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來自土耳其的先生宣誓成為德國公民,我為何沒有放棄「台灣護照」?

當來自土耳其的先生宣誓成為德國公民,我為何沒有放棄「台灣護照」?

還記得今年 7 月的某天早晨,我與先生一如平常地準備出門上班去。但是這天,我倆卻再次確認了一下,中午我們提早回家見面的時間。

「你都準備好了嗎?」我問。 
「哪有什麼需要準備的⋯⋯」他回答。

雖然他嘴巴上這麼說,事實上,為了這一天,他已經準備各式文件超過一年。我從他眼裡看到了一絲焦慮,卻又帶著興奮。他從前一天晚上便陷入烏雲密佈的狀態,偶爾還喃喃念上幾句隔天該說的「台詞」。

而一切就是為了這天下午,成為德國公民的宣誓典禮。從這天開始,我先生的國籍正式地從「土耳其」成了「德國」──他走上某些身在德國、來自非歐盟國家的外國人會走的路,放棄了生長國家的國籍,成為所謂的「德國公民」。

德國公民宣誓典禮上,多數竟是歐盟人!

觀看宣誓典禮是個有趣的經驗,我跟先生觀察著同一個典禮中,其他成為「德國人」的人們。讓我們感到最有趣的是,雖然典禮前,外國辦事處的代表提到,「本學術城是個國際化的城市,德國歡迎外國人」、「德國會盡全力保護難民」;但是典禮中,真正的「非歐盟人」佔比極低,而難民更是看不到半個。

事實上,從當天的狀況看來,幾乎來宣誓的都是來自歐盟的人,和我先生不同,他們可以保留自己本來的國籍,只是「順便」多拿個德國籍──不僅在場非常多義大利人、希臘人宣誓成為德國公民,也有不少已經居住在德國一陣子的老英國人們,大概是受夠了英國脫歐這場爛戲,趕緊來拿個德國護照。

而對先生來說,面對著一個在政治、軍事、經濟等方面都亂成一團的「祖國」、一個我們再也不能認同、看不到希望的土耳其,再加上拿著一本難以旅行歐洲北美的土耳其護照,就像是絆著自己的腳,於是我的先生考慮了一陣子以後,還是決定甩了這本護照。

宣誓典禮之後,我們還是我們,日常生活還是沒有變,他跟我都還是早已習慣德國生活的土耳其人跟台灣人。但是馬上改變的是,憑著蟬聯「世界護照效力前三名」多年的德國護照,他要前往世界任何國家,實在方便太多了。要去美洲出差就出差、要去英國探訪一堆從土耳其逃到英國就業的老友們,也可以說走就走,因為持土耳其護照,而需要申請歐洲北美簽證的夢魘已經成為過去。

旅外 10 餘年,我為何還沒「換護照」?

觀看宣誓典禮的那天,我也感受到自己包包中的台灣(中華民國⋯⋯)護照的重量。必須現實地說,比上土耳其護照,現在我們手裡的這本台灣護照,已經非常實用了。

我永遠記得我 10 幾年前還住在英國時,連要到申根國家都要忍受一次次糟糕透頂、一場又一場的簽證災難,這些災難絕對足以讓我分享好幾個小時。

我還記得有次在倫敦排隊辦俄國簽證時,我看到隊伍裡同樣跟我排著隊還被俄國官員大罵的英國人,心裡不禁非常舒坦地想:「啊,你們終於嘗到辦簽證的滋味了~」雖然現在持台灣護照,幾乎不需要再忍受這種簽證災難了,但是過往辦過的簽證早已在我心裡烙下傷痕,所以我完全可以理解土耳其朋友們常常需要辦簽證、無緣無故還會被拒絕的痛苦;比我過去更慘的是,他們甚至可能被自己國家的政府限制出境。

另一方面,雖然台灣護照在國際間已經不難用,我還是常聽到一些在德國的台灣人,希望拿一本「歐盟護照」,甚至偶爾會在一些網路討論群組裡,看到嫁給德國人的台灣太太詢問大家「要怎樣才能換德國護照」。

當然,長居國外 10 幾年,我不是沒有想過成為「德國人」的這個選項。但是光是有德國永久居留權,在德國居住工作就都不必操煩,拿著台灣護照就可以輕鬆地「趴趴造」的我認為,為了拿到德國護照而得依照規定放棄台灣護照,實在毫無必要。

除非我心中的台灣不存在了。

如果台灣有一天成了一個我不能認同的國家,當然我會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申請成為我居住國家的公民。但是,只要我手上還拿著這本台灣護照,我會好好珍惜我身為台灣公民的權利,關心台灣的重大議題,回台灣投票,因為我對台灣還沒灰心。

今年在德國的世台會/歐台會年會現場照片。圖/蓓欣 提供

先生放棄土耳其護照,我卻不會放棄台灣

今年 9 月份,我有幸參與世界台灣同鄉會聯合會(世台會)與歐洲台灣協會聯合會(歐台會)共同在德國舉辦的「築夢踏實,永續台灣」年會。在年會中看到台灣越來越多的掙扎與契機,讓我對自己的國家感到五味雜陳──既著急,又似乎還能看到一線光明。

會中我不斷地想:如果連我都不珍惜身為台灣人的各種權力、為台灣出一份力,回台灣投票、在國際議題上讓世界輿論站在台灣這邊,那麼世界上還有哪個國家的人有理由幫助台灣?我會永遠記得在這個年會中,當我跟一位女高音表演《台灣翠青》時,全場與會者自動起立合唱的景象。我知道不管人在海外多久,對於這座美麗島嶼的情感,都已深埋在所有現場來自世界各地的台灣人心中。

我一位在「德國對土耳其政策」智庫工作的土耳其摯友說過:「土耳其已經沒救了,與其在土耳其選舉時,投那應該無法產生作用的票;不如在我們所居住的德國投票,影響我們實際生活的環境,還比較重要。

我相信這段話打動了我先生,間接促使他放棄了土耳其公民權利。但是對我來說,比上土耳其,我的國家還有選擇、或許還能有更蓬勃的發展,甚至還可以因為我們的選擇而有更好的未來。對我來說,只要台灣還存在,我就不會放棄「台灣人」的身份、不會放棄參與台灣每一個向前的腳步。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哥廷根市政廳內宣誓典禮的大廳照片)蓓欣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