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便車不只是個人的事──別成為失格的 hitchhiker

搭便車不只是個人的事──別成為失格的 hitchhiker

上一篇險些被柔性綁架過後,我在黃土飛揚的小路與西伯利亞主要公路的交叉口處被放了下來,令人睜不開眼的塵土與七月毒辣的太陽,讓我放棄步行去前方遠處的加油站。不巧,在我打算就地豎起拇指的路段有輛大卡車停在路旁。站在大卡車後方搭便車變成不智之舉,因為願意載我的車會沒有地方停下;走到他前方卻又必須走好一段長路,必須離大卡車夠遠,其他車輛才不至於被擋住視線而來不及停車。

搭便車時除了考慮所選擇地點的車流量、車速、合法性以外,更需要為駕駛人的安全著想,每個國家的國情不同,雖然有些刻板印象,有個流傳的說法是:「德國人在禁止停車處是絕對不會為了載你停下來;法國則可以在任何地方搭便車,因為他們會為了你而擾亂交通停在路中央。」但不論在何地,若讓駕駛急煞或違停而被追撞可就太辜負別人的一番好意了!

搭便車是非主流的旅行方法,駕駛害怕引狼入室遭到夾持或搶劫,其存在要取得大多數人的認同並非易事,減少負面印象更是搭便車者對彼此的旅途順利的一種幫助,增加被載起的機率。

沒想到,被我嫌擋路的大卡車發動後繞過我在前方再度停車,原來是願意載我,上一台車的不快,還有酷熱的天氣使我有些心煩,但其中一條搭便車守則即是:不要把上一台車造成的負面情緒帶到下一台,相似的還有:在路邊等待時間愈久會越不耐煩,但心情越差,笑容越僵硬,惡性循環反而更拉長等待時間,誰會想載一個臭臉的人呢?

而我一直記得這位卡車司機的樣子,穿著紅色吊嘎的微胖老先生,邊開車邊在車上四處找糖給我,吃午餐時把我安置在座位上後自己去點餐拒絕讓我付錢,這些單純的行為,使我感到好像被他當作自己女兒般的照顧,完全紓解了前一台車帶給我的緊張感。

穿著紅背心的便車先生,把我當女兒般的照顧。圖/Diann 提供


離新西伯利亞(Novosibirsk)僅 50 公里處,他在加油站停下,告訴我他今天只開到這裡,握手道別後,我在加油站出口馬上被一台藍色小卡車載起,駕駛聽到我要去新西伯利亞後幽默的比了一個穿西裝的紳士邀淑女跳舞「請」的手勢。

一上車,我便被他的擋風玻璃稍稍震驚了一下,雖然一路上很習慣西伯利亞公路上的車滿是裂痕的擋風玻璃,除了幾台比較好的自用休旅車以外,似乎沒有遇過完好的。但這台可說是我看過最誇張的!我指著擋風玻璃開話題與他聊了起來,他也比手畫腳的向我解釋因為常常撞到鳥,但卻在這話題結束後,完全拒絕理解我一貫自顧自地對駕駛講一堆英文,甚至開始對我說一大串俄文作為反擊,而後看著我一臉的疑惑自顧自地大笑。

滿是裂痕的擋風玻璃。圖/Diann 提供


進新西伯利亞城後因為溝通不良,他無法理解我英文發音的「列寧像」(俄國幾乎每座城的市中心都有一座列寧的雕像),於是與我在新西伯利亞沙發衝浪的 host 通電話後,直接把我送到門口,看到 host 出現後卻害羞似的急著離開,連握手道別都來不及讓我感到有些遺憾。

就這樣,這是我第一次自己完成完整的搭便車旅途,從出城、攔車到進城,從克拉斯諾亞爾斯克(Krasnoyarsk)到新西伯利亞(Novosibirsk),長達 800 公里的車程,沒有提歐幫忙,我只能自己不斷的提醒自己保持樂觀的心,看到 host 後,鬆一口氣的我,忍不住笑了!完成一件階段性任務的成就感襲來,當時,我感覺到:我能走遍全世界,靠搭便車到任何想去的地方!

《關聯閱讀》
我對旅程中得到幫助的感謝,從來沒因次數的增加而減少
去法國交換不是在浪費青春──游詠仁:原來我比想像中勇敢

《作品推薦》
相遇時就註定了別離──沙發衝浪是幸福亦是淚水
俄羅斯的「酷刑」──暴力桑拿Banya的全記錄

 

執行、核稿編輯:郭姿辰

Photo Credit:主圖/Shutterstock、附圖/Diann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