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進夢想,我在俄羅斯荒野中開的那一槍──搭便車橫越西伯利亞(二)

逃進夢想,我在俄羅斯荒野中開的那一槍──搭便車橫越西伯利亞(二)

分享了我起程前的心境〈逃進夢想,起程前的心境告白──搭便車橫越西伯利亞(一)〉,我將繼續訴說那精彩的旅程。

讓我們搭便車的駕駛休士因,和我們沒有共通語言,但我們還是聽懂了他是車臣人,在伯力做保全工作,現在則要從伯力開回車臣家;而他也聽懂了我和提歐是台灣人──雖然他根本不知道台灣是什麼。但我們仍開心地指著地圖給他看,邊灌輸他我們心中台灣跟中國是不同國家的主張。

溝通中最難的地方,大概是解決休士因對我和提歐的關係,所感到的困惑吧!我們順利地讓他了解我們不是兄妹、男女朋友或夫妻,但他似乎百思不解,怎麼會異性朋友相約一起旅行,卻什麼血緣、感情關係都沒有?但最後神奇的,我們竟然還是能把彼此原本不認識,在海參崴才遇到這件事對他解釋清楚。所以在我心中,去一個英文普及率不高,當地語言我又不會的國家,絕對不是什麼阻礙。

因為在俄羅斯東邊搭便車,告訴別人你要去近萬公里以外的莫斯科或聖彼得堡是個很瘋狂的主意,所以我們一開始隨便挑了個大約 1,000 公里遠的城──赤塔(Chita),告訴休士因那是我們的目的地。

還沒到赤塔,天就已經黑了,休士因替我們擔心晚上要睡哪、要不要幫我們找旅館,我們告訴他我們可以搭帳篷。僅過一天,我們和休士因間的溝通就變簡單了呢!停下車要睡覺時,休士因很好心地說外頭很冷,讓我們兩個跟他一起擠在車子裡睡,他和提歐一人睡一個前座,我睡在後座,晚上被他們兩個的打呼聲吵醒,想要悄悄地跑到外頭睡地板,沒想到正值 7 月的西伯利亞冷得出乎意料,我只好捂著耳朵勉強睡到天亮。

隔天,休士因一起來就直接上路了,我則在後座繼續呼呼大睡補前一晚的眠。長時間開車是很疲倦的事,休士因下午時停下車來休息,我也走出車外透透氣。四周除了我們三人,只有看不見盡頭的長直公路和大片樹林。

休士因走出車子後伸伸懶腰,對我講了一串問句,並用手比著槍的姿勢後走回車子。我因為聽不懂也不以為意,就像我在對休士因滔滔不絕用中文說話時他的不在意一樣──沒想到,他從車子裡拿出一把小手槍,走到我們身旁,對著路旁一個畫著驚嘆號的三角形號誌,「碰!碰!碰!」的連開了三槍!

我和提歐嚇得瞠目結舌愣在那,休士因卻一派泰然地轉頭把槍遞給我,說了一句我合理解釋為:「妳要不要試試?」的俄文。

(圖/Diann 提供)

我按捺住驚嚇,興奮地接過槍,對遠處的森林上空也「碰!」的一聲開了一槍,嗯,不像高中軍訓用的那種長槍後作力很大,但是我在俄國的荒野裡開槍欸!休士因似乎怕我興奮得亂揮,連忙從我手中接過槍,我跑去看休士因當靶的三角型鐵號誌,上面不只 3 個子彈孔。該不會在荒郊野外射交通號誌,真的是俄國人的正常娛樂吧?

當時我其實是非常恐懼的,就像現在因為媒體,穆斯林和恐怖份子被劃上等號一樣,車臣也是個戰亂的地區。那時在我腦海裡,那兒的人也應該是兇惡可怕的,知道休士因是車臣人後,再加上他適才突然開的那 3 槍,要是他槍口不是對著號誌,而是轉向我們,演變成搶劫或是更可怕的事呢?在這前不著村後不著店,1 小時才遇到一台其他車的西伯利亞可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阿!

我和提歐那天又在休士因的車子裡睡了一晚,隔天休士因第一個起來開車,我和第一晚一樣因為被打呼聲吵得徹夜難眠而繼續睡。但沒多久,休士因便在路旁停下車,堅持搖醒我和提歐。

我往車窗外一看,我們停在世界最深的湖──貝加爾湖畔,而金色太陽正從湖的另一邊探頭,把天上層層的雲和鏡面一般的湖水染紅,我們三個為眼前突如其來的美震懾在那。想錄影,卻幾乎捨不得移開視線去拿起單眼。最後這景象,是我一年的流浪旅程中,拍下最美的一張照片。


(圖/Diann 提供)

送君千里,終須一別,我們和休士因在伊爾庫次克分別,離別前他還跑進商店買了條麵包跟火腿給我們,讓我們帶在身上吃。而我則是一路上在後座偷偷用著若有似無的網路,勉強用 google 翻譯將對休士因感謝的話,寫在一張海參崴的明信片上,分別時害羞又扭扭捏捏地遞給他。跟別人說真心的感謝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特別彆扭,我要休士因等我們走了再看,他卻頑皮的直接在我們面前讀完我用 google 英翻俄的破爛句子後大笑。我和提歐各自給了休士因一個擁抱後道別,雖然沒有留聯絡方式,但就這樣兩個國家的人,兩天,沒有共通語言,也能建立一段難忘的情誼。當時的我只覺得,挑俄羅斯為旅程的開頭,不管如何艱辛,遇見休士因、體驗過在俄國荒野中那「碰!」一聲的槍響,就已經值得了!

《旅程上集》
逃進夢想,遞出休學申請單的那一年──搭便車橫越西伯利亞(一)

《關聯閱讀》
你的人生,不該有標準流程
人生沒有模板,怎麼能複製貼上就好?
我在海參崴,冰天雪地開賭場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Shutterstock、附圖/Diann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