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度救援、重返非洲,外科醫生高志昌:「這裡有如我第二個家」

九度救援、重返非洲,外科醫生高志昌:「這裡有如我第二個家」

中非共和國自 2013 年的暴力衝突後,一直動盪不安,更讓當地的人道狀況更趨惡劣。高志昌是來自香港的外科醫生,曾在 2014 年到中非波松哥雅工作。他今年回到當地參與他在無國界醫生(簡稱 MSF)第九個救援任務。他在當地休假期間,寫下作為整個項目中唯一一名外科醫生的感受:

我很高興能回到中非共和國的波松哥雅。兩年前我來的時候,這裡剛爆發一場龐大的人道危機。現在衝突及暴力大幅減少了,但搶劫和盜竊仍然猖獗。

波松哥雅項目在三年前開始時是一個緊急項目,後來它變成了長期項目,支援整個地區。兩年前我在波松哥雅所認識的員工,有一半現在還在當地工作。所以這次剛抵達時,我感覺有如踏進半個家似的。我的法文仍然很差勁,特別是聆聽的部分,但至少足夠讓我用來問診以及清晰地下指示。在病人的檔案中寫下指示及手術的細節,更是輕而易舉。

隨著暴力事件減少和局勢較穩定,這裡的人們較容易來我們的醫院尋求醫療照護,讓需求大大增加。大部分病房都爆滿,病床佔用率超過 200%,手術室的使用率亦超過 100%。我要施行的手術量更比一般任務內所作的多出五成──在六星期內就進行了 89 個主要手術,比一般我在以往的任務,在三個月內進行 100 至 120 次手術還多。而作為項目裡唯一的外科醫生,我輪的更是 7/24,即是每星期 7 天,每天 24 小時都要隨傳隨到。我的生理及心理都需要時時刻刻準備好,提供意見給緊急個案或進行手術。

隨著工作量大增,工作了五至六星期後我已經相當疲累,我真的很需要一個小小的休息。但唯一可短暫頂替我的醫生當時正在班基受訓。他是我們醫院的醫療總監,由當地政府聘請,具備施手術的能力。當他回來後,我終於可以暫時乘飛機離開這個項目。

前往班基的航程只需一小時,飛機起飛後我睡了 15 分鐘。醒來以後我感到十分疲憊。每次我離開一個項目,我都會有這樣的感覺。我終於可以放鬆一點,不用時時刻刻保持警覺。我想我的身體終於停止釋出腎上腺素了。希望我休息過後,返回波松哥雅時會感到煥然一新,重新進入「作戰狀態」。最後我想在此與在香港的家人以及無國界醫生香港辦事處的員工問好。

這個 13 歲的女孩與家人住在距離中非共和國的波松哥雅 50 公里遠的地方,她的右腳下方有一塊骨頭凸了出來接近一年。我為她仔細檢查後,診斷是慢性骨髓炎,而並非一般的骨折。於是我為她先為她施手術,移除壞死和受感染的骨頭,第二次手術時替她移植肌瓣填補骨腔,第三次手術則替她植皮,覆蓋所有傷口。她目前仍在外科病房,等待最後一次的傷口敷料,和檢查傷口是否妥善癒合。圖/Ryan Ko 提供


這名 9 歲的男孩左手被蛇咬傷,左手及前臂的皮膚受到感染至壞死。於是我為他移除了所有受感染及壞死的組織,並縫合傷口,並替他的手部植皮,目前也正在等候更換最後一次傷口敷料和再次檢查。圖/Ryan Ko 提供

《關聯閱讀》
醫生有權力說,我的心好累嗎?──談醫師的情緒勞務與身心枯竭(burnout)
反恐演練、親赴前線:剛果民主共和國──我在聯合國維和部隊的日子(二)

《作品推薦》
從台大醫院到史瓦濟蘭的挑戰,無國界醫生黃崧溪:「在這裡,得靠自己的一雙手找出問題」
儘管悲劇就在身邊,巴格達人仍然沒有放棄,我們也是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Ryan Ko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