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悲劇就在身邊,巴格達人仍然沒有放棄,我們也是

儘管悲劇就在身邊,巴格達人仍然沒有放棄,我們也是

這名母親住在附近,她有 4 個兒子與 6 個女兒,無國界醫生診所開設之後,她就不用大老遠帶著生病的兒子跑到又

遠又貴的其他醫院就診。 圖/Gabriella Bianchi 攝影


澳洲人奧納斯是無國界醫生在巴格達的阿布格萊布(Abou Ghraib)的項目統籌。隨著伊拉克衝突愈演愈烈,他講述了伊拉克平民當下面臨的局勢,以及無國界醫生的項目如何應對巴格達阿布格萊布地區流離失所者的醫療需要。以下是奧納斯的第一人稱自述。

無國界醫生自 2015 年 2 月開始,為巴格達的流離失所者和被忽視的人群提供醫療援助。今年,我們在城市西部的阿布格萊布開設了一家醫療中心。阿布格萊布長久以來收容不少流離失所者,2014 年以後,兩萬多個來自安巴省(Anbar)的家庭離開家園,來到這裡避難。無國界醫生的醫療中心為流離失所者,以及因衝突導致服務減少而受到影響的當地居民,提供免費的門診和生殖健康門診服務。

我們還在巴格達外圍的偏遠郊區開設了流動診所,因為那些地方的醫療服務十分有限。這些診所的目標是為最近逃離衝突,或者生活在必要服務因衝突受阻地區的人們,提供醫療服務。

60 萬人在巴格達地區流離失所

去年,我們在流動診所和醫療中心提供了兩萬多次醫療門診,但比起該地區的需求,這只是杯水車薪。超過 330 萬伊拉克人在自己的國家流離失所,僅是巴格達就有 60 多萬。這些曾經居住在小鎮和村莊的人已經失去了一切。許多人住在還未竣工的房屋、學校、清真寺或者臨時聚居地中,生活環境往往非常嚴峻。尤其是在阿布格萊布,我們看到很多人都沒有飲用水,衛生條件極其惡劣,房屋過度擁擠。夏天即將來到,溫度將飆升至高達 50°C,無疑將令情況更為惡化。

惡劣的居住環境和所獲得的醫療照護有限,導致很多人患上呼吸道和皮膚感染等原本可預防的疾病,同時高血壓、糖尿病和心臟病等慢性疾病患者亦無法定期求醫或者取藥。在正常環境下,他們本可透過國家醫療系統控制自己的病情,但衝突不僅迫使人們流離失所,還破壞或損毀了大量醫療設施,同時導致一些醫院的人手不足。

2016 年 1 月無國界醫生在巴格達西部的阿布格萊布開設了一間初級健康照護中心,第一個月就為 4,000 人次看診。圖/Gabriella Bianchi 攝影


巴格達及其周邊地區面臨的主要挑戰之一在於缺乏人道救援組織。大多數國際組織集中關注伊拉克北部、局勢更穩定和安全的地區。不單是醫療服務,也必須有更多參與各個領域援助工作的人道組織,才能滿足當地人的基本需求。

作為一名項目統籌,我的職責是要確保我們的醫療團隊──醫生、護士、藥劑師和健康推廣員──能夠在最少障礙下治療患者。

這也意味著,我必須花大量時間與來自社會不同階層的人會面和協商:政府部門、負責安全的官員以及社區和宗教領袖。我們必須確保他們知道我們的身份、我們來到這裡的原因以及我們正在做什麼。在這種環境下,確保人們明白我們的獨立性和中立性至關重要。我們為每個來到診所的人提供服務,不論他們來自哪裡或者他們的宗教信仰是什麼。當然,這一切並不是我一個人完成的。我們在巴格達的團隊有五十多人,很多人都在幕後工作,以確保醫療團隊能盡量多與患者接觸。

悲劇就在身邊,人們還是對這城市有著信念

巴格達深受衝突影響。幾乎每天都發生炸彈爆炸和槍擊事件,而在經歷長時間的衝突後,人們也已經習慣了暴力行為。但另一方面,儘管悲劇就在身邊,人們還是對這城市懷有一種信念,也沒有放棄對未來的希望。他們的恢復力實在驚人。

很難想像在數以千計、甚至百萬計的悲劇上演的同時,這裡的人還能給你講述同樣多令人振奮的故事。我們組織中的大部分人都離鄉別井,而我也常常希望能夠抽出時間親自聆聽這許多故事……在齋戒月的時節,我只希望能有機會和幾個同事一起停下片刻,享受一些平靜和幸福。

《關聯閱讀》
當我們大談旅行與夢想,別忘了有些人正被迫遠離家鄉
「戰火中,我的恐懼從未消失,但我仍在這裡」──敘利亞的無國界醫生,見證真正的殘酷煉獄

《作品推薦》
無國界前線醫生:「他們的病痛,不在身體」──敘利亞的陰霾下,恐懼如影隨形
「午夜夢迴,仍然會想起那些救不了的嬰兒」──無國界醫生,在巴基斯坦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無國界醫生 提供

畢業就出國