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身為「第一場觀眾」而受騙,一樣需要勇氣
圖片

重新品味一部兒時囫圇吞棗的電影、翻開書架上塵封已久,在懵懂時曾以天真視線淺嚐的小說名著,就如在塵世中浮沉,偶然回到成長之地,以一顆同樣撲通撲通鮮活,而熟成度不一樣的心,體驗那些依稀熟稔的情節,這樣的心境,是否每個稍有年歲的人均心有所感?

第一場觀眾

不知是一本小說,又或是一部電影,曾述說著一群異鄉人來到一個城鎮,盤纏散盡,於是動起腦筋,花了數天宣傳會有一部令人歎為觀止的戲劇演出,而實際上卻是一場拙劣、幾近未經任何排練的鬧劇。

鎮上有些人興奮地買了第一場入場票,付出鉅額承受了這拙劣不堪的表演後,近乎所有觀眾非但沒有勸說其他有意參與第二場演出的居民,反而極力吹捧表演的專業與精湛,並且指責說出事實的少數人欠缺品味。

一樣的輪迴出現在第二場的觀眾身上,接著第三場、第四場......,這樣的模式持續直到這個地方的人大多已經看過這場表演,而原來阮囊羞澀的異鄉人們盆滿缽盈的離去。

也許是羞於承認自己受騙,或是因事先已過度張揚將花費不菲前去觀看表演,又或是自身對於演出的期待過高難以接受與期盼截然相異的事實,甚至是不甘只有自己受騙而決意拉他人下水等損人不利己的行為。利用這樣非理性的情緒,這一群異鄉人在各處屢試不爽,而參與過一場場表演的觀眾間也形成了一個不能說的秘密,並且敵視所有破壞遊戲規則的人。

現實中的第一場觀眾

近年間,除了民眾對於曾經沸沸揚揚的食安問題,以及抵制手法上的意見分歧似乎與上面故事有異曲同工之妙外,在我稍有涉略的機車產業也履見不鮮。

從最早的一國產車廠出產的一車款,在特定年份區間出廠者有一定比例在騎乘時,機車的骨幹──「車台」會斷裂,召回保修的程序雖不盡如人意,但所幸在各個案例中未造成嚴重的人身傷害。然而至今,在此款車的車主間仍然廣泛流傳:是因為部分人不愛惜、不照常規騎車才會有如此後果,認為車廠召回已仁至義盡,且年份較新的車輛已加強改善,甚至有車壞了就修,毋須怪車廠的說法。且對於批評車廠以及點出車款瑕疵的人極盡敵意,無視於車台斷裂的「意外」,以及必須召回補強的事實,反而對於召回條件與流程的資訊不公開及限制加以妥協,甚至讚揚企業的補償辦法,不禁令人想起故事中觀眾的心理。

另一個例子是國內最大車廠之一,該企業的定價策略在今年 3 月的新聞曾一度翻騰,卻一夜間在媒體上銷聲匿跡,同一款在台生產的車輛,外銷歐洲的定價較在台定價低了 6 萬多,相當台灣基本薪資的三倍,近日在香港的售價也公布,較在台定價低了近基本薪資的九倍,依然,早先下訂的消費者有如故事中前往劇場觀看的第一場觀眾,以別理會酸民為口號,視而不見,下訂車輛後也鼓吹他人買下一台在國內售價較國外高昂不少的國產車。

請停止當不說真心話的第一場觀眾

遑論此企業在代理其他車款的品質也讓人打問號,該車款在騎乘一定里程後,氣門容易損壞或被撞歪,目前正在搜集案例集體訴訟的階段。氣門是控制引擎進氣以及出氣的系統,是車輛主要的動力來源,因瑕疵的設計撞歪或撞斷後,車輛會瞬間失去動力,試想在車流中突然停滯受到追撞的危險,尤其若在快速道路上突發對於騎士人身安全的危害,可見一斑。

然而,此車廠在受到車主群起因 ABS(防鎖死煞車系統)運作有瑕疵,要求召回時,亦以設計無瑕疵為由,將問題歸咎於車主沒有在每一次細微的保養時,如換機油等,都回到原廠更換,才會導致故障發生。然而,原廠又有什麼樣高超的技術,可以單純藉著日常保養的耗材更換,達到修復 ABS 煞車系統感應器、避免引擎內部的氣門被撞歪呢?

當原廠不願負起責任,推諉塞責時,除了挺身而出爭取權益者,亦有同劇場觀眾一樣寧犧牲安全以及金錢損失之人。他們捍衛著自身眼光及面子,說服自己絕非遇人不俗,且指責他人過於溫室草莓以及吹毛求疵,在曚眼支持欺騙自己的企業以及預防共同受害者間,選擇掩護前者。

坦承受騙並不可恥,可恥的是欺瞞者

處於困境的世代,往往在掙一口飯與爭一口氣中做選擇,現在我在自己人生的進程中也進入即將做出上述選擇之際,在受到各式利益與脅迫束縛前,我偶然踏入了這篇不知多少年月前進入腦海的異鄉人劇場故事,連結起近來切身觀察所得,點出非理性卻又無可厚非的人性。

提點自己引以為戒,以免陷入「第一場觀眾」的情緒,不自知地與壓迫社會的企業站在同一陣線,反過來欺騙與自己立足點相似的普遍大眾。真正的勇氣不僅是外在的小蝦米對抗大鯨魚,現實上不是每一隻小蝦米都有這樣的心力,但坦然接受曾為公然欺騙的一員,不反過來責罵挺身反抗的少數小蝦米更是另一種勇氣,一種了解「受騙並不可恥,可恥的是欺瞞者」的勇氣。

《關聯閱讀》
關於印度的「低級騙術」,與我們視而不見的偏見
【商戰歐洲】大資本時代,歐洲企業「門口的野蠻人」

《作品推薦》
我的冰島居留證被打上「無國籍」──海外台灣人總是第一線面對血淋淋的現實
別再把「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拿來諷刺──冰島的耐性或許來自於人煙稀少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郭姿辰

Photo Credit:John Crux@Shutterstock

Diann/漫步四分之一個地球的407個日子

Diann,政治大學法律學系在學,從小就是個衝撞常規卻又常常無法突破,跌得鼻青臉腫又連累父母的闖禍者,除了書讀得不錯實在沒什麼豐功偉業。
直到大一結束那一年,秉持著一貫「雖千萬人,吾往矣」的衝勁休了學,買了單程機票飛向了海參崴,靠著一顆相信好人比壞人多的心,以搭便車、借宿的方式遊走了大部分的歐洲、俄國。
我沒找到能支持我繼續闖蕩的方法,但我深深知道那 407 天是我生命中最多感動的日子,於是我回來台灣等著機會捲土重來。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