標或景緻中的產品形象照,和長達兩個月的遊記更新,與隨之而來的討論熱度與新聞議題等等。

合作企業在我們歸國前來接機時,向我們透露這兩個月以來的銷售量,當時對於這其實我們在行前沒有預料到的雙贏結局,成就感當然是難以言喻的!

一個合作雙方都滿意的合作案,誰也沒想到,之後會出現完全「無關宏旨」的第三方,憤怒無比的批評。

關於眾籌爭議

至於「眾籌」,爭議性的確比較大──所謂「群眾募資旅行」,用白話文來說的話,其實就是「拿別人的錢給自己出去玩。」

但細探其中,其實沒有這樣簡單:任何一個人都可以寫一個偉大、感人的計畫,丟上自己臉書,看看可以得到多少響應──如果效果非常低落的話很正常,因為除了計劃本身,長久投入心力,經營多年的信譽(reputation)當然也是要素之一。

許多人質疑,我們為何在「網友小額募款」方面,會有 200 人的贊助?

畢竟我不是他們,只能揣測以及引述部分資助人的發言。但一開始的想法其實很簡單:有人缺時間、有人缺金錢、有人缺健康、有人缺語言能力,但這是一條騎車的人只要知道,都會夢想騎上的公路。

一開始,我們是受已故車友的朋友之託,請我們帶著他的遺物,走完全程並在各地標拍照。接著,我們又陸續收到各種小委託、小夢想、小要求。

而我們發現當中大部分的人,都有自己的原因,在近期、甚至這一生之中,幾乎沒有親自完成這趟旅程的可能──而他們的期望也有一個共通點,就是藉由投入一點自己的心力,精神上參與這趟旅程,而好像真的也跟著我們一起走完了這趟旅程一般。

於是我們開始了不限最低金額的小額募款計畫,而這計畫的回饋,包括印有北極郵戳的明信片(我們的成本每張大約需要 100 元)。也為了實現小額贊助人期望的「參與感」與「臨場感」,我們在每日騎乘數百公里,相當於台灣北到南的距離中不斷地拍照,到達住處後,不論是露營或是民宿,均花兩小時處理相片檔案後,每兩日另外加熬夜兩小時即時更新遊記。

不諱言,這樣的旅程很忙、很累,與渡假或是所有我以往的任何一次旅行都天差地遠。但每寫完一集遊記、看到遊記下的回應,也相對有著截然不同的充實感。

然後,還有許多網友,質疑我們「60 天花掉 62 萬,是否過得太爽?」

這我倒是有很簡單的回應:扣除機票、買車(買來騎完再賣掉,比租兩個月便宜),其實我們 60 天的吃、住、保險、車輛保養工錢、油錢與雜支,總共只用了 22 萬元左右。了解北美開銷的人,應該可以算出這是省到不能再省的預算。我們平均每兩天露一次營,才能壓到這個金額──當然如果不是因為工作需要電與網路,每天都露營還可以更省。

這個島上,何時釀造出如此巨大的恨意?

一個小小的島上,是從何時、且是如何地,釀造出了如此龐大的恨意?

但我沒有想到,台灣一個小小的島上,是從何時、且是如何地,釀造出了如此龐大的恨意。

雖然在事實與細節(透過我們自己提供證據陸續澄清)被逐步揭露後,多數評論,已經逐漸轉向正面,但我至今仍然有些難以置信,在一開始的報導文章、和我們個人的臉書專頁等社群媒體上,當初有多少被肆意縱放的負能量在狂舞──

那些仇恨的言論,已經完全超越「討論」、甚至許多是與事件完全無關的單純咒罵,以及牽扯上自身生活不順,遂認為世界待己不公的廣泛恨意。

我想起在整個加州最會塞車的城市──洛杉磯,見識過十幾公里要開一小時的情景,但令我驚訝的是,至少在我經驗所及之中,那是沒有喇叭聲、沒有開窗咒罵的祥和景觀,而這樣的景象是當時每天都如此的。

打下上述這段字句,我難過了一下──在北美這兩個月的旅程中,我對美國大為改觀(原來我因為很多新聞上的報導,和可能是電影、美劇裡的誇張呈現,總覺得這一個沒幾百年歷史的地方,人們可能沒什麼氣質)。我感受到美國與台灣最大的不同,莫過於我所接觸的當地人,鮮少會以「預設的負面立場」看待他人的舉動。

反觀回到我出生長大的島嶼,一個我應該要愛的地方,這裡的人們卻是如此頻繁地對彼此丟出恨意。

我實在無法想出,這麼巨大的差異,是怎麼形成的。

也許因為新聞報導的總是壞事?總是那些發生率其實不高,但正因為特別所以一直被強調,導致一般人民對台灣社會的感知是:社會治安差、壞人多、不要隨便跟陌生人講話、不要相信別人是好意?

但是只要有稍微旅行過幾個國家的人,都可以很確定的告訴你,所謂一般認為先進的歐洲西方國家城市,犯罪率、竊盜率都遠高於台灣。也許就像民眾對酒駕的感知一樣,似乎因為新聞不停的報導,沒有多少人發現,其實十年以來台灣的酒駕傷亡件數已經降低了五倍,而且還在持續下降中。

或許,當公眾事件中的「事實」,其重要程度已經遠低於所謂的「觀感」,太多人便習慣以「想像」評論是非?

也難怪台灣的社會氣氛變得如此詭譎──如今在所有稍有爭議的新聞下,絕不缺乏選邊站、筆戰、對陌生人的莫名恨意與仇視言語。要找出「一片祥和」、「充滿愛或善意」的留言,除了可愛動物的影片、照片底下,幾乎已經不存在了!

為什麼,我們要對彼此這樣的刻薄?

在第一時間回應批評時,除了問到底哪裡來的這麼多仇恨外,我忍不住引用了一句在美劇裡看到的話:" People like you always think others get lucky. "(像你們這樣的人,永遠覺得別人只是好運)。

我不知道何時在台灣,人們才不會看到明星的成功就叫好,看到身邊的一般人達成一些目標,卻只覺得他絕對不是靠努力、靠等價甚至更多的付出,而是「不要臉」、「運氣好」。

我可以瞭解這樣的心情也許出於:「他跟我一樣家世背景一般,我沒做到他做到了,我寧願相信他運氣好,而我是沒有碰上這運氣才做不到。」

但我想,有另一個這次我在美國之旅中學到的想法──這也是我們願意說出自己其實很窮、旅程很苦的原因——我們想要讓有著同樣目標的人知道:「他跟我一樣家世背景一般,但是他努力達成了,這表示我努力,也有機會可以做到!」

執行編輯:林欣蘋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附圖/第四維度Photography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