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便車橫越西伯利亞──終於明白,在這裡不需劃分歐洲或亞洲

搭便車橫越西伯利亞──終於明白,在這裡不需劃分歐洲或亞洲

帶我們進伊爾庫茨克(Irkutsk)的小卡車司機在市中心一間高級大飯店的門口放下我們,大概是覺得外國旅客當然是要住飯店吧!我看了看自己身上破洞的毛衣還有起毛球的褲子,這身行頭可是連穿了三天的搭便車旅程,沒換外加沒洗澡阿!在我的旅伴提歐去附近找電信公司處理他屢屢故障的俄國 SIM 卡時,我獨自坐在金碧輝煌的飯店前階梯上,來往的人不是偷瞄我就是大方的直接盯著看,我心裡暗自好笑,現在這狼狽的樣子有人丟錢給我也不訝異吧!

幸好這狀態被接到電話就馬上趕來的 host──伊格(Igor)解救了,到伊格家中立刻飛奔浴室洗了久違的澡後,吃了根本就跟包子一樣的東西,俄文叫做「噗囌」的食物,一邊驚訝原來俄國也有包子,想一想兩個名詞其實念起來滿像的。疲憊了 3 天,我和提歐在伊格家一人一沙發倒頭就睡,晚上 9 點模模糊糊的起床聽到廚房一片歡笑,一群伊格的朋友和提歐看到我紛紛舉起手上的啤酒跟我打招呼,伊格更是開了一瓶啤酒塞進我手中說:「Good morning!」,看到我一臉「剛睡醒喝什麼酒」的表情,笑著說:「Come on! This is Russia!」

後來,伊格拿出了一個我作夢也想不到會在這裡看到的東西──跳舞機!他將跳舞機接上電腦,笑著對我說:「這是亞洲的東西,你一定最會了吧!」看著一群高鼻子、金頭髮的人在跳舞機上因為對不到螢幕上的箭頭緊張地大叫是個很奇怪的畫面,就像在俄國吃的到包子,而且還是高雄興隆居等級,咬破以後會流出鮮美肉汁的包子而不是冷凍食品。

想起在某堂國際視野的課上有個大哉問,「俄羅斯是屬於歐洲還是亞洲呢?」我不禁好奇地問了問伊格:「你覺得你是歐洲人還是亞洲人阿?」伊格說:「我覺得我屬於亞洲,西邊那些觀光客很多的城市才是歐洲,但我其實不想在這兩個中間做選擇,我更喜歡說我是西伯利亞人。

秋天時的貝加爾湖。圖/Shutterstock

他接著娓娓說明,「我的城市是受大自然恩惠的地方,也是西伯利亞共通的特質,這裡有貝加爾湖──世界最深的湖,我喜歡跟朋友繞著湖健行完後晚上在湖邊路營,貝加爾湖有一種奇妙的氣息,在湖邊睡,只要睡 4、5 個小時,人就自然醒來,而且神清氣爽,比在家睡 10 個小時還有活力,如果這幾天能安排的話,我帶你們去一趟!」

實際身在俄羅斯,我才感覺到要把整個俄國硬分在歐洲或是亞洲是不可能的事,俄國橫跨了 11 個時區,離莫斯科遙遠的東部不但天高皇帝遠,各種習俗、食物與景色都有所差異,就像伊格所說的,他們就是西伯利亞人吧?他們吃著亞洲食物,玩著亞洲遊戲,像伊格一樣對我一開始乞丐般的外表不以為意,用啤酒和人道早安,何必為了做出一些考學生的題目但沒有正確答案而必須硬是劃分?不如就把他們視為一群以自己的豪放、嗜酒和大自然為傲的西伯利亞民族吧!

《關聯閱讀》
從「歐洲」跑到「亞洲」的伊斯坦堡馬拉松──世上最遠的距離,其實永遠來自人心
「你,從哪裡來?」──為何人與人之間的愛與理解,要止於國界?

《作品推薦》
在地人帶路,前蘇聯威權鐵幕下的「自由茶室」初體驗
搭便車橫越西伯利亞──原來豎起拇指這麼難!

 

執行、核稿編輯:郭姿辰

Photo Credit:主圖/trots1905_Shutterstock.com、附圖/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