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文慎入】髒的是「地板」、「外勞」,還是「高級文化人」的價值觀?
圖片

天氣太熱,害我的眼睛業障重!無意間看到一則新聞報導,在一群知書達禮的高級文化人所聚集的金鼎獎頒獎典禮裡,一位春風化雨、誨人不倦的出版業大師,說出了以下這段致詞內容:

「我最近在台北車站…看到大廳裡…坐滿了人。我們以前以為這是什麼?外勞。我認真一看,不是,四分之三是我們台灣人,我們現在台灣人,是不是越來越像外勞了呢?這是不是一個教養的問題,還是一個服務的問題?我看到這個的時候,就覺得以『教養託付』的概念來看,唉呀,我的責任是很深層的……」

簡言之,這位郝大師的觀點,就是認為「台灣人像外籍勞工一樣坐地板,有欠教養」。身為一個長期在台灣,「過度被教養」的台灣人,我應該好好來解析郝大師的語意,看看錯的是「外籍」、是「勞工」、是「坐地板」,還是我們身為「台灣人」就是一種原罪?抑或是發言者本身的教養存在著問題?

「坐地板」的曼谷現狀

首先,「坐地板」是不是一件壞事?讓我們看一下以觀光產業聞名於世的泰國,其首都曼谷的中央車站,地板上也是坐了一大堆的民眾。在車站坐地板,沒有礙到旁人,更沒有折損泰國身為觀光王國的魅力。

那麼,「外籍」是不是問題所在?仔細看看,在曼谷中央車站席地而坐的旅客,大多不是本地人,而是來自歐美國家的西方觀光客我們並沒有看到泰國當地的領袖,跳出來「擔負很深層的責任」,教化這些必須被「教養託付」的外國人。另外,我們知道像泰國曼谷這樣高度國際化的城市,當地民眾具有一定水準,不會將「外國友人」依膚色來分等級,認為「同樣是外國人,白種人比較高等,因此不須教化」;至於像郝大師這樣自己身為亞洲人、又是飽讀詩書的高等文化人,我們也相信他不會犯這類種族主義的低級錯誤。

如果「外籍人士坐地板」沒有問題,那會不會是「勞工」這樣的階級身分,讓高等文化人的郝大師渾身不舒服,不「教養」而難以快之呢?於是,我拿出了周末在台北車站,跟朋友們一起坐地板的照片,好好端詳了一番……

周末在台北車站,跟朋友們一起坐地板。圖/何景榮 提供


移民勞工飄洋過海努力工作,為何仍被標籤化?

跟我一起坐地板的,多數是來自外國的移民工,主要是來自印尼的家庭看護工;換句話說,她們是一群「勇敢地飄洋過海、好學地學會了第二語言、每天勤奮地工作、細心地照顧我們台灣長輩」的勞工。我從小在台灣接受的正規國民教育,都告訴我們「勇敢」、「好學」、「勤奮」與「細心」是難得的美德;用這樣的標準來看,我們台灣人如果愈來愈像這些兼具多項美德的外籍勞動者,似乎不是壞事啊!當然,如果身為高級文化人的郝大師,跟我們一般市井小民的道德觀相左,那又另當別論。

別的不說,這張照片裡有幾位外籍勞工,還真的讓人敬佩!有靠著自學,中文程度好到可以上網筆戰,讓鄉民不相信她是外國人的網紅;有利用看護工作的閒暇,發揮己身藝術長才,到國家級表演藝術中心演出舞台劇的藝術家

這幾位外籍勞工,更有著一項共通的特性,那就是「負責」:他們利用業餘時間來展現個人才華,卻沒有耽誤到日常的工作;她們還是日復一日地、很盡責地執行著看護台灣老爺爺與老阿嬤的工作。更重要的,是他們每月皆會固定將薪水寄回印尼家鄉,肩負起養家活口、孝敬長輩、供養子女就學的責任。相較之下,那些靠著在光鮮亮麗的大型活動裡,耍耍嘴皮子賺外快的沽名釣譽之輩,豈敢妄言「責任」兩字?

為了避免有心人士自行對號入座,我要聲明我所謂「妄言責任的沽名釣譽之輩」,指的就是照片中的自己!我這個台灣人,念了一大堆書、考上了一大堆獎學金,又拿了一大堆留美博士與十大傑出青年之類的頭銜,卻連個正職工作也沒有(月收入可能比這幾位辛勤工作的勞工還低)。看到她們能遠赴異鄉、養家活口,我這個只能窩在爸媽家裡的窮書生,跟她們一起坐地板,還真是無比汗顏,深怕自己丟了台灣人的臉。

台灣罪犯和東南亞移工,誰更需要「教養託付」?

不過,比上不足、比下有餘:一些不肖的台灣人,這幾年在東南亞靠著詐騙販毒,在東南亞闖出了名號,屢屢讓台灣登上國際新聞的版面。「在台灣辛勤工作的東南亞勞工」與「在東南亞從事詐騙與販毒的台灣罪犯」,誰的形象比較好、誰應該向誰學習,我相信每位有著基本道德觀的正常人,都應該知道答案。因此,「台灣人學東南亞勞工坐地板」,並不丟臉;如果有一天,「東南亞人學台灣罪犯詐騙、販毒」,或許才是台灣的文化界人士,應該負起深層的責任,好好將台灣社會「教養託付」一番的時刻吧?

講到最後,我們發現「外籍」、「勞工」、「坐地板」等等的身分與現象並沒有問題;有問題的,可能是少數的不肖台灣人,以及郝大師自己異於常人的教養觀念。我自認沒有能力去改變高級文化人的價值觀;但是我倒是建議「討厭別人坐地板」、「喜歡教養託付別人」的郝大師,可以直接移民北韓

畢竟,在台灣這個自由開放的社會,跟著來自不同國家、各種膚色的朋友們一起坐地板,我們沒有礙到別人,自己也樂在其中,並不需要高級文化人的指點與教養。反觀在北韓這個沒有外籍移工,沒人可以坐地板,大家都乖乖地、整齊劃一地站著呼口號的國度,一定能讓高級文化人用他「討厭坐地板」、「不准學外勞」的價值觀,肩負起深層責任,好好發揮教養托育的長才。郝大師,加油!

《關聯閱讀》
開齋節,快樂不快樂?──臺灣失格的「國際化」教育,與努力改變現狀的人們
在美國成為「外籍移工」後──台灣的移工環境,可以更友善

《作品推薦》
【鍾萬學事件】拜託台灣的「華人」們,放過印尼與鍾萬學吧!
(曾經)獨步全球之印尼奇景:火車衝浪手

 

執行編輯:張媛榆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flickr@Daisuke tashiro CC BY 2.0、附圖/何景榮 提供

何景榮/台灣歐巴馬

英文與印尼文名 Kimyung Keng,有個印尼媽媽、台灣爸爸,印尼文與英文流利,說得最好的卻還是中文。
考上台灣、美國的一大堆獎學金,留美博士、兼任教授,從夏威夷返台後的第一份全職工作卻是餐廳服務生。
自詡為「最多穆斯林朋友的基督徒」與「最了解印尼的台灣人」;堅信所有新二代都像夏威夷出生、印尼長大的歐巴馬一樣,有著跨文化的先天優勢與出人頭地的未來。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