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再把「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拿來諷刺──冰島的耐性或許來自於人煙稀少

別再把「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拿來諷刺──冰島的耐性或許來自於人煙稀少

到冰島後有句話我一直記得很清楚「在這裡,你可以搞砸!(其實我想不出中文裡要怎麼完整的表達 Totally f*ck up 這個詞),但這裡的人們懂:一個人總會有做錯一切的時候,他們會原諒你。」這是一個在冰島住了十幾年已經有冰島護照的移民在跟我抱怨了無數冰島有多資本主義,多捧大企業,多瞧不起外國人後突然冒出的一段話。

你可以偶爾喝醉到吐得滿地都是,或是在大街上對牆壁用力砸碎酒瓶;你也可以早上上班遲到兩個小時導致整個上午整間店延遲營業;或者在公共團體聚會突然崩潰哭得稀哩嘩啦或是莫名其妙飆髒話痛罵!他們會了解"you have a bad day"。就算是惡意的、故意的或是仇恨性的舉動,不論是來自於難以自拔的情緒、非常糟糕的運氣又或是一時無法抑制的慾望,如果沒有嚴重傷害到人而只是造成些許不便,都是可以被原諒的。

然而,雖然人在國外,臉書上仍然常看到國內的新聞時事與朋友圈的貼文,比如說抱怨走路不看路、堵塞交通跟危險駕駛的寶可夢玩家是「第四寶」、「喪屍」的貼文佔據了一大半的動態。接著是肆虐台灣的梅姬颱風時,對於在超商等店家搶著屯食物與叫外送的各種體悟人性與台灣人多自私等等譴責。但在看著亂象與一些相對而言的另一個極端——自命清高的批評、對立時,先冷靜下來,盡量不要以「台灣(人)就是如何如何」選邊站開始評論。

歐洲大部分國家與台灣的交通有個很大的不同是,當有行人要穿越馬路,就算步行的人其實是違規跨越,將靠近的車幾乎沒有一台不會耐心地停下來讓行人先走,到這裡,一樣先別說台灣人素質就是差,外國人比較有禮貌等等。

當然這樣的行為模式除了教育與耳濡目染以外,另一個很重要的形成原因是「人少」,看到一個人時你會花 10 秒停下來讓他過,緊接著也許又有一對情侶將走到路口你大概會再多花 15 秒等他走過;但當總有人要跨越馬路,每天每 5 公里都遇到 5 個要違規過馬路的人,每個閃黃燈的小路口都要停將近一分鐘的禮讓行人先通過,你還能保持住這備受讚揚的禮數嗎?

同樣的道理,論批評者,一個人可以忍受每半年身邊有人搞砸了某事影響到你,但以台灣的人口與生活圈而言,發生的頻率大概會暴增成每個月都有個人搞砸了你某部分的生活,因此對彼此的容忍度大幅降低。以亂象而言,店員一個禮拜遇到一個奧客跟一天遇到 10 個、一個颱風天有一通電話來要求外送與 10 通外送電話、20 個衝往北投抓快龍的人和 200 個的差別造就了比較難以禮讓包容的文化,而這樣的發生密度容易讓人忘記不僅是別人,自己也總有完全 F*ck up 某件事的時候。

當人口密度高是難以改變的事實時,不如想想為何有如此多周遊過各國的外籍旅行者最後選擇了在台灣定居下來,別把視線限縮在負面的景象上,更不要隨意把「在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這句話拿出來諷刺,通常一定數量的 F*uck up 行為才會形成亂象,而數量這原因在被忽略的另一端也許正成就著獨一無二的溫暖風景。

《關聯閱讀》
從挪威的「徹底預約制」看尊重
自行車城市台北不可行?為什麼歐洲各大都市卻可以?──觀念,才是改變的關鍵

《作品推薦》
冰島:未來國度──「快樂並不等於完美,甚至往往背道而馳」
搭便車不只是個人的事──別成為失格的 hitchhiker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郭姿辰

Photo Credit:Truba7113@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