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維基百科看看台北在哪」、一周內神奇「變」出客製化禮服──「結婚好難」之土耳其篇

「上維基百科看看台北在哪」、一周內神奇「變」出客製化禮服──「結婚好難」之土耳其篇

德國篇:「跨越台土德三國,只為和你在一起」──「結婚好難」之德國篇

「現在你是真正的土耳其新娘了!」從赫爾辛基特別趕來伊斯坦堡參加我們婚宴的芬蘭突厥學者朋友,在我的新娘禮服上,依照土耳其婚禮傳統別上一枚金幣,緊抱著我如此說。在準備婚宴忙亂興奮了好幾天後,我的心頭湧上一陣平靜的溫暖。

而我也在此刻忽然被點醒:我的「土妻任務」似乎總算有個交代了!

回想起在伊斯坦堡準備婚宴的種種,有太多太多新鮮有趣的體驗⋯⋯。

「這位外籍新娘的名字,到底怎麼拼?」

完成在德國的公證結婚的任務之後,我們從風雨交加的北德,飛到了晴朗悶熱的伊斯坦堡。在這一團混亂的城市裡,10 天不到的時間內,眼前的新任務,是以德國的結婚證書,在土耳其完成結婚登記。全家人幫我變出一襲定製的新娘禮服、安排好婚宴場地、在家設計以及手工包好幾百個婚禮小物。比上德國拖延了將近一年、讓人鬱卒到不行的結婚程序,土耳其這一片混亂,倒是讓人感到可愛又有趣(?!)。

在土耳其,就連到公家機關辦事,都像場搞笑的鬧劇:我與先生一回到伊斯坦堡,隔天便拿著德國哥廷根市政府發的結婚證書,跑遍了類似戶政事務所的地方機關、翻譯、公證人各至少兩三次,忙了一整天,最後應該終於結婚登記成功了!

登記結婚的過程中,除了又上演了一次德國、英國也會有的「系統裡找不到台灣」之外,我們的文件,有德文、英文、中文、土耳其文,只會土耳其文的辦事員當然是一頭霧水,不斷用懷疑的眼光打量我這外籍新娘。

光「台北」這城市到底該寫英文的"Taipei"還是德文的"Taipeh"就能爭辯半天(難道不能用土耳其文寫"Taipei"就好嗎?),一群辦事員竟還打開了 Wikipedia 好奇地查詢這「台北」到底是怎樣的一個城市?

但是最讓我們崩潰的是,辦事員跟我先生,竟然因為我的名字拉丁字母拼音裡的大寫"I"到底該是上頭有一點的"İ"(土耳其字母),還是上頭沒一點的"I"(土耳其以及拉丁字母),僵持不下,在悶熱的辦公室裡非常無釐頭地辯論了好久。

辦事員甚至問:「所以太太的名字,在中文到底是哪種 I?」我先生只能無奈地回答道:「⋯⋯中文書寫系統裡,根本沒有 I。」 辦事員忽然一陣焦急,回道:「那怎麼辦!如果你太太到時候要申請土耳其護照怎麼辦?」 我先生一聽,尷尬地憋笑。

而我這位外籍新娘,只能在一旁忍受著悶熱傻笑,看著另一位辦事員欣賞她自己的指甲油,無所事事地喝著冰水。

那「高跟鞋底」的名字,成就了一件「從零開始」的新娘禮服

我相信對許多新娘來說,婚宴這天是生命中很重要的一天,披上白紗可以說是畢生一大浪漫夢想。出發前往伊斯坦堡準備婚宴前,已經因為繁重的工作、公證結婚、安排家人旅程忙到焦頭爛額的我,在看了無數醜到慘不忍睹卻膽敢開出高昂價位的德國新娘禮服後,決定賭一把,將一切交給未知──讓我先生家人幫我找到的訂製婚紗店,在一星期內做出新娘禮服。

「新娘想要什麼樣的禮服,先測量新娘尺寸,寄張照片來,我們絕對有辦法憑著照片,以新娘的尺寸做出一模一樣的美麗婚紗!等新娘來到了伊斯坦堡試穿,婚宴前再改一下就可以穿上場啦!」 婚紗店老闆娘向我先生的家人信誓旦旦地說道。

於是我在網路上搜尋到一張我喜歡的禮服照片後,便把婚宴要穿的新娘禮服這件事給拋諸腦後了。我心想,反正先生家人就住在伊斯坦堡出名的時裝批發區,不僅充滿了許多 CP 質高到驚人的土牌時裝店與國際名牌,遍地更是無數的高級禮服訂製店,區區一件新娘禮服,應該是小事一樁。我腦中浮現那些曾經看過的美麗櫥窗禮服,想像著自己不用穿德國這些可能讓我看起來像白鯨的禮服,感到十分欣慰。

於是結婚登記一辦完沒兩個小時,我跟先生的家人便依照約定時間,第一次來到婚紗店。婚紗店老闆娘曾經在美國住過,不僅能以流利英文跟我溝通,還非常會講客套話,逗得我婆婆還有先生的妹妹挺樂的。她當然也當場準備了土式咖啡、香檳、各式甜點巧克力接待我們,非常悠哉地跟我們聊天,請我們稍等一會兒,說:「裁縫師『馬上』就來!」 

於是,就在我跟大家裝傻陪笑大約兩個小時後,裁縫師「終於」來了!美麗豐腴的裁縫師是亞塞拜然裔的伊朗人,一見到我這客人是她第一個東亞客戶,便十分興奮地一邊讚美我,一邊開始拿出布料剪,用一片片布料包裹住我,到處插針戳我。

我這時傻了:不是說新娘禮服會「整件完成」嗎?現在才開始剪布插針,不是一整個從零開始嗎?!真是好一個「土耳其風格」⋯⋯。

於是接下來幾天,我每天都重複一樣的步驟:依照跟婚紗店老闆娘約好的試禮服時間到婚紗店報到、約好的時間裁縫師總是不在、老闆娘趕緊打電話請裁縫師過來、老闆娘煮咖啡、我們天南地北地亂聊個兩小時、裁縫師終於來了⋯⋯。 

令人驚喜的是,這位裁縫師還真的在三五天內,依照我的尺寸、我挑的布料,做出跟我當初給他們的照片幾乎一模一樣的結婚禮服。我不知道裁縫師那幾天到底有沒有睡,還是都在不眠不休地為我的禮服趕工,讓我感到有點愧疚。

在這短短幾天內,我們互相更認識了一點:她告訴我,她曾經在亞塞拜然學聲樂,知道我也喜歡音樂,她燦爛地笑了。她說音樂是她不變的愛,但是為了生活,她來到伊斯坦堡,找到新的熱情──幫人做訂製禮服。雖然很辛苦,要學的事情還很多,但是她很快樂,更希望總是為別人縫製幸福的她,也能找到那個讓她感到幸福的另一半。

在最後一次試禮服的那天,裁縫師害羞地告訴我:「你是如此幸運快樂的新娘,臉上總是掛著笑容!請問你,可以讓我把我的名字寫在你婚宴要穿的高跟鞋底嗎?」在土耳其,新娘禮鞋底會寫上單身的姐妹淘姓名,據說婚禮後名字被磨掉的人,將成為下一位新娘。於是,她成了第一個在我鞋底寫上名字的女孩。

親訪婚宴場地,憶起德國婚禮

早在我們人還在德國時,我就在網路上事先看了無數的婚宴場地照片與討論串,包括了今年 4 月莫名其妙被行駛過的船撞爛的紅色歷史建築 Hekimbaşı Salih Efendi Yalısı

當我看到那眼熟的紅色建築在許多影片中被船撞爛時,只能再度讚嘆土耳其是個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什麼都不奇怪的國家。現在想想,真可惜沒在那邊辦婚宴!因為誰能料到才過半年,這建築的遭遇竟是如此?早知道就該在它被撞爛前趕快先租來用!

在與許多場地負責團隊書信往返過幾次後,我們把心目中的婚宴名單交給先生家人,讓他們知道我們心裡想要的場地風格,然後請他們去現場看看,好幫我們做選擇。

最後,他們看中意一個博斯普魯斯海峽邊高貴潔白的場地,在那裏可以一眼看盡許多伊斯坦堡的經典歷史地標:精巧美麗的 Ortaköy 清真寺近在咫尺,夜晚時更可以看到點綴著燈光、橫跨歐亞的大橋,似乎伸手可及,頗有氣勢。

圖/Pavel_Kotelevskii@Shutterstock

婚宴主要場地是個戶外的海邊大天臺,可供賓客們跳舞,或者只是就著酒跟小食,欣賞海面上的都市夜景。我聽了先生家人的這個選擇,非常開心滿意,於是我們回到了伊斯坦堡沒過幾天,便只去婚宴場地做試吃餐點、確認佈置細節的最後步驟,當場與場地經理成交。好在有家人的幫忙,讓平時隔著歐洲大陸的我們省下了不少精力。

我還記得,那天看著海上來來去去的船隻,那五味雜陳的心情:才剛從德國簡直像「整人遊戲」的婚禮中解脫出來,還未恢復完全,蓬頭垢面又憔悴的我,完全不像被精心打點、細心保養過的新娘⋯⋯但是再不到幾天,卻要在這樣美麗的婚宴場地,面對近 200 位從世界各地趕來的賓客了⋯⋯究竟到時候,又會是怎樣一番光景呢?

(未完待續)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Pavel_Kotelevskii@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