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好聲音」:數十萬粉絲、跨國爆紅的網路歌手,真實身分竟然是......

「印尼好聲音」:數十萬粉絲、跨國爆紅的網路歌手,真實身分竟然是......

身為一個台灣鄉民,我跟大家一樣愛看熱鬧,喜歡瀏覽爆紅的網路素人,享受酸民們對這類人物所做的評論、羞辱與謾罵;從早期的許純美,到前幾年的法拉利姐,樂此不疲。

上個月的某天早上,一如往常,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用手機滑滑臉書。我看到了我的一位印尼外勞朋友(是的!外勞也會用臉書,並且跟台灣人交朋友),臉書上 PO 出的一則即時動態,讓我震驚不已!

這是印尼最大的民營電視台 RCTI,在娛樂新聞(Infotainment)的節目裡,介紹了最近在網路上爆紅的素人──Marya Isma,一位被平面媒體與各大網站,評為「天生金嗓」(Bersuara Emas)的網路女歌手。

幾個月前,Marya Isma 開始抱著吉他自彈自唱,並且將自己唱歌的影片錄下。沒想到影片上傳到 YouTube 之後,她清純的臉龐、羞澀的表情,配上天籟般的嗓音,立刻吸引了超過數十萬人的點閱。很多網友都很好奇:這位來自中爪哇小鎮、包著頭巾的穆斯林少女,為何能夠唱出如此美妙的歌聲?

自從 Isma 將她演唱的印尼文與英文歌曲 PO 上網之後,就有些印尼網友開始將她唱歌的影片擷取下來,並透過《Sing! Karaoke by Smule》這款手機應用程式與 Isma 隔空對唱,再將自己與 Isma 合唱的影片回傳到 YouTube 上。在科技力量的推波助瀾下,Marya Isma 於短時間內,就累積了數十萬的粉絲。

Isma最膾炙人口的一場「線上音樂會」,是利用上面提到的應用程式,與英國知名女歌手 Jessie J.在 YouTube 上進行了一場英雌惜英雌、萬眾矚目的歌唱「對抗」。這場連結歐亞兩洲、橫跨換日線,超越種族、宗教與語言藩籬的精采對唱,一在 YouTube 播出,很快就超過了一百萬人次的點閱。

我稍微搜尋一下 Google,立刻就看到了許許多多粉絲們所上傳、與偶像 Marya Isma 對唱的影片,以及在南韓、台灣、沙烏地阿拉伯等地的印尼外勞,自發性地穿上印有 Isma 姓名或頭像的 T-Shirt,在各地的景點前拍照、打卡,並且上傳臉書或其他網站,以示對偶像的支持。

關於 Marya Isma 的各種資訊,不勝枚舉,看得我眼花撩亂。於是我直接找上 Isma 的臉書網頁,試圖加她好友。可惜系統很殘酷地告訴我:「該用戶已無法再新增好友」。有趣的是,Isma 似乎不知道她早就可以把臉書的權限,提升到「公眾人物」或「粉絲專頁」的等級,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只有四千多名臉友的一般用戶,卻有 14 萬人在追蹤的奇特現象。

看到這樣的天縱英才,讓我深深體會了吳宗憲當年發掘到周杰倫的心情,內心的小劇場則不斷地嗆聲:「玉琳哥,我一定要簽下這個比許純美更紅的網路素人給你看!」於是我發揮了台灣人在世界盃期間的足球迷精神,以一日粉絲的身分,傳臉書訊息給 Isma,大讚她的美妙歌聲與傑出成就,期盼能夠得到巨星的垂憐回覆......

日子一天天過去,給 Isma 的訊息依舊石沉大海。怪不得她!誰能夠在 14 萬粉絲的臉書訊息中,特別注意到一個只會用陳腔濫調來逢迎拍馬的阿宅呢?失魂落魄地在我家樓下漫步,瞪著手機螢幕發呆,剛巧遇到了正在扶著老阿媽行走、幫忙做復健的印尼外籍看護友人。於是,我跟她聊起了 Isma 的事蹟:

「Mba (印尼語對年輕女性的稱呼),妳知道在網路上爆紅、變成世界級名人的歌手 Marya Isma 嗎?」

「當然知道啊~她是我朋友,昨天才跟她碰面,每天也都會在臉書上聊天。」友人回答。

「什麼!!!!!太好了!!拜託妳現在馬上通知她,請她看我的訊息!」

半哄半騙,我押著看護友人立即用她的手機 PO 文。一旁的老阿媽一臉錯愕,看著一個本來愁容滿面的阿宅,跟她的外勞譏哩咕嚕講了一大串聽不懂的話之後,興奮地又叫又跳、揚長而去。

當天晚上,我就收到了 Isma 回覆我的臉書訊息。有著爪哇人一貫的謙虛、內斂,她首先感謝我的讚美,接著提到她只是利用中午休息的時候,「打發時間」(mengisis waktu),唱唱歌、上上網;一切的成就,只歸因於她的一時好運。

「先別管好運了~妳聽過經紀人嗎? 我可以幫妳在台灣辦演唱會,從小規模的開始。最終妳可以變成大明星、賺大錢...」

Isma 沉默了。

當然,我也跟著沉默,心中想著是否因為「小規模的演唱會」,讓網路紅人不屑回應。

過了許久,Isma 才給了我答覆。

「謝謝你的邀約。但是我要工作,沒有時間。如果我開演唱會,就沒辦法照顧阿媽了!」

「只要我能在網路上唱歌,大家能聽得到,我就已經很滿足了!還是很謝謝你!」

被澆了一頭冷水的我,不禁暗自紅了眼眶;流下的幾滴眼淚,不是因為被打槍的惱羞成怒,而是因為發現到對方的高貴情操,再對比自己的自私自利,暗自感到慚愧。

讓我沒辦法成為沈玉琳第二的原因,不是 Isma 排到爆滿的演唱期程,也不是來自其他經紀人的爭相邀約,而是 Isma對她自己工作的尊重,以及對老阿媽的那份牽掛。而我,我只想到我自己。

各位看到這邊,已經猜到 Marya Isma 的真實身份了嗎?

她是一位時常在大安森林公園推著輪椅,每天照顧台灣老阿媽,沒有休假的印尼外勞。來台兩年期間、爆紅的之前與之後,風雨無阻,一貫如此。

她跟無數的女性移工一樣,只是想唱出自己的聲音,讓世界知道她們的存在。她以移工的身分開唱、以移工的身分爆紅,讓數以百萬計的印尼移工姊妹們,從此能夠替自己的身分感到驕傲!

從一開始,就是遍佈世界各地的移工姊妹們,透過網際網路與手機應用程式的力量,給了 Isma 支持,讓她能替移工發聲;如今,當她功成名就之際,像她這樣善良的小女孩,又怎麼忍心脫離移工的身分,捨棄這些一路支持她、幫助她的姊妹阿姨們,包括需要 Isma 照料、已經離不開她的台灣老奶奶?

直到現在,我還是時常看到我的移工朋友們,透過臉書,上傳她們在公園裡跟 Isma 的合照,或是 Isma 替台灣老阿媽推著輪椅的身影。也正因為 Isma,讓我現在聽到某些台灣人對印尼移工的歧視性言語時,不會再暴跳如雷,反而開始同情這些種族歧視者的膚淺與無知:畢竟,全世界都已經聽到了她們的聲音,又有什麼必要去在乎一兩隻井底之蛙的酸言酸語?

感謝 Isma 的歌聲,讓我們不再只想到自己。

《關聯閱讀》
「請給我一片地板就好」──在台灣,我們真的能讓外國人「賓至如歸」嗎?

《作品推薦》
你看見真正的穆斯林嗎?你的鄰國、我的母國,生活其實沒有太多不同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主圖為示意圖,並非當事人)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