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家,你怎能不生氣?」──我們正身處反智的年代嗎?從「川普到底有沒有精神疾病」的爭論談起

「科學家,你怎能不生氣?」──我們正身處反智的年代嗎?從「川普到底有沒有精神疾病」的爭論談起

「自戀狂」這詞,相信大家都不陌生。

大約從幾年前開始,「自戀型人格障礙」(Narcissistic Personality Disorder, NPD)這個嚴肅的專業主題慢慢在網路上延燒起來,許多文章以十分「生活化」的輕鬆方式討論這個精神上的障礙,例如以:「另一半有自戀型人格障礙,你該怎麼辦?」、「如何與有自戀型人格障礙的老闆相處」等主題大做文章。

關於自戀型人格障礙的腦顯影研究,雖然這幾年才起步不久,但是在僅有很少量的研究指出,有其障礙者的腦結構或活動,與常人有異的情況下(例如腦某些部分的灰質減少、部分區域之間的聯結異常),「自戀狂」一詞在日常生活各種情形下依然很常見。「你很自戀耶!」在一般人口中講起來,似乎跟「你很獅子座耶!」的認真等級差不多。

但是,任何人格障礙都絕對是個複雜嚴肅、不容輕忽的主題。

約莫從前年開始,我跟身旁不少朋友發現,自戀型人格障礙漸漸受到大量關注,許多活潑生動又相對較有深度資訊的相關影片,在網路上如雨後春筍般湧出。我想,很大的原因正是當時川普宣布參選美國總統──他那經常誇耀自己的重要性、成就、天份,以及不顧他人感受等自大的外顯表現,就算從未親身接觸本人,光看到在媒體中的他,便能令許多人輕易地聯想到自戀型人格障礙的診斷準則(例如美國 Mayo Clinic 根據美國精神醫學學會所出版的《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The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DSM)所撰寫,給大眾參考的自戀型人格障礙症狀)。

川普到底有沒有「精神問題」?這個問題可以公開談嗎?

任何看似異於常人的舉止,是否可以被歸納為人格障礙,都還待有經驗的精神專家親自判斷,豈是光看銀光幕上的表象便可診斷出的?

但是就在不久前,大家因為川普,而開始對於自戀型人格障礙產生茶餘飯後的興致,轉眼已經演變成美國精神病專家聯合發表公開信表示對於川普精神狀況感到擔憂,認為他在情緒極度不穩定的狀態下恐怕無法勝任總統職位,且聲稱許多心理健康相關單位對川普的精神狀態抱持緘默,是因為美國精神醫學學會於 1973 第一次「頒布」的"Goldwater"原則。

根據此原則,未親身診斷公眾人物,且在未經授權的狀況下宣稱該公眾人物有任何精神問題,是不道德的。

而在這個公開信被發表的隔天,在上一段所提到的《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中定義過「自戀型人格障礙症狀」的著名精神病專家 Allen Frances 也在相同版面以公開信反擊,反對未親身診斷而宣稱川普有精神障礙這種做法。(註一)

Frances 的公開文字中明顯流露出對於川普的厭惡,稱川普「可謂是世界級的自戀狂」,但是文中也指出川普是「帶給他人痛苦」而不是「自身感到痛苦」,因此亦不能稱他「為精神疾病所苦」。

在我個人看來,這整段公開文字更白話地講,是清楚地罵道:「請不要以為給川普標上精神病就可以把他打下台,你們這樣只是在污蔑精神病患,會造成社會大眾對精神病患產生不良觀感。他這人的惡劣行為真的沒什麼好浪費唇舌的。」

除此之外,我認為宣稱川普「沒有精神障礙,只是行為惡劣」,也是 Goldwater 原則的另一面而已──其實這何嘗不是某種程度的「診斷」?更何況這段公開文字批評得更是毫無保留。

川普的言行,嚴重冒犯科學家

但是到底為什麼一般行事謹慎的精神醫學專家們,會紛紛不顧倫理原則,一來一往,激動地公開互相表態,聲明、爭論川普到底有沒有精神障礙呢?

我想或許有很大的原因,是因為從事科學或醫學研究的人,不分領域地,普遍對川普感到極度反感──從川普政府對科學或教育的各種政策來看(如果有任何具體的政策可言的話)(註二),例如川普政府以及其許多支持者否認全球氣候變遷,到最近威脅砍柏克萊預算的 Twitter 發言(可以參考之前的換日線文章),乃至他個人喜歡「憑空信口開數據」,數據卻往往很離譜,或根本就讓人查不到實際數據來源的說話風格,沒有一項不受到科學家們的憎惡。

尤其是「信口開數據」這項,讓平日講求數據統計、講究「有幾分證據說幾分話」(或其實是更保守地「有 n 分證據說 n-1 分話」)的科學工作者們,再也忍受不下去。

別說在美國,一個多星期前,我的 email 信箱裡也收到了歐洲神經科學協會聯盟(Federation of European Neuroscience Societies, FENS)通知聯署公開聲明,表達對川普政府的強烈不滿。

而在這種科學界普遍反感的情緒下,川普甚至還有辦法很自信地高談闊論:「你知道啥是鈾吧?鈾就是核武啊!」等如此沒有科學常識的不負責言論,教科學家們不抓狂才怪(附帶一提,政治人物當然也有可以把科學概念講得很像樣的,例如加拿大的總理 Justin Trudeau 日前談到量子電腦。)



我想或許是在這種白熱化的學界反動氛圍下,精神醫學專家們才會想要「貢獻自己的專長」,認真地向大家指出「川普有精神障礙」,為的只是希望能儘快終止他狂人般的行為,結束這實境鬧劇般的惡夢。

我們正身處一個「反智」的年代嗎?

但是環顧這個我們現在身處的世界(或鬧劇),川普絕對不是那唯一行為舉止自戀又反智的人。光看看政治人物這個範圍就好,有多少人其實跟川普的誇張等級不相上下?如果我們要用這些精神醫學專家們的方法攻擊這些人,不知道還得先把「自戀型人格障礙」冠到多少政客身上?

對我來說,川普當然不是唯一使世界敗壞的狂人,他只是一個社會的「病徵」,把世界上太多太多人對於他人,以及許多事物的無知無感發揮得淋漓盡致。川普只是一個結果,而不是原因。實際上支持他這場鬧劇的人,大有人在。(不然怎麼選上總統的?)

稱呼我們的年代特別「反智」,在某方面來說或許有失妥當。回顧人類歷史,光是「日心說」或「地球是圓的」等如今我們視為理所當然的事情,就曾爭論了好幾世紀。且儘管這好幾世紀以來早已有足夠的數據以及模型,可以佐證「地球是圓的且繞太陽轉」,但要說服大部份的人「其實地球才沒你想像的重要」,卻是很吃力、甚至還會被殺頭的事情。

但是我還是很想說我們的年代是特別「自戀又反智無知」的──這世界,每分每秒有多少人像川普一樣,急於以網路或各種媒介展現自我迷戀、自我陶醉、自我膨脹的一面(想想各位每天看到多少造作的自拍照就好...),遇到需要知識(或者甚至只是「常識」)的狀況時,又有多少人在汪洋混雜的一片資訊海中完全失去了方向?更甚者是連找方向都懶,只挑看似容易吸收的、似是而非的資訊來互相分享(想想某些長輩的 Line 中會出現的東西...)。

我總是很訝異:我們的年代早已不是凡事只能請教神職人員的中古世紀,但如今卻似乎很少人願意從唾手可得的資料中自主判斷、學習,反正資訊已經過剩、已經不值錢。

於是我們看到了把地心引力說成是「毒素」的人可以大受歡迎、反對疫苗可以蔚為風潮,或者是連人腦杏仁核在哪裡都搞錯得很離譜的親子教學影片,都能被廣為流傳。

近年「比較無知學」(agnotology)興起,為的就是研究這種利用一般人懶得接受知識、查證資訊的惰性,去刻意散佈錯誤知識、混淆大眾視聽的現象。

有別於歐威爾的經典小說《一九八四》裡知識被極權管理、剝奪反烏托邦中那「無知即力量」的口號,我們的世界似乎更像赫胥黎《美麗新世界》中那樣,「真相沉沒在無謂之海裡」。(川普上任後,許多人重新翻起且比較這兩本,預言世界將成為反烏托邦的小說 (註三),歐威爾的《一九八四》在亞馬遜上也重登熱賣寶座。)

科學界的「反抗運動」

其實,對從事科學研究的人來說,什麼「假新聞」、「後真相」、「另類事實」、「真相沉沒在無謂之海裡」的討論根本就不新鮮,也不覺得有什麼伴隨而生的新焦慮感,因為大家對一直存在的「偽科學」(pseudoscience)早就「生氣到飽飽飽」了(另外,「另類事實」與「另類醫療」可說本是同根生...)。

但是在這樣的政治與社會氛圍下,科學界最近越來越多人再也無法忍受,已經在網路上以及現實生活中(例如今年 4 月 22 號即將在全球許多城市舉行的"March for Science"大規模遊行) 發起「以科學為名,揭竿起義」(The Resistance)的活動,重點不只在於反對川普政府向大眾散佈錯誤的科學資訊、藐視科學研究的重要性,更在於反對這世界普遍的「反科學反智無知態度」,希望重新喚起大眾對科學態度的重視,重申科學對於社會的重要性。

說句真心話:川普到底有沒有自戀型人格障礙?川普的手到底有多大或多小?川普的頭髮到底是不是真的?川普到底為什麼是「橘色」的?其實都不是那麼重要。這個世界如今所需要的,是更多以實際數據還有知識為底的理性開放討論,討論那些對你我而言真正重要的議題,也需要那勇於改正前人謬誤、不斷自我檢討的科學精神。

註一:The New York TimesAn Eminent Psychiatrist Demurs on Trump' s Mental State
註二:nature.com:
Trump agenda threatens US legacy of science diplomacy
註三:theguardian:
My dad predicted Trump in 1985 - it' s not Orwell, he warned, it' s Brave New World

《關聯閱讀》
我是川普討厭的人:外國人、女性、手很小──恐懼,會帶著我們走向何方?
「川普當選,祖克柏不用負責嗎?」──2016年代表字:Post-truth後真相

《作品推薦》
過去這年我們幾乎已經無暇悲傷,怎又有力氣憎恨呢?──記我在德國認識的敘利亞朋友們
念完名校博士又如何?競爭、漂泊沒有終點的挑戰,你準備好了嗎?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Gage Skidmore CC BY 2.0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